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確看得見,這是你們梅之庭院的居民才會有的證明嗎?」

「是的,只要是梅之庭院出生的人,頭上都會有一朵花,這朵花基本上說來並沒有什麼存在意義,就算是摘下來也只會重生而已。」

「這朵花還真是一點也不重要。」

「是的,不過這是身為梅之庭院居民身上必有的東西。」

「所以那些看起來很像殭屍的人也是梅之庭院的人?你是不是忘了替他們施肥了,每個看起來臉色蒼白好像營養不良一樣。」

「不,那些人只不過是被我操控而已,我剛剛已經將他們全都放了。」

「喔──難怪一個個看起來都像是腦中一片空白的殭屍一樣。」

在聽過孤犰的解釋後,夏悠竹這才明白剛才那些拿著武器,打算攻擊她和施狼的人群不過都只是路人甲而已。

不過她卻好奇的問道:「那麼之前站在前門的那些侍女呢?也是被你控制的?」

「是的。」

「這裡只有你一個人住?」

「正確來說,這裡不過是我發現的空屋,並沒有任何人住。」

「……還真有你的。」

就只是單單為了想要抓她一個人而已,就這樣抓了那麼多人來充當臨時演員,可想而知孤犰有多麼認真在玩這場辦家家酒了,這樣看來,這麼快就戳破他謊言的她是不是太過狠了點?

好歹她也應該裝無辜、稍微入戲一下再跟他坐下來好好談的。

先不論孤犰這誇張的行事風格,目前最重要的,還是他找自己的目的才是。

於是她也不打算繼續過問孤犰到處抓人的事情,勾起眉毛來問道:「嗯──所以你先跟我解釋這一點的原因是?」

「……是,跟我想請您協助的事情有關係。」孤犰低下頭稍稍停頓了一會兒,過了許久才重新把頭抬起來,用著憂鬱且緊張的表情,將自己頭上那朵花摘了下來。

夏悠竹與施狼同時被他的動作嚇了一跳,就在他們等著這神奇的「頭花」再生時,奇怪的是,這朵花並沒有照著孤犰剛才所說的那樣,重新長回來。

這時夏悠竹明白了一點。

「你果然不是梅之庭院的人。」

「是的,我與您一樣都是名仙人。」

當孤犰說出這句話的時候,夏悠竹非但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反而一臉平靜的看著他,反倒是施狼的嘴巴早就已經張大得能夠放下一顆芭樂了。

他看著孤犰認真的表情,再回頭看看夏悠竹那副「沒什麼大不了的」平靜態度,只好收起自己的錯愕,悄悄的靠近了夏悠竹的身體。

「悠、悠竹大人,妳難道一點也不驚訝嗎?」

「能夠知道那麼多關於仙人的事情,又能夠在通往六仙住所的路上埋伏我,更可以馬上知道我就是竹子仙人……綜合這幾點看來,如果不是仙人的話,很難做得到。」

聽見了夏悠竹的解釋,孤犰馬上勾起了嘴角,露出苦笑來。

「看來我就算不說出來,您也知道。」

的確就如同夏悠竹所說的那樣,孤犰所知道的所有事情,並不是一個梅之庭院居民能夠知道的,所以當孤犰說出理由跟解釋的時候,夏悠竹的內心早就已經盤算著這個可能性。

而孤犰現在只不過是幫她解釋了自己的想法無誤罷了。

「你是梅之庭院的仙人吧。」

「是的。」

「所以你才會無法找梅之庭院的仙人幫忙,也無法找負責管理梅之庭院的六仙。」

「如您所說,的確是這樣沒錯……所以我能夠請求的人只有您了。」孤犰的雙眼透露出害怕的目光,幾乎是要趴在桌子上面似的,希望夏悠竹能夠感覺出自己的誠意,不要改變原本說想幫助他的想法。

看他的模樣,夏悠竹也只能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扁著嘴巴嘆了一口氣。

「我說過的話絕不會收回,你放心,我一定會在我能力範圍之內幫助你的。」

「是……」這句話彷彿像是定心丸一樣,讓孤犰眼中的擔憂掃去不少,於是他也不敢再繼續耽誤重點,開口說:「我想請您……讓我跟我的孩子見上一面。」

「跟你的孩子見上一面?」

孤犰說的話令夏悠竹張大了雙眼。

他的模樣看來不過十來歲而已,跟她差不多大的樣子,但是卻已經有了小孩?而且從孤犰的語氣聽起來,怎麼好像是個要跟離婚老婆談判的前夫啊。

這樣的話,她豈不是成了男方律師?

她扶著額頭,朝孤犰揮手說道:「等、等等等,你給我等一下,你的孩子是怎麼一回事?」

「那是……其實那是我大哥的孩子,但是大哥和大嫂卻在三年前因故過世,他們的孩子便由我來照顧,但後來……」

孤犰握緊了拳頭,咬牙切齒的接下去說:「那孩子本來身體就不是很好,時常生病,而在大哥大嫂他們過世之後,那孩子的身體狀況便逐漸糟糕起來,結果在半年前離開了人間。」

「原來是這樣……」

這樣的遭遇令夏悠竹不禁心軟,無法不顧,但是既然那個孩子已經過世了,那為什麼孤犰還希望她讓他跟過世的人見面?

她可不記得熊貓有教過她這類型的仙術啊!

「那、那個啊,孤犰,你的意思該不會是要我……」

「六仙擁有能夠開天闢地的力量,雖然我也明白自己的要求是不符合常理的,但是我還是希望您能夠幫助我!」

說著說著,孤犰居然直接跪在地上對她磕頭,早就已經被村長那群人跪怕了的夏悠竹馬上從椅子上站了起來,趕緊過去把孤犰給拉起來。

「拜託你別跪、別跪我!你再這樣跪,我可要跟著你一起跪了。」

「不!請您讓我給您磕頭,我知道這樣的要求對您來說很不合理,但是我……我無論如何都想再見到那孩子!」

「你……」

面對這樣的請求,夏悠竹根本無力回絕,再說了,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怎麼讓孤犰和已經過世的人見面啊!

她自己連聽鬼故事都會怕了好嗎!更別說去見真的鬼了!

但她也知道自己無法這樣放著孤犰不管,於是她只能扶著自己的額頭,搖搖腦袋說道:「我知道了、知道了!我答應你就是。」

「謝、謝謝您!竹子仙人大人!」

 

 

待續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