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白這點後,夏悠竹便不再對眼前的人手下留情,迅速由他身下掃過一腿,白色男子的反應也很快,在夏悠竹踢腿前一秒,就已經往後跳了開來。

男子跳開後,趁著夏悠竹舉起腳還未站穩腳步的空檔,再次揮爪襲來,看見他那如野獸般快速的動作與反應,夏悠竹也只能無奈的咬住下唇,向後翻了過去,伸直手將掌心貼向地面,靈巧的避開攻擊。

雖然男子看起來是要取她性命,但是夏悠竹卻仍然沒有將刀拔出,只是一昧地閃避攻擊以及防禦而已。

雙方你來我往,互不相讓,攻擊的白色男子毫不留情,夏悠竹則是技巧性地避開了他所有的攻擊,只不過,衣服因為泡過水的關係有些沉重,再加上身體的冰冷讓夏悠竹的動作越來越遲鈍。

而白色男子卻相反,速度絲毫不減,反而越來越快。

結果一個不小心,濕掉的鞋子踏在地面上之後,不穩的滑了一下,頓時讓夏悠竹亂了步伐,同時也給白色男子製造了機會。

他伸長手臂,一爪抓住了夏悠竹的脖子,將她整個人騰空舉起來。

「唔!」

脖子上的緊縮感,令夏悠竹忍不住悶哼一聲,緊皺著雙眉,臉色也因為缺氧而越來越蒼白。

雙腳懸空踏不到地面,脖子也被人抓著快要窒息,但是她卻仍然不想拔刀──

因為這個人……這個人……

「……施……狼……」

「……為什麼妳知道我的名字。」

白色的男人,用著高傲的語氣朝她提問,雖然從臉上判斷不出他的喜怒哀樂,但那冰冷如雪霜的語氣,卻能夠讓人馬上知道他正在生氣。

而且是非常不高興。

「唔嗯……」

「我不認識妳,也從沒見過妳,為什麼妳會知道我是誰。」

「唔唔……好難過……」

「不過妳的身上似乎有仙氣的味道,所以妳也是被派來殺我的仙人嗎?」

「怎樣都好……先放……唔……」

夏悠竹越來越沒有說話的力氣,甚至因為缺氧的關係,漸漸無法思考,在腦袋一片空白之中,她似乎感覺到有東西靠近她的脖子,在她的脖子上面吐氣,努力睜開眼睛後,她才知道施狼正將鼻子貼在她的脖子旁邊,輕輕嗅著。

當他知道她是仙人之後,便抬起眼眸來,用那毫無溫度的視線看著她痛苦蒼白的臉龐。

接著他忽然「刷」的一聲,將萊特給她穿的衣服脫掉,之後再靠近她的脖子嗅了嗅。

「嗯,這樣好多了。那個東西的味道令人作噁,還是這樣比較好。」

夏悠竹完全不明白施狼到底在說什麼,但他討厭的味道,應該指的就是萊特吧。

但是沒有那件衣服穿的話,她的身體就更冷了啊──

「我沒見過妳。」

「……這句話你到底要說幾次……」

施狼沉默地盯著她看了一會兒之後,才貌似做出了決定,鬆開了爪子。

夏悠竹沉重的掉落在地上,扶著自己的脖子不停咳嗽,大口吸了好幾口空氣後,她才終於覺得自己有種活過來的感覺。

「咳咳咳咳……你的力氣果然很大……」

施狼是個狼人,力氣不同於普通人那樣,剛才有一瞬間,她還以為自己的脖子會被施狼扭斷,幸好現在還好好的黏在她的脖子上面。

「我不認識妳,也不知道妳是誰,可是──」

在夏悠竹很懷念的呼吸著新鮮空氣時,她聽見了施狼那彷彿自言自語般的話語,便抬起頭來,就在同時,施狼也趴了下來,像隻野獸一樣的靠近了夏悠竹的臉,用他的鼻子不停嗅著她身上的味道。

忽然如此靠近,讓夏悠竹嚇了一大跳,才正舉起手想把施狼推開來,但還沒觸碰到他的身體,施狼就反而抓住了她的手腕,睜開雙眼注視著她。

「為什麼妳的身上有這麼好聞的味道?」

施狼第一次用疑問句問著她,但是那注視著她的視線,卻讓夏悠竹不禁紅起臉頰來。

明明在這之前,她見到這隻笨狼的時候,都不曾有過任何心跳的感覺──

「那令我陶醉的味道,到底是從哪發出來的?」

像是想尋找他口中的「味道」一樣,施狼居然開始大膽地順著她的脖子,慢慢往下嗅著,頓時讓夏悠竹完全清醒過來,哇啦啦的開始尖叫。

「呀啊啊啊啊──施狼你在做什麼啦!」

她拋下武士刀,舉起手來用力朝施狼的頭頂上揮下一拳,這次施狼沒有阻止她,就這麼輕而易舉地讓她敲了一下。

但是當他把頭抬起來的時候,臉色卻非常不高興。

不過夏悠竹也不甘示弱的狠狠瞪著他說道:「別隨便聞女孩子的身體,這樣很不禮貌!」

「……嗯。」

意外的,施狼居然乖乖點頭聽她的話,也收起了剛才不悅的態度,但那抓著她的手卻還是沒有放開過。

眼前的人,外表與施狼一模一樣、名字也叫做施狼,但是卻跟她所認識的那隻狼完全不同,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個施狼沉著、冷靜,但卻仍然有種傻傻的感覺,而她所認識的施狼則是笨蛋、傻瓜以及膽小的集合體,跟這個人完全不一樣。

他們像是同一個人,但卻又不像……

臉頰落下汗水,她用著想要再次確認的語氣問道:「你是施狼吧?」

「嗯。」

這下子她也沒辦法再否認眼前這個人不是施狼了。

可是──

「不過我現在很忙,雖然妳也是仙人,但妳很好聞。」

夏悠竹實在搞不懂這是哪門子的分辨方法。

但是施狼在說完那句話之後,就忽然將她攔腰抱起,帶著她迅速跳上了仙塘的屋頂,夏悠竹看著被自己扔在原地,完全來不及拿起來的武士刀,放聲尖叫。

「啊啊啊啊快點放我下去──」

「妳會妨礙到我。」

「那就把我放下去啊啊啊啊!」

施狼完全不理會夏悠竹的尖叫,就這樣直接抱著她離開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