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

 

那夜,他忘了自己是怎麼回到床上的,也忘了那似幻似夢的身影,究竟是真是假。但已不重要。

今日與風晴雪同行,回到了最後見到百里屠蘇的地方。

在這裡,他留下了自己所有的思念、埋藏了過去。

他閉眼,再開,眼前已是冰炎洞口。

「蘭生,快走吧!」

風晴雪迫不及待地走在前方,催促著他的步伐,看著她,方蘭生彷彿見到了年少的自己,若是以往的他知道能夠救木頭臉的話,腳步不會沉重,甚至比任何人還著急。

那時的他,多麼想再讓那雙冰冷的眼眸,注視著自己。

隨著風晴雪來到了當年與她一同安置百里屠蘇的地方,躺在冰石上面的百里屠蘇仍與記憶中相符,毫無變化。

冰炎洞的寒冰之氣,讓他的肉身停留在十年前,即使眼前只不過是空殼,但方蘭生也無法不去在意自己內心的浮躁。

越靠近他,他便越失冷靜。

 

「蘭生,蘭生?」

「嗯?」

「把玉橫拿出來吧!」

 

若非風晴雪的聲音,想必他仍然無法抽回眼神。

他將腰上的橫玉拿起,交給了風晴雪。

風晴雪小心翼翼地捧著它,將它放在了百里屠蘇的胸口上面,「蘭生,來這裡,我們一人一邊用潮音普渡,來助魂魄與肉身融合。」

「……就這麼簡單?」

「嗯,荒魂找齊,肉身也在,這樣就足以。不過在使用潮音普渡的時候,我們得專心些,不然很可能我們的魂魄也會受到影響。」

「知道了,不分心,讓木頭臉活過來。」方蘭生點頭說道。論水系法術,他比風晴雪熟練,若是他分心,風晴雪一人會無法承受。

 

眼下,他必須心無旁鶩。

任何感情,必須抹去。

他看著百里屠蘇蒼白的臉,憶起昨夜,仍有些不安。

但如今,再多的不安也必須放下。

為了風晴雪,為了眾人對他的思念,他必須成功。

 

「開始了。」

一句話,他們便閉上眼。

展開了身旁的法陣。

 

自那日後,過了多少時日,方蘭生並沒有注意,他在意的,就只有百里屠蘇的魂魄是否有順利進入他的肉身。

見著他那漸漸紅潤起來的臉,方蘭生知道,風晴雪的說法並無誤。

風晴雪與他一樣,都不敢喊累,也不敢停下手,直至玉橫的光芒消失,他與風晴雪才對看一眼,默契十足的停下法陣。

法陣一退,兩人感到身體虛軟,氣虛的紛紛跪在地上。

 

「蘭、蘭生,你沒事吧?」

「……還行,晴雪妳呢?」

「我沒事的,不過暫時可能無法動了吧……蘭生,你還有力氣嗎?」

「嗯,可以。」

「快看看蘇蘇怎麼樣了。」

方蘭生扶起身體,搖搖晃晃地來到了百里屠蘇的身旁,他的臉色雖比較紅潤,但卻沒有醒來。他探了下他的鼻口,心跳不已。

當他探出一絲微弱的氣息,方蘭生頓時睜大了雙眼,全身癱軟的跪坐在地上。

「蘭生!?」

礙於無法挪動身體,風晴雪只能著急著,但方蘭生卻將手向後一擋,搖搖頭。

「我……沒事。」

 

他低頭看著自己的手,顫抖得無法停止,就連聲音裡也夾雜著微微抖音,回過神,他才看清了落在手掌心裡的淚珠。

百里屠蘇真的有了氣息。

真的……

內心懼怕著剛才的不過是幻覺,方蘭生又站了起來,將兩手放於百里屠蘇的胸前,施展普提明心。

 

「蘭、蘭生?」

「成功了……晴雪。」

方蘭生回頭看著一臉錯愕的風晴雪,卻沒發現自己現在是淚流不止,卻又收不起笑容的模樣。

在方蘭生的言語與表情裡,以讓風晴雪知曉。

摀著臉,淚已落下,藏不住內心的喜悅,風晴雪啞著音,輕聲喚著那名。

 

「……蘇蘇,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真的……太好了。

百里屠蘇,回來了。

 

他永遠望不掉,當他背著百里屠蘇,與風晴雪從冰炎洞裡走出來的時候,襄鈴與紅玉喜極而泣的表情。

因為他們兩人臉上的笑容,已表達了一切言語。

在冰炎洞中已讓兩人體力不支,想要立即離開是不可能的了,於是四人便決定在烏蒙靈谷暫行住下,至少也得等到風晴雪與方蘭生的恢復,再回桃花谷。

努力撐著身體,將百里屠蘇安置於床上,由紅玉與襄鈴照顧後,他便回到了客房中,一見床就倒下。

他自認自己的水系法術不差,但為了讓百里屠蘇的魂魄安定下來,他使了不少力氣,可結果是好的,百里屠蘇恢復了呼吸,雖說沒有醒來,但已足以證明荒魂回到了他的肉身之中。

「唉,好累……」

嘴裡喊著,但心裏卻是怎樣也不踏實。

想睡,卻又不敢閉上眼,他怕這一切只是夢境。不真實的夢只會令人心碎,醒來之後又是一場空,以前的他,究竟做過多少次這樣的美夢?

如今,百里屠蘇有了呼吸,他親身感受到了來自他鼻間的氣息。

盯著自己的手指,嘴角不住上揚。

多少年了,有多少年沒有這樣笑過,甚至於大哭過。

方才的記憶,幾乎與多年前他們趕至百里屠蘇身旁時,他拚了命的想治療他的記憶重疊起來,那是他第一次聽見心碎的聲音,縱使是受到少恭的背叛,他也沒這麼心亂過。

如果可以,他多麼希望能夠代替百里屠蘇死去。

他甚至開始厭惡起,以一死擺脫他們所有人的百里屠蘇。

 

木頭臉,你多麼囂張。

竟如此隨意的牽動著本老爺的感情……

但是,本老爺卻仍然無法討厭你。

 

不知多久,他已然沉睡。

帶著眼角上的淚水,進入了夢中。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