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前,當他第一次見到佇立在牢外的百里屠蘇時,他的目光就沒有離開過他。

那瀟灑的黑色身影、眼眸中深不見底的感情,甚至是他那令人目不轉睛的高超劍法,皆令他難忘。

印象之深刻,任由他怎麼抹,都抹不去。

他令他羨慕、令他忌妒,甚至令他無法無視自己內心的起伏。

儘管他見到了那如木頭般毫無任何表情的臉,逐漸有了喜怒哀樂,而改變他的原因,並不是因為他。

為求他的視線,他與襄鈴開始打鬧,因為只有在他胡鬧的時候,百里蘇屠才會看著他。

即使那目光毫無任何溫度,如同白雪般冰冷,也足矣。

 

 

 

 

 

「木頭臉,別再餵肥雞吃五花肉啦!牠都快飛不起來了!」

「……阿翔不是肥雞。」

「再這樣下去,想不變成肥雞都難!」

「………」

「我說木頭臉,你當真疼惜牠的話就不該老放縱牠啊!」

「………」

 

 

 

 

 

偶而回想起了自己與百里屠蘇之間的談話,淨是這些毫無重點可言的對話內容,但這卻是他唯一能夠跟百里屠蘇交談的方法。

若是不這樣做,他擔心自己內心顫抖會被察覺到。

即使是木頭臉,但他終究還是挺會看人臉色的,並不是真無任何想法的呆瓜。

與他,根本是極端的兩個存在。

 

 

 

 

 

然而十年後的他,為求還清前世債果,與孫家小姐成親,育有一名女兒。

直到現在,他仍然在想,自己這麼過下去的人生,是否真無任何遺憾。

 

 

 

──在這失去百里屠蘇的世界裡。

 

 

 

 

 

 

 

 

一、

 

 

 

算不出日子過了多久,也算不出自己是在什麼時候起成了「方家老爺」這個虛偽的存在。

如今每日的他已不如從前那樣天真、直爽,眉宇間多了一分懂事後的成熟感,有時他甚至會懷疑,自己到底還是不是「方蘭生」。

時間不允許他忘記自己的身分,更無法拋下取為妻室的孫月言。

他無法、也無力擺脫自己今生的宿命。

這是他必須走上的路,為了晉磊……

「夫君,休息會吧。」

孫月言的身影忽地出現在書房前,令方蘭生一愣,趕緊起身走向愛妻,緊張地說道:「怎麼下床了?妳身體不好,不該隨便走動!」

「月言無恙,只是見書房燈火通明,擔心夫君又熬夜傷身了。」

「看完這帳本我就會去歇息的。」

 

 

孫月言輕輕搖了搖頭,言道:「總是這麼說,但卻不曾看你守信過……夫君,恕月言多嘴,見夫君這樣埋入帳本中,專心從商,在月言眼中很是擔憂。」

方蘭生一愣,不解的說:「不必擔憂,我只不過是最近忙了些而已。」

但孫月言仍舊輕輕搖著頭,說道:「夫君顧忌之事,月言怎會不知?打從前幾日接到了晴雪姑娘的來信後,你就一直如此,像是有事煩心。」

 

 

扶著孫月言的手忽地僵在那,過了許久,方蘭生才從空白的腦袋裡找回了自己的思緒。

前些日子,他接到了風晴雪的來信,一如往昔的問候、一如往昔的述說著近況,但在這次的來信當中,他卻看見了令他最害怕的一句話。

 

 

 

 

 

“若是我說蘇蘇復活的話,你會來嗎?”

 

 

 

 

 

復活二字,對他來說是奢侈的願望,但是風晴雪不會隨隨便便把沒把握的事說出口,即使只是用於通信用的文書,也不會如此。

 

 

見他嗎?

那個他想見,卻又不敢見的人。

 

 

打從各自分開後,他不曾主動與風晴雪等人見過面,平時皆以書信往來,得知對方的近況,但漸漸的,他不再與這些故人見面。

一旦見了面,便會勾起對於百里屠蘇的一切回憶。

 

 

他是個膽小的人,那樣的悲傷記憶,他不想再有,縱使風晴雪真能將百里屠蘇帶回來,但回來的人究竟是不是原來他所思念的那個人?

他害怕接受事實,更害怕事實與他猜想的一樣。

如今的他,已不是從前那膽大如虎的魯莽少年。

 

 

十年的時間能夠改變一個人,甚至能讓他的心也變得冷漠。

直至今日,他還是不曾明白自己曾對百里屠蘇悸動過的那份感情,是什麼。

如今他也不敢再去猜測、不敢多做思考。

因為那人永遠不會回來,永遠不會。

 

 

曾經他希望讓這份感覺漸漸淡去,但風晴雪送來的書信卻仍舊不斷提醒著他百里屠蘇的存在。

若是百里屠蘇真能復活,那麼他希望自己能夠失去一切記憶。

這樣的話,他的內心就不會再因為他而混亂。

 

 

 

 

 

「夫君?」

「啊……沒事,月言,早點歇息吧。沁兒就拜託妳照顧了。」

一聽方蘭生這麼說,孫月言忽然有種懸空的不安感。

眼前的人似乎就要從她面前離去般,像是在留話給她。

她知道自己留住了方蘭生的人,但卻從沒留住過她的心。

但是方蘭生的心,究竟停留在何處?

 

 

 

 

 

“七日之後,桃花谷見。”

 

 

 

 

 

那是信件最後的一句話。

也是令方蘭生內心混亂的根源。

 

 

 

 

 

以他的翱翔之術,要前往桃花谷只需三日的時間,而信件是三日前寄來的。

也就是說,若想赴約,那麼他就必須隔日啟程。

 

 

但他怕。

他怕在那邊見到的,並不是百里屠蘇。

更怕自己內心的那份悸動,再次因為百里屠蘇的存在而混亂。

 

 

「只要是夫君的決定,月言不會阻止的。」

「……月言?」

聽聞妻子忽然開口,方蘭生不禁一震,深邃的眼眸裡淨是不解。

孫月言雖然不知道風晴雪的那封信裡,究竟寫的是什麼內容,但能夠讓方蘭生如此焦躁、如此不安的事情,就只有一個。

那就是百里屠蘇。

 

 

「無論如何,月言希望夫君知曉──無論夫君最後的決定是什麼,只盼夫君能夠無怨無悔。」

 

 

無怨……無悔……

早在他目送著百里屠蘇與風晴雪乘著慳庾離去的時候,他的內心已充滿了怨恨與後悔。

怨的是為何他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百里屠蘇離去,毀的是為何自己沒能夠多多與他好生相處。

但是再多的話語,仍舊無法改變一切。

 

 

百里屠蘇不在了。

連同他那年少輕狂的自己一同。

 

 

該去嗎?

還是不該去……

 

 

 

 

 

「去吧,夫君。」

 

 

 

 

 

孫月言的一句話,令他茫了。

同時也讓他做出了決定。

 

 

 2013.3.30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