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維特,不是要來找虹之花的嗎?快點找到它然後完成任務,回希瓦那去吧。」

「不急不急,虹之花才沒這麼容易到手呢。」艾維特這時當起了指導老師,像是個萬事通一樣的豎起食指,對著我說:「七年盛開一次的虹之花,這次將會在這個市集裡拍賣,現在距離拍賣開始還有一段時間,在這之前,我們就先在這裡逛逛吧。」

「所以你七早八早拉我來這裡的原因,是因為想逛這裡的商店嗎?」

「因為這裡有賣許許多多的魔法商品啊──」

一提到跟魔法有關的東西,艾維特馬上就不顧形象的發出開心的聲音,就像是個看到玩具的小孩,眼神裡閃閃發光,對於每間商店賣的東西都有著高度興趣,跟我說完之後就像是看到什麼東西一樣的,一溜煙的從我面前消失不見。

當我再次聽見他跟我說話的聲音時,他人已經在某間商店的櫥窗面前,把臉貼在玻璃上面,開心的盯著裡面的商品看,還不忘叫我過去。

「克莉絲多,妳快來看!這是從淨光森林的樟樹上取下來的『精靈之淚』,還有這個是天白山上居住的赤足鳥的羽毛──全都是很稀有的魔法材料耶!」

我輕嘆一口氣,慢慢朝他走過去,不忘調侃道:「你說的這些東西我可是聽都沒聽過啊,我又不懂魔法……」

「真的很讚對不對!」

艾維特完全沒聽我說話,一看見我走過來,馬上就開心的貼近我的臉,抓著我的肩膀問著,想跟我有共鳴。看著他如此興奮的模樣,我實在不好意思把剛才的話再重新說一次,於是我只能無奈的扶著額頭,應付的回答:「對,真的很讚。」

「對吧對吧!啊──好想全都帶回去喔!」

以往只見到艾維特那完全不可靠的一面的我,看著他現在這樣開心的模樣,讓我覺得自己似乎又見到了不一樣的艾維特。

忽然間,我從人群之中感覺到一股莫名的殺氣,雖然我馬上敏感的回過頭去,但那個殺氣卻已經消失在人群之中,彷彿瞬間消失一樣,讓我以為自己太過神經質了。

但那種感覺卻一直留在我的身上,揮之不去,讓我還是有些在意。

「克莉絲多?」

直到艾維特叫了我的名字,我才轉過身來看著他,但心思卻依舊停留在剛剛出現的那陣殺氣之中。

「怎麼了?妳看到熟人嗎?」

「……不,沒什麼。」我把放在刀柄上面的手挪開,指著他剛才看的那個櫥窗問道:「倒是你,那麼稀有的魔法材料,不買回去研究看看嗎?」

「這個嘛──我是很想這麼做,但是我沒那個財力啊。」

艾維特將兩手放在後腦勺上,露出了無奈的笑容,但是並沒有詳細解釋給我聽,只是快步的離開了這令他留念的地方。

我回頭看了一眼櫥窗裡的瓶子以及羽毛後,才跟上了他的腳步。

財力……嗎?

希瓦那學院的學生,基本上都是貴族子弟的人,照道理來講都是不用擔心金錢方面的問題才對,但從艾維特的口中聽起來,似乎不像是那回事。

難道說艾維特的家境並不好嗎?

這樣一想,我才發現到一件事情──

原來我完全不了解他。

我快步跟上他,走在他身旁,側頭看著他那像是永遠精神百倍的臉說道:「那麼『虹之花』沒問題嗎?」

「啊啊,那個沒問題,我早就已經存好那筆錢了。」

「那我沒多帶錢是正確的囉。」

「喂……妳這是什麼意思啊!說得好像我一定會跟你借錢似的。」

「如果是你的話,就算是把你打個半死,你也不會跟我借錢的吧。」

我這句話是用肯定句在說,因為依照艾維特跟我勢不兩立的交往情況看來,他是不可能開口跟我借錢的,而且,我也大概感覺得出,這次的任務根本就是艾維特自己想逛街,才會用這種藉口把我挖出來的。

這次會找我出來「執行任務」,完全是因為利奧跟麗蓓卡正在約會,不想當電燈泡的他,才會利用出任務的藉口來找我玩。

看來他的交友圈挺小的嘛!

想到這,我就忍不住笑了出來,艾維特勾起了眉毛,似乎不明白我在笑些什麼,看起來有點像是在生悶氣一樣,不過沒多久他就收起了那個表情,神色凝重的看著我。

我注意到了他的表情變得有些奇怪,便轉過頭去看著他,沒想到他卻收回了視線,跑到旁邊的商店前面去看魔法材料。

艾維特果然有些奇怪呢……

先不管艾維特到底心裡頭在打什麼主意,更令我在意的還是剛才那一閃而過的殺意。

停下腳步的我,站在離艾維特不遠的地方,眼神快速掃過身旁的人群,就在人們一個個從我面前走過,交叉的身影不斷變換的狀況下,我注意到一個批著灰色斗篷的身影,低著頭面對著我的方向。

當我注意到他的瞬間,剛才感覺到的那股殺氣瞬間迎面而來,像風一樣吹起了我的長髮。

而下一秒,那個披著斗篷的身影已經消失不見了。

不,不是消失不見──

「在那裡嗎?」

我馬上抬起了頭,看著那縮起雙腿,身體朝我直墜而下的黑影,馬上往旁邊退開了步伐,讓這個人落在我的面前。

黑影蹲低著身體,像個動物一樣趴在地上,卻能夠看見他的手上拿著一把短短的彎刀,毫不留情的朝我的小腿揮了過去。

早就看出他的目的的我,將太刀從身後拔出,垂直放在小腿旁邊,擋下了他的彎刀。

然而我們兩個的戰鬥,也著實引起了不小的騷動。

身旁的路人們趕緊退開來,給了我們兩個人足夠戰鬥的空間,而艾維特則是早就把注意力從魔法材料上收了回來,急忙推開人群站在我身後,緊張的對我大喊著:「克莉絲多!妳沒事吧?」

我聽見艾維特的聲音,馬上對他說:「退後一點!不要靠過來!」

在我分神之際,這個突然對我展開攻擊的人居然收回了彎刀,腿一掃將我扳倒,頓時讓我跌坐在地上,屁股疼的發麻。

「痛!糟糕了……」

戰鬥時最大的忌諱就是分神,而我剛剛不巧就是為了艾維特那傢伙分了神,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斗篷底下的身影已經來到了我的面前,並且朝我眼前揮出了彎刀。

現在就算是拿起太刀防禦,也已經太晚了!

我反射性的往後縮起了脖子,閃避彎刀的攻擊,但彎刀雖然沒有砍到我的身體,卻反而將我脖子上的圍巾給刺破,一瞬間,我的身體揚起了白霧,頓時掩蓋了所有人的視線。

被白霧嗆得不停咳嗽的我,完全看不清楚眼前的景像,因為慌了手腳而無法感覺到那個人的殺氣在哪裡,直到我發現有人從身後抱起了我,拔腿就跑。

「振作點!」

鼓勵我的聲音從我頭上傳來,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看見艾維特難得擺出了認真的表情,抱著我直奔前方。

不知道為什麼,我卻因為他這樣認真的表情,而看得出神……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