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夏悠竹立刻轉過身去,不過除了金魚之外沒有任何人在,她看著金魚,才正想開口問牠,結果就被從天而降的巨大扇子敲中了頭。

「痛!」

「明明就是使水系法術的仙人,在池子裡居然這麼遲鈍。」

巨大扇子從夏悠竹的頭頂上挪開後,出現了她這輩子最不想看到,同時也是最討厭的臉──

「該死的!你怎麼在這裡!」

夏悠竹不顧形象的大喊出來。

因為這個人正是上回差點把她的頭上炸出一個洞來的萊特!

萊特將手中的巨大扇子縮小,變回原本的大小,輕輕放在嘴唇上面說道:「該說意外的人是我才對吧?妳跑到仙塘來做什麼?」

「那你又是跑來這裡做什麼?」

「喔?膽子變大了,居然敢把問題丟回來給我。看樣子上次我送給妳的禮物不夠有力啊,原本我以為下次見到妳的時候,妳會直接對我揮刀。」

「我是很想這麼做沒錯,但別忘了我們現在還在仙塘裡,這裡是不能使用武器的不是嗎。」

「嗯──原來妳還不算太笨嘛。」

萊特笑得很開心,但夏悠竹可是已經氣到牙癢癢,恨不得馬上離開這個地方,把眼前這個笑得詭異的男人碎屍萬段。

不過萊特卻忽然收起了笑容滿面的表情,轉以嚴肅的態度看著她。

「這樣正好,我正打算找妳聊聊。」

「我們之間應該沒什麼好聊的吧。」

「那麼,連孤犰的事情妳也不想聽嗎?」

一聽見這個名字,夏悠竹馬上轉過頭來,討厭萊特的這件事情,早就遠遠的拋置腦後,她知道萊特雖然愚蠢,但說正事的時候,他的話仍然有可聽之處。

可是,原本她還以為孤犰的事情就這麼結束了的說……

「冥王跟我說,孤犰的靈魂並沒有回到冥府,看樣子他應該是被人刻意牽走了靈魂,不然就是魂飛湮滅,完全消失於這個世上。」

「……這樣的話,我們不就永遠無法知道實情了?」

「將孤犰殺掉的人,就是抱著這個打算的吧。」

「太殘忍了……」

「害怕的話就乖乖回家,如何?」

「這就不必了,我說過我會以竹子仙人的身分待在這個世界,就一定會做到。」

「還真是固執。」

「你也不差。」

看樣子,他們之間仍然還有很大的問題存在。

對話到了一個段落,夏悠竹也不想繼續跟萊特待在這個池水之中,於是就轉頭對著那隻悠閒游來游去的金魚說道:「我要離開這裡,現在馬上!」

但是金魚卻只是晃著身體,繼續游泳,完全不理會夏悠竹的命令。

這讓夏悠竹的額頭上氣得擠出青筋來。

「喂!我說我要回去了,你是真沒聽到還是……」

「牠是聽不見的,妳要用心跟牠說話才行。」

看見夏悠竹因為自己的關係,不像平常那樣冷靜,反而怒氣衝天的把金魚當成了發洩管道,便出聲插嘴,解釋給她聽。

雖然他的確希望夏悠竹能夠聽他的勸阻,乖乖回家去,但是這個女孩子倔強的個性,就連他也沒轍。要強行送走她很簡單,但是萊特卻不打算這麼做。

該怎麼說呢,他對這個新上任的竹子仙人,稍稍有了那麼一丁點興趣。

「用心跟牠說話?」

夏悠竹回過頭來,狠狠的瞪著萊特,不懂他為什麼忽然變成好心人,替她解釋著,在她的回憶中,萊特通常當完好人之後,一定會再來給她一記回馬槍。

萊特在她的心中,就是這麼沒信用。

這點萊特也明白,當他看見夏悠竹瞪著他的表情後,便聳肩說:「妳試試看就知道了。」

夏悠竹緊抿著雙唇,雙眼瞇到幾乎要成為一條線,深深思考了好幾分鐘的時間後,才閉上雙眼,緊皺眉頭開始思考著。

就在她這麼做之後,池水漸漸由淺藍變成了白光,將她與萊特兩個人的身體完全淹沒,而後當夏悠竹再次睜開雙眼的時候,他們已經來到了仙塘之外。

夏悠竹回頭看著這完全沒有門,也沒有任何進入方法的房屋,馬上高舉雙手大聲喊出來:「太好了!終於出來啦!終於……哈、哈啾!」

來到外面後,冷風令她忍不住鼻癢的打了噴嚏,濕漉漉的身體讓她的身體變得冰冷,而站在旁邊一直看著她的萊特,則是無奈的鬆了一口氣。

「妳果然還是隻小菜鳥,看來妳第一次進去池水的時候,是慌張張的把它當成了單純的水吧?真是……那座池水回應妳的想法,只要妳不把它當水,它就不會是水,也不會像妳這樣變成落湯雞了。」

「不需要拐這麼大彎來罵我笨吧。」

「該怎麼說呢……」萊特一邊說,一邊脫下了自己的長外衣,溫柔的披在夏悠竹的肩膀上面,牽起了她的黑色髮絲,輕輕摸著,「應該說妳太單純吧。」

夏悠竹愣了一下,她沒想過萊特會對她這麼溫柔,甚至還脫下自己的衣服給她穿,這一瞬間,她有種「或許他並不是那麼討厭」的想法。

或許,萊特並不像她想像中那麼壞。

或許……

「真是讓人費心的笨蛋。」

萊特牽起了夏悠竹的手,拉著還沒從這突然的溫柔回神過來的她,朝一旁的偏房走過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