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錯亂的時間點

 

「老實說,你是不是迷路了?」

「我才沒迷路,又不是第一次來這裡……」

「可是你帶我繞了一大圈啊。」

早在三十分鐘前就已經從仙塘出來的兩個人,現在又再次回到了仙塘外面,這讓夏悠竹實在忍不住抱怨起來,但是萊特卻仍然堅持自己沒有帶錯路。

不過,狀況似乎有點奇怪。

他們走了這麼久,但是除了他們之外,都沒有見到任何人,這裡就像是空城一樣,完全感覺不到生氣。可是今天是姆塔爾國舉辦宴會的日子,怎麼可能沒有人在?而且就連姆塔爾國的僕人們都沒見到。

這太不尋常了。

「我問妳一個問題。」

「什麼?」夏悠竹吸著鼻子,抬起頭來看著萊特。

「剛才妳在跟仙塘的守護獸溝通時,腦袋想的是什麼?」

「想的是什麼?就是離開而已啊……」

「不是,我是說妳當時腦袋裡是不是還有其他思緒?例如煩惱、遲疑之類的。」

「遲疑?煩惱?」

當她聽見萊特這麼問之後,忽然想起了千娘的事情,忍不住心虛的抿起雙唇,摸著後腦轉過頭去苦笑著。

「哈、哈哈哈……」

「看樣子是被我猜中了對吧。」

「的確是這樣沒錯,不、不過這樣會影響嗎?」

「廢話,當然!這下麻煩了,早知道就不該讓妳來。」

「什麼嘛,我又不是笨蛋,如果你跟我說的話我就會注意啊。」

「這種事情不是理所當然的嗎?難道那隻熊貓沒跟妳說過,使用仙術的時候不能分心?」

「沒說過。」

「該死的熊貓。」

這次換萊特忍不住咒罵熊貓了。

聽見萊特忽然反射性的開口說出罵人的話,夏悠竹反而覺得有趣的笑了出來,但是當她接收到萊特的怒視時,又不好意思的抓抓臉頰,把臉別過去。

「那麼,如果在跟那隻守護獸說話的時候,分了心,會怎麼樣?」

「就會像現在這樣,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處。」

眼看現況變成如此,萊特也沒辦法一直把牢騷發在夏悠竹的頭上,太過信任她的自己也是太過愚蠢。

「不知道身在何處?這裡不是姆塔爾王國嗎?」

夏悠竹困惑的看著萊特,一點也不覺得這裡跟她剛才待的地方有什麼不一樣,要真說不一樣的話,也只是沒見到其他人這一點而已。

可是這樣並不代表這裡就不是姆塔爾啊。

萊特打開了手中的扇子,輕輕靠在嘴唇上面,低聲說道:「這裡雖然是姆塔爾王國,但卻又不完全是……」

「你說的話我完全沒聽懂。」

「也罷,妳能聽懂的話我也就不需要這麼辛苦了。」他迅速的轉動眼珠,查看四周的狀況之後,突然下定決心的收起了扇子,說道:「妳在這裡待著不要動,我先去確認一下我們目前的狀況,再來想辦法。」

「咦?什……你要把我一個人丟下……萊特!」

夏悠竹連話都還沒說完,萊特就已經迅速的飛越到屋簷上去,很快就消失在她的面前,讓想阻止他的夏悠竹根本沒時間反應過來。

看樣子,萊特擺明著就是不讓她跟。

看萊特那副緊張的樣子,雖然挺有趣的,不過她更想知道萊特當時為什麼會出現在仙塘裡,不知道……他是來做什麼的。

要解決滿腦問題的時候,最快的方法就是去問雙葉竹,於是夏悠竹便壓低了聲音,開口說道:「喂喂,雙葉竹,你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

一陣沉默,讓夏悠竹等了半天都等不到回應,於是她氣憤的低頭瞪著刀柄上的雙葉竹,正想開口催促的時候,她卻忽然發現到──雙葉竹上面完全沒有任何的仙氣,甚至連一開始所見到的那閃閃發亮的感覺也沒有。

現在掛在她刀柄上的雙葉竹,黯淡無光,就像一個普通到了不行的竹子吊飾,這讓夏悠竹的臉色越變越蒼白,趕緊舉起了武士刀,不停晃著雙葉竹。

「欸!別睡著啊!快回答我的話,雙葉竹……雙葉竹!」

可是不管她怎麼甩、怎麼拍,雙葉竹就是不說話,甚至一聲都不吭,像是睡著了,又像是失去靈魂的軀殼。

她不知道該怎麼解釋這個狀況,但她的內心因為雙葉竹的消失,而漸漸緊張起來。

這還是第一次,她遇見了沒有雙葉竹在身邊的狀況。

「這下子糟糕了啊啊啊啊──」

她之所以會這麼大膽又這麼有自信的原因,一大半的理由都是因為有雙葉竹的輔助,也因此之前不管什麼狀況她都能順利的走過來,但是現在她最信任的雙葉竹居然不說話了,坦白說,她甚至連雙葉竹到底還在不在都不知道!

腦內不斷迴盪著「死定了」這三個字,夏悠竹也頓時全身無力的跪坐在地上。

「唉唉,我怎麼這麼倒楣。」

無奈加上無奈的夏悠竹,也只能像這樣無力的望著地板,腦袋空白。

就在她眼角含淚,準備放棄自力更生,乖乖等待萊特回來的時候,一抹雪白色的身影迅速從她眼前晃了過去。

優雅的身段輕盈的踏落在地面上,就像是從空中緩緩降落的羽毛般,夏悠竹甚至連他的氣息都沒察覺到。

那張無神的臉龐,發現了跪坐在仙塘前的夏悠竹,轉過來用那半垂且空洞的紅色眼眸,注視著呆望著他的夏悠竹。

而夏悠竹早已瞪大了雙眼,吃驚不已的把嘴圈成了O字型。

「你……你……」

找回自己的聲音後,夏悠竹緊張地指著這個拖著一頭白色長髮的男人,喊出了他的名字──

「施、施狼?你怎麼會在……唔!」

沒想到自己的話還沒說完,施狼就忽然亮出了有著尖銳指甲的手,朝她直撲而來。

嚇了一跳的夏悠竹,反射性地舉起了手中的武士刀,將刀鞘擋在面前,擋下了施狼的爪子。在如此近的距離之下,夏悠竹能夠直盯著施狼那雙像是沒有靈魂般的冰冷瞳孔,以及那種無法用言語形容的陌生感。

這個人雖然跟施狼長得一模一樣,可是卻不是她所認識的那個笨蛋。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