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看起來像是林家花園一樣的地方,正是竹子仙人所居住的故所。當夏悠竹什麼都不知道的被熊貓帶來這個地方後,馬上就被這古風古味的仙境深深吸引住目光,看樣子仙人所住的地方,果然不平凡。

「這裡是夏瓔宮,是您住的地方。」

熊貓見到夏悠竹臉上露出的吃驚表情後,很自豪的挺起胸膛來向她介紹著,還不忘提醒道:「自從前任竹子仙人辭世後,這裡就一直都是由我所打理的,很乾淨,所以您完全不用擔心喔!」

「這裡的確很漂亮。」

好不容易才回神過來的夏悠竹清清喉嚨,察覺到自己表現得太過開心了,反倒有些不好意思的紅起了臉頰。

她將盤在自己脖子上面的沙蛇放在地上後,輕彈手指,沙蛇馬上變回了原來的大小,低頭看著她。

「你去晃晃吧,這裡以後也是你的家了。」

「是。」

沙蛇乖巧的聽從了夏悠竹的命令,扭動身體鑽入地底之中,對沙蛇來說,比起土地上的風景,牠更在乎的是土地之下的舒適度。

夏悠竹簡單的環視著四周,研究著這個像是回到古代的地方,這裡除了那棟建立在水面之上的房子之外,還有竹林與小橋流水的花園,當然也有喝茶聊天所用的亭子。

水池正上方的房子上面寫著「夏瓔宮」三個大字,而旁邊則是由緣廊圍成正方形,除了那棟房子之外,旁邊就只有專門堆置雜物用的倉庫,以及飼養家畜用的小棚子,當然也有獨立的廚房。

熊貓搭著雲朵,踏上了前往水池中央那洞房子的紅色木橋,而夏悠竹也跟在牠身後,當她低頭看著水池時,還能從裡面見到幾條色彩鮮豔的錦鯉。

看到夏悠竹盯著池塘看,熊貓便順勢解釋道:「這些是信錦,是仙人之間聯繫用的,只要抓住信錦,將想傳遞的事情在腦海裡想過一回,這些信錦就能夠將訊息傳達給您想傳的人。」

「喔喔……這麼方便啊?」

「是的,而且這些信錦是只有遇到傳遞者所想傳遞的人的手上,才會把訊息帶到,要是其他人的話是絕對無法從信錦身上知道任何事情的,也因此才會在仙人間如此受歡迎。」

「的確很好呢,這樣也不怕訊息被第三人知道了。」

夏悠竹在心中記下了好用的信錦,想著什麼時候能夠來實際使用看看,但就在她才剛打算起步,繼續跟著熊貓往房子走過去的時候,不久前鑽入地底中的沙蛇忽然冒了出來,而這次牠的嘴裡還叼著一個人影。

「悠竹大人。」

「嗯?怎麼了……咦!」

當夏悠竹見到那個被沙蛇叼在嘴裡的人時,她原本輕鬆的臉馬上緊縮在一起,捧著臉頰指向那因為被發現而滿頭是汗的人大喊著:「你、你為什麼會在這裡!」

「哈……哈哈……被、被發現了……」

「這不是打哈哈就能夠蒙混過去的吧。」夏悠竹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揮揮手要沙蛇把人放下來。

沙蛇低下頭來將嘴裡的人放在夏悠竹的面前,低著頭的男人始終不敢把頭抬起來,而夏悠竹只能把蓋在他頭上的斗篷拿下來,看著那對垂下來貼著頭髮的雪白色耳朵,將手掌朝額頭上用力一拍。

「你這笨蛋居然跟過來了……」

「因、因為是悠竹大人要我自己做決定的啊。」沮喪的人終於抬起了頭,著急的對夏悠竹解釋著,「而我的選擇不是回到尋幽村,而是繼續跟妳在一起!」

聽見這彷彿告白一樣的言語,夏悠竹不禁紅起了臉來,看著這雙純淨且認真的眼眸,就算她想再說什麼也開不了口。

的確,她是這麼說過,但她從沒想過他會跟著自己啊……

「真是受不了你啊,施狼。」

夏悠竹雖然露出了苦笑,卻將手掌溫柔的放在施狼凌亂的白髮上面,輕輕撫摸著。

她就是拿他沒轍。

 

 

第一卷  花花世界

 

「咦!施狼?竹、竹子仙人大人,為什麼施狼會在這裡啊!」

見到夏悠竹和施狼同時走進屋內,熊貓馬上瞪大雙眼的看著施狼,就跟剛剛夏悠竹的表情如出一轍。

雖說夏悠竹知道熊貓很不喜歡施狼,不過施狼都已經跟過來了,她也沒辦法真的不管他,再說她也對施狼說過要他自行選擇接下來要待在哪裡,現在既然施狼已經做出了決定,那麼她也就不再多說什麼。

「什麼都別說,施狼的事情我自有分寸。」夏悠竹甩甩手,沒讓熊貓繼續問下去,走到了牠矮小的身體面前,抬起頭來看著眼前的長幅掛畫。

這幅掛畫上面畫著六名仙人,和樂融融的待在雲端之上的仙境悠然度日,彷彿完全沒有任何煩惱一樣,平靜得令人羨慕,就算不用她開口詢問,她也能夠猜得到這壁畫上面的人就是這個世界裡的六仙。

「竹子仙人大人,那名暫時負責管理這裡的六仙已經回到自己的居所了,您打算怎麼做?」

既然夏悠竹已經決定讓施狼待在夏瓔宮,那麼熊貓也就不願再為此事多說幾句,雖然擔心是難免的,但牠卻早就已經從夏悠竹之前解決野民一族事件的時候,就已經大概知道了她的性格。

而且以牠的身分,也不能多說什麼,只能默默祈禱別發生牠所擔心的事情就好。況且,夏悠竹的眼前還有比施狼的存在更重要的問題必須先解決。

那就是要先得到其他六仙的認同──

在夏悠竹還沒做出打算之前,牠想要先聽聽她的想法。

「嗯,那個代理竹子仙人職位的六仙是吧?既然他已經回家了,那麼我就直接過去拜訪比較快,省得他跑過來把你大卸八塊。」

「不要說這麼可怕的事情啊竹子仙人大人!」

「我不過是實話實說罷了。」

「實話很可怕,不要說出來啊!」

「你的要求還真多。」夏悠竹扁了扁嘴,伸出手來摸著熊貓軟綿綿的頭頂說道:「你別擔心啦!要煮你這隻熊貓也是該由我先來,輪不到他的。」

「竹、竹子仙人大人……您是打算幫我還是害我啊……」

「你把我害得這麼慘,我應該幫你還是害你?」

「竹子仙人您好愛記仇!」

「我就愛記仇,怎樣?」

「您、您……」

熊貓一想到自己很可能會成為烤肉串上的主食,就把牠那軟綿綿的身體嚇得狂抖不停,臉色也越來越蒼白。

牠就怕夏悠竹這種愛欺負人的個性啊!

「好啦,既然已經決定好了。那麼你就先回家去吧,尋幽村還有野民一族的狀況才剛上路,你先去從旁輔助他們,別讓雷允再跑出來壞事。」

「可、可、可……」

「不用可是這麼多啦!我說過我自有分寸,再說,還有雙葉竹會引導我,所以你就別再擔心了。」

「……既然您都這麼說了。」熊貓雖然還是有些猶豫,但也不好一直反抗下去,於是牠搭著雲朵輕輕的飄到了門口,仍然有些擔憂的回過頭來,再看夏悠竹一眼,說道:「那麼,請您多多小心,竹子仙人大人。」

說完這句話之後,熊貓輕輕向夏悠竹行了個禮,之後便被腳下的白雲全身罩住,迅速從門口飛了出去。

總算送走愛碎碎念的熊貓後,夏悠竹才放鬆許多的坐在掛畫下方的長椅上面,而這時一直安靜低著頭,沒有開口說話的施狼才走了過來,站在她的面前,小心翼翼的看著她臉上的表情,像是有什麼話想說一樣,一直拉著自己的衣服。

看他這樣有話想說卻一直沒開口說出來的模樣,讓夏悠竹有些不耐煩,正想抬起頭來出聲訓話,但見到他那對垂下的狼耳以及看起來沒什麼精神,垂放在屁股上面的尾巴,不知怎地忽然沒了煩躁的感覺。

這個明明看起來年紀比她還要大上許多的大叔,卻像是小孩子一樣可愛,讓她也不忍心太過嚴苛的對待他。

「施狼,你老實跟我說,是不是尋幽村的人沒去找你?」

「不、不!不是的!是因為我想跟悠竹大人在一起,所以……」施狼一邊說,一邊抬起臉來,露出困擾的表情,很擔心夏悠竹會去怪罪於尋幽村的人,不忘替尋幽村說情,但他說的話早就在夏悠竹的預測範圍內了。

她知道尋幽村村長對待「竹子仙人」就如同於對待神明一樣尊崇,所以絕對不會不履行約定,只是施狼為什麼會這麼喜歡黏著她?

「施狼,你本來就是尋幽村的人,雖說曾經被趕出來過,但那裡畢竟還是你的故鄉,難道說你不想回去嗎?」

「我……是想回去的,但那是之前,現、現在的我比較想跟悠竹大人在一起。」

「唉,你老黏著我也沒辦法啊!我是仙人,雖然一開始我並不想承認這個事實,但現在我既然已經接受了『竹子仙人』這個名字,那麼我就得對它負責。」

「那麼我可以成為悠竹大人妳的守護獸,這樣就可以幫助妳了!」

「我已經有守護獸了。」

「守護獸可以有很多個的!」

「施狼,你不需要……」

「我需要!」突然之間,施狼忽然大聲的開口反駁夏悠竹的話,頓時讓她張大雙眼愣在那裡,完全忘記自己剛說到一半的話,傻愣的看著施狼握緊拳頭,認真的對她說話的樣子。

過了一會兒,她便只能無奈的搖頭嘆息。

施狼的個性太過孩子氣,讓她有點應付不來呢……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