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裡的視線太扎人了,我想去其他地方鬆口氣,三十分鐘左右就會回來。」

「那麼我也跟您一起……」

「不用,我想自己逛逛。」夏悠竹說完,便往空中一越,輕輕鬆鬆的就踏上了旁邊的圍牆,站在上面垂下頭來,看著留在原地的御凌。「放心,我會在宴會開始前回來的。」

「可是國王殿下吩咐我要跟著您。」

「不用不用,我又不是容易迷路的小孩子。」

「……這樣的話,我就在主殿大門前等您吧,第一次進去主殿的人通常都會迷路,所以還是由我帶領您比較安全。」

「好吧,那待會見了。」

見御凌的態度如此認真,夏悠竹也不便再多說什麼,而且老實說,王宮這麼大,她還真沒把握自己能夠順利走到宴會的地方。

雖然應該有不少人能夠問路,但自己身為竹之園仙人的身分,這樣隨便問路似乎有點太過失面子了。

於是夏悠竹丟下御凌一個人,從這邊的圍牆跳到旁邊的屋簷上,順著屋頂上的瓦礫快速的跑走,這種像是輕功一樣的事情,果然只有在桃源境裡能夠辦到。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她現在有著仙人力量的關係,總覺得身體非常輕盈,像是這樣的輕功,輕輕鬆鬆就能夠辦到。

老實說她第一次這樣跳上屋頂的時候,還真有點被自己嚇到。

但是,才剛覺得這樣挺有趣的夏悠竹,很快就遇到了悲劇事件。

她踏到的屋頂忽然垮了下去,頓時讓她吃驚地睜大了雙眼,根本來不及發出聲音,就這樣整個人四腳朝天的從屋頂上的破洞掉了下去。

撲通一聲,她墜落到水池裡去,冰冷的水令她全身發抖,馬上就掙扎著游向邊緣,抓住池塘邊狂咳嗽。

「咳咳咳……為、為什麼屋子裡會有這麼深的水池啊!」

明明是室內,但卻有著比游泳池還要深的水池,幸好她會游泳,不然這樣掉下去還真的就死定了。

她撐起身體,從水池裡爬出來,趴在地板上面不停咳嗽,剛才突然之間掉下來,害她完全來不及反應,結果就這樣喝了不少水。

鼻腔被水嗆到的感覺,令她無法止住咳嗽。

「咳咳……咳……」

等到稍微好一些之後,夏悠竹這才翻身坐在冰冷的大理石地板上面,把頭髮當抹布扭乾。

「唉,難得穿新衣服的說。」

夏悠竹這身衣服,是熊貓特地請人做給她的,因為出使姆塔爾國這等重要的大事,當然不能穿原來的那套學生裝。

再過沒多久宴會就要開始,她該怎麼帶著這樣溼答答的身體去見姆塔爾國的國王啊?

夏悠竹開始有些後悔自己因為「輕功」而玩過頭了。

「托妳的福,我也溼透了啊。」

掛在腰間那把雪白色的武士刀上,傳來了雙葉竹無奈的聲音,但夏悠竹只是看了它一眼。

「你濕掉又沒關係,甩一甩就乾了,我這樣可是很麻煩的。」

「那麼妳就不該玩過頭。」

「難得來到其他地方,我當然想到處晃晃,誰知道這裡的屋頂這麼不穩……」

「沒有即時反應過來,就代表妳的程度還不夠。」

「喂喂,我才來到這裡沒多久好嗎?總不可能馬上就強得不像話吧。」

雙葉竹沉默下來,不再發出聲音。

前陣子遇見了千娘後,雙葉竹似乎就比以前更加小心翼翼,對她也嚴厲許多,雖然總對她說著慢慢來、不要擔心之類的話,但有時還是隱藏不住他那焦躁的心情。

她又何嘗不著急呢。

「吶,我說……雖然我都沒有問過你關於千娘的事情,但我還是很想知道,你跟千娘到底是什麼關係?」

「……妳現在該關心的不是這個問題,而是她將妳視為目標的事情。」

「我在這裡的敵人多得很,不差她一個。」

「千娘是不一樣的。」

「所以我才會問你,到底是哪裡不同啊。」

雙葉竹再次安靜下來,沒有繼續搭理夏悠竹。

她也知道,雙葉竹直到現在仍然還不太願意說出關於千娘的事情,現在她也只知道千娘是所有仙人的敵人,但是之前發生的事情……前任竹子仙人死去那時所發生的事情,她是一點也不知道。

雖然她有跟施狼借那本《六仙傳》來看,但是那裏面的敘述根本無法當成事實,簡單來說根本就只是像傳說故事那種。

她的身邊就有經歷過這件事情的人,但是無論是熊貓或者七羅,都不願意回答她的疑問,再加上她答應過雙葉竹,會將千娘的事情保密,所以能問的人更少了。

算來算去,她能夠問的就只剩下雙葉竹,不過她也知道雙葉竹願意說的機率不高。

「唉,算了,反正總有一天你會告訴我的。」

將頭髮上的水扭乾得差不多之後,夏悠竹才站了起來。現在她開始考慮要不要去找一件衣服來換上了,這樣下去她應該會感冒。

收起對千娘這件事情的執著後,夏悠竹這才抬起頭發現到,自己掉落的房子內的牆壁四周,居然畫滿著像是「八仙過海」那種壯觀的仙人山水圖。

牆壁總共分成六個區塊,各自有著不同的植物作為背景,而在那背景之中,各自畫著一名手持仙器的仙人。

被這幅壁畫吸引的夏悠竹,很快就忘了自己全身溼答答的事情,往前靠近了以竹子為背景的壁畫,在竹子之中站著穿著打扮美麗如仙女的人,但是最重要的臉卻像是被人刮掉一樣,看不清楚。

「這個人是……前任竹子仙人?」

「前任是前任,妳是妳。」雙葉竹忽然用著沉重的口氣,開口說道:「那種事情怎麼樣都好,現在妳得先換件衣服才行,不然會感冒的。」

「知道了,知道了。」

夏悠竹慵懶的應了一聲後,便轉身尋找房間出口,不過轉了一圈之後她才發現到一個悲慘的事實──

這個房間該死的沒有出口啊!

現在她才發現到啊啊啊啊!

出口咧?出口在哪裡!

「看樣子我只好自己拿刀砍出一個門了嗎?」

「這裡怎麼說也是仙塘,還是別亂使用武器比較好。」

「仙塘?」

「嗯,就是供奉六仙的地方。每個國家都有這樣的建築,因為六仙對桃源境來說,是很重要的存在。」

「那麼為什麼沒有門之類的的東西?」

「因為仙塘只是象徵性的存在,這裡供俸的池水擁有保護這個地方的力量,就算長年廢棄也不會染上一層灰,而且,除了仙人之外的人,都無法進入這個地方。」

「……可是我近來的方式很普通啊。」

「這應該是因為妳太胖了。」

夏悠竹馬上把雙葉竹抓起來作勢要往池水裡丟。

「喂喂喂別亂來啊!妳把我扔下去的話就不知道要怎麼離開這裡了喔!」

「沒關係,我可以從剛才掉下來的那個洞……咦?」

原本想從屋頂的大洞離開的夏悠竹,才剛把頭抬起來,就看見那個洞消失不見了,簡直就像是有自我復原的能力一樣。

看來個地方除了被保護著之外,甚至還有很強大的復原能力。

老實說這樣挺方便的。

等等不對啊!這才不是重點!

重點是這樣她根本連離開的方法也沒有──

於是夏悠竹只好認命地把雙葉竹掛回刀鞘上。

「快點讓我離開這裡啦,難道你想害我遲到嗎?」

「就算是遲到,也是妳自己造成的。」雙葉竹一點也不管她的顧慮,若無其事的說著,不過夏悠竹畢竟還是自己的主人,碎碎唸完之後,他還是告訴她離開的方法。

「回到池子中吧,那座池子是守護這裡的守護獸,牠會負責帶妳離開的。」

「這個池子是……守護獸?這樣也可以嗎?」

「妳進去後就知道了。」

反正衣服是濕的,再加上自己會游泳又不怕溺水,所以夏悠竹也就相信雙葉竹的話,站在旁邊伸個懶腰,稍微做了一下伸展操之後,擺出了預備跳水的姿勢。

雙腿一伸,跳入池水之中。

不知道為什麼,在水裡的感覺跟剛剛不同,沒有那種溺水的痛苦感,而是像漂浮在半空中一樣,身體輕盈得像是沒有地心引力這回事,甚至也能夠在水中呼吸。

當她在水中睜開雙眼時,一隻淨白透明,全身染著七彩顏色的巨大金魚,以優雅的身段出現在她的面前。

彷彿是高貴又優雅的大小姐一樣,這隻跟她差不多大小的金魚,輕輕擺動著長尾與魚鰭,繞著她游來游去,金魚的身體與池水融為一體,感覺上就像是整個池水都是金魚的一部份一般。

這下子,夏悠竹總算理解了雙葉竹為什麼會說這個池水是「守護獸」。

因為這整個池水,都是這隻巨大金魚的身體。

金魚沒有說話,就只是這樣單純的在夏悠竹的身體四周繞來繞去,夏悠竹看著這隻美麗的金魚,不知道該不該開口,深怕自己開口就會被池水嗆到。

但是能夠在池水裡睜開眼睛,又可以呼吸,說話應該也沒關……係吧?

「啊,這還真是奇遇。」

「唔?」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