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就放棄呼叫的夏悠竹,就這樣任由施狼帶著她來到了某座宮殿前面。

才剛想著說這裡怎麼有點眼熟的夏悠竹,就忽然被鬆開手的施狼扔到地面上去,痛得她趴在地上久久站不起來。

「痛死人了……施狼!」

她抬起頭,狠狠的瞪著施狼看,但是施狼卻只是冷冷地看了她一眼,什麼話也沒說就將頭轉回去,注意力完全放在眼前這座宮殿上。

夏悠竹忍不住額頭爆青筋,無奈的從地上站起來。

拍拍身上的灰塵後,施狼又忽然抓住了她的肩膀,像是拎東西一樣的將她整個人拉了起來,一下子就來到了宮殿上層的平台上。

「咚」的一聲,夏悠竹再次落地。對於自己短時間內被人摔兩次的狀況,夏悠竹已經無力反駁了,應該說根本連吐槽都懶。

她索性乾脆就這樣坐在地上,動都不動的留在原地,看著施狼大搖大擺地走了進去,在裡面東翻西找了一會兒之後,拿著一件衣服走了出來。

施狼將這件衣服扔在她的面前,對她說道:「換上。」

夏悠竹盯著這件衣服看了一會兒之後,才拿起來,攤開來放在眼前。不看還好,一看她差點沒昏倒,這件根本是給小孩子穿的吧!

那多到不行的蕾絲邊,還有短到快要能夠看到屁股的下襬,這到底要她這個女高中生怎麼穿!

「快換。」

見夏悠竹瞬間石化在那,施狼像是沒了耐心,直接走過去拉住她的衣服,想要幫她脫掉,嚇得夏悠竹馬上抓緊自己的衣服,死都不肯讓施狼扯下。

那個光是看見她換衣服就會臉紅噴鼻血的施狼,現在居然要脫她衣服?這根本不對吧!

「你、你別拉!我換我換!」

聽到夏悠竹這麼說,施狼這才鬆開手,夏悠竹趁著這時趕緊抱緊衣服往房子裡鑽,一看見能夠藏身的屏風,馬上就鑽了過去。

躲在屏風的後面,她忽然覺得安心許多。

施狼的表現,根本就像是變了個人似的,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沉重的嘆了一口氣之後,她開始脫下溼答答又冰冷的衣服,雖然不太願意,但眼前能夠換的衣服就只有這麼一件,她又不知道施狼是從哪裡翻出來的,要重新拿一件又很麻煩。

於是她也只好勉強接受了這件花俏的衣服。

在將乾淨的衣服換上之後,夏悠竹總算覺得自己的身體暖和許多了,只不過這件裙襬真的很短,短到她覺得自己似乎一走動,就會曝光。

多虧這樣換衣服的私人空間時間,夏悠竹的腦袋也清醒許多,同時也開始無奈著被自己留在原地,沒帶過來的雙葉竹跟武士刀。

不過更令她在意的,還是施狼的不對勁……

施狼不但不認識她,甚至連個性也完全不同,而且總說著奇怪的話,連聽都聽不太懂,她只能大概知道,施狼來這裡是要做些什麼的,而且目的應該跟仙人有關。

雖然她不太敢肯定,但是以目前的狀況來說,她只能大膽的猜測──

她應該是回到了過去,回到施狼遇見她之前的某一天。

「好慢。」

在夏悠竹還沒理清思緒的時候,她忽然聽見施狼的聲音從背後傳來,驚嚇得豎起了全身的寒毛,馬上轉過身去看著施狼那副像是沒睡醒的撲克臉。

施狼動了下眼珠,打量著換好衣服的夏悠竹,將視線停留在她那短到不行的裙襬上面。看見他的視線居然落在那一點上面,夏悠竹立刻紅起臉來,將裙襬往下拉,氣急敗壞的說:「別亂看!」

「我只是在想,是不是衣服太小了。」

「這種事情早在你幫我拿衣服來之前就該注意到啊!」

「我不知道這種事情。」施狼轉過身,往他剛才拿衣服的地方走過去,以毫無任何起伏的平靜音調說道:「我從來沒有這種經驗,所以我不知道。」

夏悠竹愣了一下,一時間反應不過來。

以前的施狼,原來是這個模樣的嗎?這麼的冰冷,一點身為人的感覺也沒有,現在的他比起之後她所遇見的那個人,還要更像隻「野獸」。

不為任何事情而存在、不為任何人所牽掛,就只是單單孤獨地活著。

這樣的施狼令夏悠竹於心不忍。

沒多久,施狼又拿著衣服走了回來,不過當夏悠竹低下頭去看著他手上抓著的衣服時,她又差點沒氣到吐血。

這個笨蛋,這回居然拿了男人穿的長衣給她。

「怎麼了?」

見她遲遲不將衣服拿走,施狼有些困惑的出聲提問,但夏悠竹卻什麼也沒說,只是將衣服拿了過去,直接當成外套披蓋在身上。

施狼看著她穿上後,頓了幾秒鐘,才緩慢地說道:「嗯,這樣好多了。」

男人的素色長衣加上小孩子的衣服嗎……

施狼的品味還真特殊。

夏悠竹忍不住這麼想著。

「怎麼樣都好啦!總而言之,你先告訴我你到底要做什麼。」

「妳是仙人對吧。」

「是啊。」

「所以妳應該要殺了我。」

「……這是哪門子的理論啊喂!我根本沒聽懂。」

「因為我是壞人。」不知怎地,施狼忽然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冷到另人發抖的笑容,像是充滿期待的小孩子一樣說道:「我殺了仙人,所以我是壞人。」

「什……什麼?施狼,你到底在說些……唔!」

忽然,施狼伸出了手,將手掌完全罩在夏悠竹的嘴巴上面,頓時令她說不出話來,只能瞪大雙眼看著他。

施狼再次靠近了她,但這次眼神並不是像剛才那樣毫無表情,而是用著近乎窒息般的可怕視線,狠狠的瞪著她看。

「若是妳不殺了我,那麼死的人就是妳,仙人。」

夏悠竹瞪大了雙眼,對於施狼如此威脅自的態度感到吃驚,還沒回神過來,施狼就已經將手從她的嘴唇上面挪開,再次把她當成包袱一樣的攔腰抱起,帶著她走入通往宮殿內的門。

她已經完全搞不懂了。

這個人既是施狼,卻又不是,比起這些,更可怕的問題在於──

即使施狼待她如此,她仍然無法討厭這個人。

笨的人究竟是她,還是施狼?

「施、施狼,你要去哪……」

「妳若是無法殺了我,那麼我就要去找能夠殺了我的人。」

「找能夠殺了你的人?」

她不明白為什麼施狼一直想尋死,感覺上,他似乎很享受這種置對方於死地的戰鬥快感一樣,但另一方面,她卻又覺得施狼是真的想死。

腦內有太多的不明白,數不清楚的問號,但唯一確定的只有一點,她並不想讓施狼就這麼死掉。

而且,在之後她還能夠遇見施狼,就表示他遇過什麼事情,所以才沒了尋死的念頭吧?

雖然不知道是什麼事情讓他放棄尋死,但夏悠竹卻因為這一點,內心有些小小的忌妒起來。那個讓施狼停止尋死念頭的,究竟是什麼原因,或者是……什麼人讓他改變了想法。

她想知道。

她想知道關於施狼的過去。

明明之前,對於七羅的過去並沒有那麼在意的她,現在卻反而在意起施狼的過去,就連她自己也覺得自己這樣有點偏心。

可是,她卻無法不去在意自己內心的焦躁感覺。

她抬起頭,看著施狼直視前方的側臉,問道:「你……要去找誰殺了你?」

頭頂上的那對狼耳抖了一下,之後他便低下頭來,對上夏悠竹的雙眼。

那雙冰冷的瞳孔,用著毫無任何起伏的平靜心情,對她說出了自己的目標。

「六仙。」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