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鬼城姆塔爾

 

夏悠竹的心不禁緊緊揪起。

原來,施狼的目標是六仙,換言之,她不就是他的目標之一嗎?可是施狼卻沒有看出這一點,反而將注意力放在其他地方上面。

看樣子施狼早就已經決定好了目標,而那個目標並不是她,是這個地方的六仙。

管理松之山丘以及姆塔爾王國的六仙──松仙人。

「……你要殺松仙人?」

「不是,是去被殺。」

「可是你那眼神根本就不像是去自殺的。」

雖說她現在掛在施狼的手臂上面,無法直視他的雙眼,但卻仍然能夠以他此刻的表情判斷出來。施狼並不是去送死的,而是去殺人的,正確來說,他應該是去尋找能夠殺了他的六仙。

但是,為什麼……為什麼施狼要以六仙為目標?

他一直往裡面走著,長長的走廊上根本沒有任何人,這彷彿如空城般的地方,就跟施狼一樣,完全感覺不出任何生氣,但施狼卻像是早就知道位置一樣,腳步完全沒有任何遲疑。

直到現在,她還是不能相信,這個如空城一樣的地方,跟不久前她來到的那個姆塔爾王國,是同一個地方。

「還是一個人都沒有啊……」

她掛在施狼的手臂上,看著四周的模樣,真有種自己來到「鬼城」的感覺。

而聽見她的低估聲,施狼倒是一點也不覺得奇怪的開口說道:「曾經繁榮過的姆塔爾一族,如今也只剩下空殼,說來還真是諷刺。」

「曾……經?」

「嗯,曾經。現在的姆塔爾只是一座鬼城。」

「為、為什麼?」

「姆塔爾的國王與皇后得了一種奇怪的傳染病,凡是靠近他們的人都會跟他們一樣,像是死去一樣的沉睡著,所有人都懼怕著國王與皇后的怪病,漸漸的,姆塔爾王國就成了這樣的一座空城。」

「奇怪的傳染病?那國王跟皇后現在……」

「仍然在這裡,但是死是活就不清楚了。」

「咦?那那、那這裏不是很危險嗎!」

「是很危險沒錯。」

「那為什麼你還繼續往前走!」

「因為我要找的人在這裡。」施狼一邊說,一邊抖了抖頭頂上的耳朵,往左邊的走道拐了過去。

見施狼完全沒有停下腳步的打算,夏悠竹也只能認了。她很在意施狼剛才所說的那件事情,同時也很在意姆塔爾王國被稱為鬼城的說詞。

明明她進入姆塔爾王國的時候,是那麼的熱鬧,跟現在完全不一樣。

照施狼的說法,就能夠解釋為什麼這裡連一個人影也沒有,那麼身為松之山丘的管理者的松仙人,不可能不管這件事情。

「嗯?似乎被發現了……」

突然間,施狼停下了腳步,將抓在手上的夏悠竹放到地面上去,左右轉著頭,四處查看了一下子之後,拉住夏悠竹的手,推開旁邊房間的門躲了進去。

「哇啊──」

才剛重新站回地面上的夏悠竹,還沒反應過來就被施狼拉走,身體不穩的向前傾斜,倒了下去,但施狼拉著她的手,將她整個人甩了一圈之後,押入懷中。

背靠在門上,將夏悠竹的身體緊緊抱在懷中的施狼,縮起身體蹲在地上,屁股上的尾巴甩了過來,捲住了夏悠竹嬌小的身軀,像毛毯一樣蓋住了她。

夏悠竹眨著眼睛,被施狼的尾巴搔得有些癢,抬起頭來看著施狼小心翼翼的模樣,正想開口提問,就聽見門外傳來了腳步聲。

那聲音很輕很慢,經過了房門外面,似乎沒有察覺到躲在房間裡的他們。

一直到腳步聲漸漸遠離,施狼這才將尾巴從夏悠竹的身上挪開,並且將她推開來,耳朵靠在門上仔細地聽著。

夏悠竹不穩的往前踏了幾步後,才站穩步伐,對於一下子將自己保護起來,卻又一下子毫不留情推開的施狼,她只是冷冷地回頭瞪了他一眼,不過施狼卻完全沒有將注意力放在她身上,彷彿她就像是空氣一樣。

她摸了摸被施狼用力拉扯,而有些麻痺的手腕,回頭看了看這間房間,尋找著適合當作武器的東西。

這裡看起來像是客房,不過比他們剛剛闖進來的那間房間還要大一些,應該可以找到什麼有用的物品。一邊晃著的她,一邊對施狼說道:「你不是說這裡是空城嗎?」

「嗯,是空城沒錯。」

「那麼你在躲的人是誰?」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那你還躲。」

「那個人是誰與我無關,我只要找到六仙就好。」

「……你還真是異常執著。」

總覺得,施狼的想法有些怪異,怪異到她無法理解。

想要找人但卻僅限六仙,除此之外的人都不想遇到,怎麼想都令人覺得問題很多,而且也沒有理由。

但是她知道,問施狼只不過是多費唇舌,因為根本就問不出什麼結果來,所以她很爽快的就放棄追問下去了。

最後她只能在櫃子的旁邊,找到一個掃帚。

夏悠竹靈活的將這個掃帚放在手掌上面,轉了個幾圈後,往地上一跺,另一手搭在腰上,看著已經將注意力放回她身上的施狼。

無神的雙眼上下打量了她一會兒,之後只說了一句話:「還真適合你。」

青筋爆出。

理智瞬間被怒火掩蓋。

夏悠竹生氣的指著施狼那呆滯的表情怒吼:「適合誰啊你這笨狼!害我打扮成這副模樣的人不就是你嘛!」

「掃帚可不是我給妳的。」

「那是因為你害我把我的武器留在原地了啊!」

「武器?妳要武器做什麼。」

「手上有武器我會比較安心點。」

「那麼我來當妳的武器就好。」施狼快步走上前去,伸手想將夏悠竹手中的掃帚拿走,但夏悠竹卻很快的把掃帚藏到身後去,不讓他得逞。

見夏悠竹居然反抗自己,施狼的臉色越變越難看,又把手伸向她背後,但還是讓夏悠竹巧妙的閃了開來。

兩人妳一閃、我一抓,不管怎麼僵持,施狼就是無法從夏悠竹的手上拿走掃帚,這讓他越來越不開心,但夏悠竹卻仍然不退步。

「給我。」

「我說我要拿著就是要拿!」

「不需要這種東西。」

「你有力量,我又沒有!當然要拿。」

「仙人有仙術不就夠了嗎。」

「很抱歉啊!我的仙術不到家,所以還是武器來得實在些。」

「我說過不需要武器,有我!」

「我幹麻一定要接受你的保護啊?難道我不能自己保護自己?」

「區區一顆絆腳石,我怎麼會無法保護!」

「誰是絆腳石!」

兩人繼續你爭我鬥,完全沒有人願意先退讓,將注意力完全放在夏悠竹身上的施狼,甚至沒有注意到漸漸接近房門外的聲音。

直到房門被兩記刀刃給砍開,施狼這才慢半拍的豎起耳朵,轉過身去。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