他將夏悠竹的身體完全擋在自己的身後,軟綿綿的白色尾巴圈住了她,而那雙如鮮血般的瞳孔,正在看著那踏過門的碎片,慢慢走進來的持劍少年。

夏悠竹從施狼的背後,努力鑽出了兩個眼睛看著闖進來的人,眨眨眼看著他。

這名少年的雙眸,甚至比施狼還要冰冷,與其說他是面無表情,不如說是那下垂的嘴角令人忍不住害怕得發抖,以及那散發著寒光的劍身。

從小學習劍術的夏悠竹,能夠完全感受出少年手中那把劍上傳來的可怕氣息,但這並不是因為劍本身的關係,而是持有它的人所散發出來的殺氣。

少年看起來不過十幾歲,可是卻有著駭人的氣息,這是……為什麼?

似乎來到這個應該是「過去」的時空後,她的腦袋裡就常常出現「為什麼」這三個字,但這也沒辦法,誰叫發生的事情全都令她無法理解。

「你們是誰。」

少年用著命令般的口吻,詢問著夏悠竹與施狼兩人。

不容許他們說不,也不容許他們拒絕回答。

施狼側眼看了夏悠竹一眼後,才閉上雙眼,輕輕嘆了一口氣。

「你的身上,有血的味道。」

「那又如何。」

施狼厭惡的皺起鼻子來,不悅的說道:「很臭。」

夏悠竹看見少年的臉色變暗,似乎是因為施狼這句話而感到生氣,下一秒,那把沾滿鮮血的長劍隨著少年的身影,迅速出現在施狼的面前,但施狼仍然沒有任何反應,只是抬起頭來看著隱藏在刀光中的怨恨眼神。

少年的眼神是充滿贈恨的,而施狼的眼神則是毫無溫度的。

兩人同樣是冰冷的,但是感覺卻不同。

但夏悠竹卻從施狼的眼神中,看出他那野獸般的狩獵光芒。

在少年將長劍落下的瞬間,施狼同時抬起了手,一掌直接抓住了劍身,掌心裡連個傷口也沒有,這樣的攻擊,對施狼來說根本不足為懼。

似乎是被施狼徒手接招又完全沒受傷的模樣給嚇到,少年忽然像是醒過來一樣的睜大了雙眼,然而在他會意過來的時候,施狼已經伸出另一隻手,握緊成拳頭,狠狠地朝他的腹部打了下去。

少年悶哼一聲,全身癱軟的跪坐在地上,但卻沒有鬆開緊握長劍的手。

施狼如臨高處的垂下眼眸,看著少年抱著腹部,卻毫不畏懼的抬起頭來怒視著他的眼神,冷冷地說道:「你不該出現在我面前的,這樣也不會白白送命。」

聽見這句話,夏悠竹頓時吃驚的張大雙眼,而少年卻是握緊長劍,完全不畏懼的準備再次進行攻擊。

她知道,施狼這句話不是開玩笑的,完全不是!

施狼躲避少年的原因,是因為他不想殺多餘的人,而主動出現在他面前的,他就一定會將他殺掉──

這樣不正常,真的很不正常!

「施、施狼,等一……」

正想開口阻止施狼的夏悠竹,才剛從他背後伸出手來,施狼就已經抬起了有著尖銳爪子的手,朝少年伸過去。

眼見已經晚了一步,夏悠竹便放棄了用聲音來阻止,直接從施狼的背後跳了出來,旋轉手中的掃帚,戳在施狼的手掌心裏面,擋住他。

她站在施狼與少年之間,兩手緊握掃帚的棍子,才能夠阻擋施狼的手伸過來,而腳下則是踩住了少年的長劍,讓他怎麼樣也無法把劍舉起。

施狼看見夏悠竹阻止了自己,先是一愣,隨後竟然不開心的皺起了眉頭,加重了手掌的力量,推著夏悠竹的掃帚棍子。

夏悠竹當然也不甘示弱,緊咬著牙努力撐著。

「快住手啊!你這笨蛋……」

「如果妳也站在我的面前的話,那麼妳也得死。」

「啊啊,抱歉,我還沒打算這麼年輕就上天堂。」

夏悠竹知道自己的力氣絕對比不過施狼,但她還是盡全力阻止施狼,不過,就算她勉強撐住了,但掃帚卻無法。

掃帚的棍子上出現了裂痕,像餅乾一樣的碎了開來,施狼的爪子劃過了掃帚的碎片,筆直的朝夏悠竹的脖子上伸過去。

知道掃帚無法撐太久的夏悠竹,早就已經在心裡打算好了下一步。

施狼伸向夏悠竹的手,變成一顆又軟又有彈性的水球,軟綿綿的打在夏悠竹的身上,這時施狼才注意到,自己的手掌居然被像是水球一樣的東西給困住了。

水球讓他的爪子失去了威力,同時也無法使用。

他眼神怨恨的瞪了一眼夏悠竹,但夏悠竹卻完全不打算理會他,轉過身去背對著他,蹲下來扶起身體微微顫抖的少年。

「妳……妳居然……」

施狼氣得伸出另一隻手想要抓住夏悠竹,但才剛伸向前,他就發現另一隻手也被水球困住了。

現在的施狼,看起來就有點像是哆啦○夢。

因為困住了施狼的雙手,所以夏悠竹才能如此放心的背對他。

她看著少年緊閉單眼,臉上露出痛苦的表情後,便將手掌貼在他的腹部上面。

溫暖的藍色光芒從夏悠竹的掌心裡灑出來,落在少年的腹部上面,而見到這一點的少年,馬上收起那充滿威脅感的可怕表情,像個普通的十幾歲男孩一樣,睜著大大的雙眼,轉過頭來看著夏悠竹。

「……妳是仙人?」

「嗯,姑且算是個。」

不知道為什麼,在聽見夏悠竹承認自己是仙人之後,這名少年居然反過身來抓住了她的兩隻手臂,眼淚掉了出來。

「仙、仙人姊姊!請妳幫幫父王跟母后吧!請、請妳……」

也許是因為夏悠竹的出現,讓少年感覺放心不少,因為緊張以及害怕而累積起來的壓力,令他忍不住出了出來。

這樣看來,他也不過是個十來歲的孩子。

他鑽入夏悠竹的懷中,放聲大哭,而夏悠竹也只能摸摸他的頭,給予他些許安慰。

而那被遺忘的施狼,早就已經不爽的黑著臉了。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