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聽到夏悠竹答應了他這過分的要求,孤犰馬上又跪了下去,結果卻反而被夏悠竹狠狠一瞪,只得慢慢從地上站起來,無奈的苦笑著。

見孤犰終於不會再對她行跪拜禮之後,她才轉身走回自己的椅子上面,對他說道:「我研究一下再跟你說,你先回你住的地方去等吧。我記得就算是普通的仙人也有自己的居所是不是?」

「是的。」孤犰馬上走了過來,將一個繡著金色花邊的小包囊放在夏悠竹面前的桌子上面,低著頭說:「這是我住的地方,等您準備好之後直接吞下小包囊裡的藥丸,就能夠到我住的地方了。」

「我瞭解了。」夏悠竹小心翼翼的拿起小包囊,放入胸前的衣服中,再次抬起頭來的時候,孤犰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只留下淡淡雲彩。

看來他真的很急迫,這麼快就把空間留給她一個人讓她好好研究了。

直到孤犰與夏悠竹的談話結束,安靜待在一旁觀看的施狼這才開口說道:「悠竹大人,妳答應他這種要求沒問題嗎?」

「我自己是覺得很有問題。」夏悠竹深深嘆了一口氣之後,如實回答。

結果她的回答反而讓施狼臉色一暗,語氣裡帶些不平的說道:「悠竹大人,既然如此妳應該馬上拒絕他啊!闖入冥府什麼的……可是很危險的一件事情啊!」

「所以我現在還在考慮要把人帶上來,還是帶著孤犰下去啊。」夏悠竹發出無奈的嘆息聲,把靠放在桌子旁的武士刀拿起來,對著掛在上面的雙葉竹說道:「喂喂,call out了啦。」

call out什麼啦……那可是妳自己答應的。」

掛在刀柄上的雙葉竹散發出光芒來,回應了夏悠竹的呼喚,聽起來它也跟施狼一樣很不贊同夏悠竹接下的這個請求。

但接下了就是接下了,雙葉竹很清楚夏悠竹不會這麼爽快的就收回自己的承諾,於是它也只能嘴巴上唸一唸而已。

縱使它內心再不願意,也還是得遵照自己主人的要求。

「我想聽的可不是事後吐槽。」

「那就不要做出能讓我吐槽的決定啊。」

「這有什麼辦法?孤犰都走投無路了。」

「那是他家的事情,再說,妳也快要走投無路了不是嗎?」

「……沒得到其他六仙的認同就沒辦法繼續待下去……對吧。」

「妳知道就好。」再次提醒了夏悠竹自己的任務之後,雙葉竹這才心甘情願的開始解釋著:「這種事情在桃源境來說,的確可行的,不過能夠開啟冥府之門的人只有六仙,其餘的人是不可能辦得到的。」

「六仙的力量還真好用。」

夏悠竹忍不住這樣感慨著。

沒想到就真的跟孤犰說的一樣,她擁有能夠讓他再次見到那個死去孩子的力量,只不過她完全不知道該怎麼使用才好。

「悠竹大人,我覺得不妥,妳還是去拒絕孤犰好嗎?」

不知道為什麼,施狼顯得很緊張的樣子,一直希望夏悠竹能夠打消幫助孤犰的念頭,但是夏悠竹可不打算這麼做。

既然答應了,那麼她就會在自己能夠做得到的範圍內盡力協助,再說,只是見上一面的話應該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

所以她並不打算聽從施狼的勸阻,反而對他說道:「施狼,難道你就不想見你死去的親人嗎?」

「我……」

「若不是有什麼重要的事情,一定得親口當面對他說,那麼我想孤犰也不會像剛剛那樣一直對我磕頭的。反正只是幫忙而已,沒什麼太大的問題,你就別瞎操心了,不然你也可以待在這裡等我回來。」

「不、不行!我要跟著悠竹大人!」

「那就不要插嘴。」

「我、我……可是……」

「施狼!」

「我明白了……」

施狼天生愛操心的個性,雖然讓夏悠竹有點厭煩,但是她也知道施狼的擔心不是沒有道理的。

畢竟她接下來要去的地方,可是充滿著未知數的冥府。

「雙葉竹,已經離開人世半年之久的人,還能夠見得到嗎?」

她忍不住這麼問著。

如果說孤犰想找的那個孩子已經投胎轉世了,那麼她就算去了也只是白跑一趟,而且這樣一來,孤犰那想說的話就永遠無法傳達到了。

明白夏悠竹在顧慮些什麼的雙葉竹,只是閃亮著光芒回應著,並沒有開口,讓夏悠竹的腦袋裡轉滿著這個問題,卻完全不知道該怎麼確認才好。

過了一會兒,雙葉竹才再次發出聲音來。

「開啟冥府之門很簡單,但是活人不能在裡面待超過一天的時間,記住,妳一定要在二十四小時之內離開冥府,否則妳將永遠無法離開那裡。」

「……這麼可怕?」

「對,時間方面我會提醒妳,不過你要記得,絕對不能夠讓我離開妳身邊。我能夠開啟冥府之門讓妳進去,當然也能夠讓妳離開,如果妳還想活著度過妳接下來的人生,那麼就到死都不要放開我。」

雙葉竹的形容讓夏悠竹有些緊張,也不知道是不是它故意在嚇唬自己,但她也很清楚雙葉竹所說的話有幾分真、幾分假。

於是她便點頭答應:「我知道了,我絕對不會放開你的。」

「我也絕對絕對絕對不會離開悠竹大人身邊的!」

施狼忽然間插進來的一句話,讓夏悠竹張大雙眼,回頭望著他認真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來。

「好啦好啦,我知道你不會離開我的。」她伸出手來輕輕撫摸著施狼的頭,笑著說道:「那麼我們休息一下吧,肚子也餓了……明天先去找孤犰,帶他去冥府,等他見過他想見的人之後再回來去找梅之庭院的六仙。」

「沒問題!我去幫悠竹大人獵捕晚餐!」

施狼開心的說著,然後就準備要變身,但夏悠竹卻先一步的拉住了他的手臂,提醒著說:「變身前先把衣服脫了,你到底打算一天爆衣幾次啊?笨狼。」

「也、也是。」施狼搔著頭嘿嘿笑著。

沒辦法,以前他都習慣這樣隨時隨地變身了,而且就算恢復原來的人類外表,也不會有人看他,現在反而要比較克制一下,否則就得一天到晚讓夏悠竹捧著衣服追著他跑了。

應該他才是要追著夏悠竹跑的人,怎麼能夠反而讓她來追他呢。

一想到自己再來的日子不再是像以前那樣孤單一人,而是能夠待在夏悠竹的身邊,就令他開心不已。

不過,他還是希望夏悠竹能夠不要到處對別人好。因為總是到處當好人的人,最容易被人背後捅刀……

他曾經經歷過,所以不希望夏悠竹也遇上同樣的事情,但是在他眼裡看來,夏悠竹似乎對於這件事情不太在意。

看來,這部分必須由他來留意才行了。

施狼看著夏悠竹對他露出的溫柔笑容,暗自在內心裡發誓著。

這一次,要由他來保護他的仙女!

 

 

 

第二集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