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

 

「玉衡的確能保有魂魄,用它進入冰炎洞的話沒什麼問題。」方蘭生看了一眼身旁的紅玉,「但紅玉呢?」

「姐姐先去青丘國與襄鈴會合,再來冰炎洞口等候我們。」

「為何?」

「到時候還得麻煩紅玉姐姐和襄鈴照顧蘇蘇。」

「……那我們呢?」

察覺風雪晴的話裡有些不對,方蘭生不忍鎖緊雙眉,卻讓風晴雪笑得開懷。

「蘭生現在這樣,還真像蘇蘇。」

像那個木頭?

一聽見風晴雪這麼說,方蘭生立刻將蹙起的眉鬆開,臉色古怪的轉過頭去,一下子就沒了那氣焰。

但紅玉卻看著風晴雪的笑容,似乎是注意到了什麼。

「那好,就如妹妹所願。」

「嘻嘻嘻,就麻煩姐姐和蘭生了。今日就先在這裡休息一晚,明日便啟程前往。」

「行。」方蘭生也不再繼續糾結著問題,捲起了袖子,「那麼就由我來做飯吧!」

明天太過重要,所以他不能在這重要時候,嘗到風晴雪的蟲子料理。

早在來此之前,他就已經在附近的城裡買了材料,不管怎麼說都還是善待自己的身體才行,說什麼他也不會再嚐一口那特殊料理。

還是自己動手做來得安心些。

紅玉猜測到方蘭生的想法,不忍笑道:「猴兒的料理真令姐姐想念。」

雖然她與風晴雪、襄鈴等人,偶而會回到琴川拜訪方蘭生,但見到的總是那柔弱的孫家小姐,以及天真無邪的小小女童,想見的身影,始終沒有出現過。

隨時間流逝,想見方蘭生,根本是難上加難。若不是方蘭生有意迴避,也不至於如此。

但往往端上桌宴客的料理,卻是一如往昔的熟稔。

──雖不見人,但卻仍然能夠從桌上熱騰騰的飯菜中,見到方蘭生健康的身影。

這樣,足以。

紅玉並不是不曉方蘭生的內心糾結,只怕百里屠蘇復活後,她所認識的猴兒會更加遠離,直至某日,消失不見。

 

 

 

 

晚膳後,三人各自回房。

桃花谷男女分屋,即是風晴雪為了方便眾人遊玩,而特地設置的。

房內一塵不染,不像長年旅途的主人所住的地方,直至見到了挨近自己腳邊的靈獸,他才恍然大悟。

「這裡由你們打點嗎?」

他蹲下身,溫柔的抱起了柿子金。這靈獸雖與百里屠蘇結下血契,但總愛跟著他轉來轉去,不知是不是因以前他常常帶著牠跑。

 

 

 

 

 

“這是?”

“血契靈獸。”

“哎!我有眼睛我當然知道這是什麼!笨木頭,我是在問你給我做甚!”

“你擅與人交涉,便交付於你。”

“嘿嘿,這是當然!我這人的宗旨就是能省則省、不能省也得省……噯,木頭臉你別把這東西塞給我之後就走了啊!”

 

 

 

 

 

木頭臉永遠不肯在他身上多做停留。

那時的視線,只不過是在告訴他,讓他負責照顧這個小隊伍。

本就喜愛照顧他人的方蘭生,不用他說,也會承下這個責任。抱緊著懷中的柿子金,他承認,因為百里屠蘇的一句話,他更有幹勁了。

 

 

 

 

 

「吱!」

「啊啊,抱歉。」察覺自己走了神,方蘭生這才摸著柿子金的小頭,「還是老樣子,吃得肥嘟嘟的,看似這幾年你都無變化啊。」

 

 

 

 

 

變的人是他。

不,應該說變的人只有他。

無論是外貌,或是內心……改變的就只有他。紅玉仍舊如昔,風晴雪也從未放棄喚醒百里屠蘇,放棄的只有他、離開的只有他、逃避的只有他。

 

 

 

 

 

「吱吱!」

忽地,柿子金像是聽見了聲音,豎起耳朵,從方蘭生的懷裡鑽了出去,一蹦一跳的跑出了門外。方蘭生也不打算攔下,任由牠離去。

俗話說,飼養的寵物性格會與主人相當,這詞無法套用在那隻肥雞的身上,但這血契靈獸卻與他相似。

從不在他身邊久留。

即使是最愛跟著他的柿子金,也是如此。

他轉身退下青衫,打算就寢,但門外卻又傳來了柿子金的叫聲。

方蘭生停下了動作,轉過身去,原以為離去的柿子金卻又跑回了門前,對他吱吱叫著,似在喚他。

「怎麼?餓了?才剛給你吃過一大盤的金錢蝦餅不是嗎?你可別太貪啊!」

柿子金對他叫了幾聲後,又跑出去,但這回牠往外跑了幾步後,卻又回頭過來對他叫著。

這下就算再茫,也能夠明白這隻小靈獸的心思。

 

 

 

 

 

他跟著柿子金,來到了湖畔邊。

而佇立在那的是熟悉的身影,也是不久前才各自回房的風晴雪。

風晴雪望著倒映在湖畔上的月光,靜得有如畫中之人,若不是聽見方蘭生靠近的腳步聲,風晴雪恐怕不會收回那抹沉重的視線。

「晴雪?」

「……蘭生?這麼晚了還沒歇息嗎?」

「嗯……」

他不想說是因為追著柿子金而來,原以為柿子金想帶他來看些什麼,但沒想到見到的人卻是風晴雪。而柿子金也不知溜去哪。

「來了也好,原本想明早再讓你收起蘇蘇的魂魄,但現在魂魄有些不安定……」

「魂魄不安定?」

方蘭生看著湖面,忽然見到那被月光所掩蓋的透白物體,正環伺在湖畔之上。

剛才因為被月光掩蓋,他沒看清湖畔上的模樣,直到聽見風晴雪這麼說,他才注意到。

那個白白的、半透明的、像是融入月光中的東西,就是百里屠蘇的荒魂嗎?

他自認見過的魂魄不少,但從沒見過這樣的魂魄,像是迷惘、徘徊不去,更像是找不到回家的路,只是因為被侷限而停留在此。

令人有些不捨。

「蘭生,你可以嗎?」

風晴雪有些著急,不知是不是因為見到百里屠蘇的荒魂如此不安。

他望著那著急的臉龐,給予她溫柔的微笑,試圖化解她內心的急躁。

「嗯,交給我吧!」

方蘭生上前一步,伸手朝躲在桃花樹底下的血契靈獸們招了招,喚道:「沐零方相,能替我造條路讓我過去木頭臉那嗎?」

靈獸乖巧的點點頭,眨眼間,湖面上已出現一條冰道。

他踏上那條冰道,從懷裡拿出了佛珠,來到荒魂們飛繞的地方。

荒魂在他身邊不斷遊走,因為他的出現而更加混亂,顯得有些急躁不安。方蘭生抬起頭看著荒魂們,抬起了手。

無言語、無動作,只是將佛珠掛於掌中,閉上了眼。

 

 

 

 

 

回來吧,木頭臉。

晴雪需要你。

紅玉需要你。

襄鈴需要你。

我……需要你。

 

 

 

 

 

這是他內心的渴求,也是他一直視而不見的真心。

不知是感受到他的呼喚,抑或者只是被他腰間的玉橫吸引,荒魂們慢慢聚集起來,在寒冷的夜風中,一抹至心頭的溫暖,讓他睜開了眼。

那瞬間,他彷彿見到了百里屠蘇的身影,與他額頭相觸,溫柔無比地捧起了他的臉頰。

那份溫柔,熟悉得可怕。

是屬於百里屠蘇的。

 

 

 

 

 

淚,流了下來。

包含了思念,以及奢求。

 

 

2013.3.31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