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鋪滿柔質布料的床上,捲縮著一個身軀,長長的黑色長髮垂落在床邊,棉被裡則是傳出鼾聲,看來床上的人睡得很熟很熟。

刻著花朵圖樣的木製窗戶外面,傳來了鳥兒鳴叫的聲音,這時才讓床上的人稍稍緊閉著雙眼,有些厭煩的皺起眉頭來,晚了好幾拍才意識到窗外透入的陽光。

「唔……天亮了?」

醒過來的夏悠竹,睜開眼看著窗外的陽光,忍不住又往棉被裡鑽,但是棉被卻像是被重物壓住一樣,怎麼拉都拉不動。

拉到最後有些不耐煩的夏悠竹,才滿肚子氣的從床上爬起身,往棉被上看過去。

一個用毛毯裹成球狀體的東西,露出了雪白色的尾巴,在她面前甩呀甩的,把她的棉被當成了床,難怪她怎麼拉都拉不動。

而這雙白尾巴的主人是誰,夏悠竹不用猜也知道。

「施狼!誰允許你上我的床的!」

夏悠竹伸出腿來,像踢皮球似的吧這個球狀毛毯踢了下去。縮在裡面的人馬上就滾了出來,一直到撞上了牆壁才停止。

而施狼還是呼呼大睡著,彷彿什麼事情都沒發生一樣。

夏悠竹頭疼的用手扶著額頭,這已經是這個禮拜的第十五次了吧!施狼爬上床的次數多到令她頭疼,順道一提,這個禮拜才剛過了三天而已。

「真是受不了他……」

經過這樣的驚嚇,夏悠竹早就已經拋開瞌睡蟲了,原本她這幾天在熊貓的指導下,熬夜學習不少法術,所以很需要睡眠──誰知這隻笨狼卻老是做出令她耗費精神的事情。

除了睡覺之外,他還會跑去花圃裡翻滾、在池子裡抓信錦,還會爬上樹去嚎叫……至於他是怎麼上去的,夏悠竹根本就不想知道。

她轉頭看了一眼放在櫃子上的捲軸,忍不住又嘆了一口氣。

一個星期前,她收到了來自夏至國的邀請函,希望她能夠代表竹之園和使者前往姆塔爾國的宴會,身為竹子仙人,要到他國出使,而且還是六仙所在的國家──她絕對不能失態。

所以這幾天她抓著熊貓熬夜修練仙術,為的就是這個。

姆塔爾國所在的地方,是由六仙之一的松仙人所管理,不過熊貓卻沒有多加敘述這位仙人的事情,告訴她的僅僅都是些皮毛蒜事,無關痛癢的情報。

看樣子,還是得由她自己親自去會會這位仙人才行了。

「哈啊……還是好想睡……再睡一個小時好了……雖然我也不知道一個小時是多久……這裡又沒有時鐘……」

夏悠竹一邊自言自語著,一邊躺回舒服的床上。

但是她才剛躺下去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房門就被人奮力推開,毛茸茸圓滾滾的東西立刻朝她的身體上撲過去。

「竹子仙人大人!請您起床啊!夏至國的使者已經在宮外等候了!」

「啊?那讓他們等等,我先睡一下。」

小東西壓在她的身上,沒什麼感覺,所以夏悠竹便毫不猶豫地選擇繼續躺在床上睡覺,但她身上的熊貓卻緊張得直跳腳。

「竹子仙人大人!竹子仙人大人──您不能睡啊!遲到是很不禮貌的行為,請您起床吧!」

「熊貓,別煩我……」

「不行!我得叫您起床才行!再說您也是為了這一天,所以才會勤練仙術的吧?請別讓遲到壞了您的名譽啊!」

熊貓雖然用著哭腔說話,但那肉球還是不停打在夏悠竹的背上。

老實說,肉球的威力還是挺強大的,夏悠竹很快就翻開棉被,讓熊貓滾下床去,正好倒在施狼又大又軟的尾巴上面。

「噗哈!這、這是什麼……咦咦咦!為、為什麼施狼會在這裡啊?竹子仙人大人!」

一見到躺在地上呼呼大睡的施狼,熊貓的臉色瞬間慘白。

但夏悠竹卻完全不想理會牠失魂的模樣,走下床來伸直雙手,慵懶地伸了一個懶腰,走向旁邊的屏風。

「既然不希望我遲到的話,就出去等我,我換個衣服後就出去。」

「是是是!可、可是施狼……」

「放心吧,他睡得不省人事,不用擔心。」

「可可可……孤男寡女共處……」

「不是孤男寡女。」夏悠竹用手撩起了長髮,捲了幾圈後利用髮簪固定住,轉過身來看著熊貓緊張兮兮的表情說:「是主人跟寵物。」

之後,她便不再多說的走入屏風後面,而熊貓也只能抓抓自己的小腦袋,不敢違抗夏悠竹的命令,安靜地走出了房間。

 

 

 

 

第一卷   來自夏至國的使者

 

沒想到,從夏至國派來接她的使者,會是之前曾遇到過的御凌。雖然說是知道的人,相處起來會比較容易,但是御凌沉默又冷淡的個性,卻讓她一路上都無法開口,而且不知道為什麼,御凌的表情似乎比之前還要更可怕了。

因為施狼完全睡死過去,根本就叫不起來,所以夏悠竹只好把他留在夏瓔宮裡,獨自跟著御凌前往姆塔爾王國。這次她難得有打算帶熊貓一起去的念頭,但是熊貓卻說什麼也不肯跟著她過來,所以她也就不勉強那個毛團,讓牠跟施狼還有留守的七羅待在一起。

雖說她原本是打算帶著七羅同行的,不過她也擔心在她不在的時候,千娘又會跑來找施狼麻煩,所以她便命七羅待在夏瓔宮裡戒備。

只希望到時施狼醒來,發現她扔下他獨自到姆塔爾國去,不會緊張得衝過來找人。

夏至國的派來接送她的車子,是輛外表和馬車相同,但車輪卻是用雲朵代替的特殊車子,不過在前面拉著車子的,並不是馬,而是長著翅膀,體型巨大的大鵬,簡單來說這輛並不是馬車,而是「鳥車」。

搭著這輛「鳥車」,夏悠竹等人很快的就已經來到了姆塔爾國附近的上空,趴在車子旁的窗戶往外看的夏悠竹,盯著底下的沙漠景象,忽然明白了為什麼要用「鳥車」來這個國家。

這個地方,就像是埃及一樣,到處都覆蓋著泥土色的黃沙,但要說是沙漠卻又不太一樣,因為這裡並不像沙漠那樣炎熱,而是非常涼爽的氣候。

「還真是奇怪的地方。」

「松之山丘一直都是這樣的氣候,比起我們竹之園來說,是比較偏涼些,您不習慣嗎?」

「嗯……倒不是不習慣氣候。」

夏悠竹不知道該如何解釋自己的感覺,畢竟御凌根本就不知道所謂的沙漠究竟是什麼樣子。

於是夏悠竹只能快快結束這個話題,碰巧這時,前方不遠處出現了一片像是綠洲一樣的地方,她便趕緊指著那裡問道:「那是……綠洲?」

「那裡就是姆塔爾國的王宮。」

御凌口中所謂的「王宮」,幾乎被那片綠油油的樹林給占領,根本就看不清楚隱藏在其中的建築物,但隨著鳥車越來越靠近,建築物的模樣也越來越清楚,這時她才發現,並不是樹林將建築物掩蓋,而是建築物是建在向下凹陷的巨大洞窟中。

圓形的洞窟四周,有著像是樓梯一樣的東西,分別伸長至四面的平地上,所以也能夠從樹林裡走下去,但是這樣的建築方式,還是頭一回見到。

洞窟中有著能夠容量一整個城市的空間,看起來就像是地層下陷,以夏悠竹的認知來說,真的無法理解這種狀況的存在,但御凌倒是早就見怪不怪了。

看來她的修行還不夠……

「要降落了,竹仙大人。」

御凌提醒著還沒把頭縮回來的夏悠竹,等到她點頭並坐好之後,鳥車才開始緩緩下降。

就像是搭飛機那種感覺,不過對夏悠竹來說,她即將面臨的是一個未知的陌生世界啊!這個世界裡所有的常識,都無法用她的思考邏輯來解釋,不知道要到什麼時候她才能夠習慣這個世界的生活。

至少,她得做到不對任何事情感到訝異才行。

鳥車降落後沒多久,御凌就掀開了門前的布簾,先行走出去,之後才朝車內的夏悠竹伸出手,扶著她下車。夏悠竹生平第一次的鳥車之行,就這麼樣結束了。

身為竹之園的仙人,她被列為貴客中的貴客,所以所有的行程以及進去城堡的方法,全都由御凌代為處理,而她只需要像個花瓶一樣等著被帶進去就好。

她抬起頭看著這座城堡,就外觀來說,這裡就像是普通的中國式建築,有點像古裝劇裡那種大戶人家的房子,佔地廣、大門多,走了三扇大門之後才算是真正進入王宮中。

當然一路上也少不了受到許多人的目光注視。

看樣子,他們似乎都知道她是位仙人。

「難道我身上有掛牌子嗎……」

「是感受到您身上的仙氣了吧。」

夏悠竹自言自語的小聲說著,而御凌也像是知道她在顧慮些什麼一樣,很快的就回答了她的問題,反而讓夏悠竹有些吃驚的轉過頭來盯著他看。

「您無須驚訝,我這次的工作除了要負責保護您之外,同時也將做為您的嚮導。」

「這是……夏至國王的命令?」

「是的,因為您是好不容易回到竹之園的竹子仙人,所以國王殿下吩咐我一定要好好照顧您。」

「現在的我的確是很需要這個世界的知識。」夏悠竹無可奈何的嘆了一口氣,繼續隨著御凌往主殿走過去。

不過像這樣受到眾人注目的狀況,真讓她覺得有些不太好受。

「御凌,距離宴會開始應該還有點時間吧?」

「是,我們比預定時間還早到,所以現在時間非常充……竹仙大人?」

得到肯定的回答後,夏悠竹馬上轉移腳步,往偏離主殿的方向走,這讓話說到一半的御凌愣了一下,趕緊追了上去,困惑的皺起眉頭看著她。

「竹仙大人,您要去哪裡?」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