於是,她用右手將武士刀拔出,左手緊緊握著黑色刀鞘,壓低身體以飛快的速度朝被村民們團團圍起來的白色狼人跑過去。

就在她前腳剛停在狼人背後的瞬間,頭頂上那些村民們的弓箭便如同大雨般落下,見到夏悠竹出現的村民們想要出聲阻止,卻已經太遲了。

但夏悠竹卻不慌不忙的蹲低了身體,將武士刀橫放在雙眼前方,縱身一躍,朝滿天的弓箭跳了過去。

水晶竹子在太陽的照耀下,發出了刺眼的光芒,而後在鈴鐺的清脆聲之中,這些弓箭全都轉了個方向,分別朝無人的牆壁上面刺了過去。

鈴鐺聲停止之後,刺眼的光芒也跟著消失不見,當中人們再刺睜開雙眼的時候,見到的是如同刺蝟般的牆壁,以及背對著他們站在第二層岩石上面的夏悠竹。

夏悠竹輕輕嘆了一口氣,將武士刀收回刀鞘裡面後,轉過身來看著抬起頭望著她看的白色狼人,以及那些吃驚不已的村民們。

她至高而上的俯視著這些望著她的眼神,在一片寧靜當中開口說道:「全都給我住手!」

命令般的聲音讓所有人身體微微一震,沒人敢再動手,除了那隻還在發愣的狼人之外,全都整齊劃一的跪趴在地上,連頭都不敢抬起來。

而夏悠竹則是將視線落在雙眼露出了哀傷神情的狼人身上,微笑的歪著頭對他說:「你也一樣,施狼。」

狼人頓時瞪大雙眸,在聽見夏悠竹的話之後,慢慢的縮起了身上的毛髮,以及那如野獸般的外表,變回了那穿著破爛衣服的傻氣男人。

他畏畏縮縮的低著頭,不解的問:「……為什麼妳知道狼人就是我?」

「只是簡單的推論而已,再說,你身上穿的那件破爛衣服也很明顯的曝露了你的身分。」夏悠竹從上面跳了下來,落在施狼的面前,「這些村民會叫你怪物的原因,就是因為你是狼人對吧。」

施狼點了點頭。

「所以說他們才會如此怕你。」

這下子,她總算明白了尋幽村的村民是因為什麼而這麼怕施狼,但見她一喊他的名字,施狼就馬上冷靜下來的狀況看來,施狼即使有著能夠變成狼人的力量,卻不會因此失去自我,能夠好好控制自己的力量。

可是這些村民們還是不分青紅皂白的就對他展開攻擊。

夏悠竹將兩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皺著眉頭看向低頭不敢直視著她的施狼,問道:「那麼你來這裡做什麼?受傷的人應該好好待在家裡,不要到處亂跑。」

「那、那個,因為妳一直沒有回來,在加上……有人告訴我妳被村長囚禁的事情,所以我就忍不住跑、跑過來救妳了。」

「有人告訴你我被囚禁?誰說的。」夏悠竹用鼻子冷哼了一聲,視線迅速朝這些跪倒在地的村人們掃過去,在那些趴著不動的人之中,看見一個靠在牆壁的角落裡顫抖的女孩子。

她雙眉一壓,那個女孩子便驚恐的抖了一下肩膀,臉色鐵青的別開了眼神。

「哼嗯……」夏悠竹有些明白的勾起了嘴角,朝站在水池裡面的施狼伸出了手,說道:「過來吧,我們回去了。」

「咦?好、好的。」

施狼馬上伸出了手,放在夏悠竹的手掌心裡,乖巧聽話的離開了水池,站在她的身邊,低頭看著她嚴肅的表情。

順著她的眼神,施狼見到了躲在角落裡顫抖著的女孩子,於是他便輕輕的彎下腰來向她行禮。女孩雖然緊張的抓著牆角,看起來很害怕的樣子,但是卻已經不再顫抖,微微點頭示意。

施狼害羞的笑了笑,看起來好像很開心的樣子,而這些全都看進了夏悠竹的眼中。

她沒有多說什麼,而是快步的走向一名村民,黑著臉朝他問道:「喂!村長在哪裡?」

「啊,是!村、村長……」

「全村的人正在為了保護村子而戰鬥時,那個老頭到底躲去哪裡了!」

「村長他、他……」

「請別為難我的村民好嗎?女仙大人。」

熟悉的聲音讓夏悠竹馬上就認出了這個人的身分,跟著她走過來的施狼很快的緊靠在她身後,用他那龐大的身體縮在她的背後,緊張不已的抓著她的肩膀不放。

夏悠竹側頭看了一眼施狼臉上害怕的表情後,便抬起眼眸,看著那手持木棍、腰上圍著一條白色破布、瘦骨如柴的老人。

老人搖晃著脆弱的身體,將手裡的木棍當成拐杖,駝著背一步步走了過來,看起來弱不經風,好像很容易就會被風吹走,兩眼被白色的眉毛蓋住,根本就看不出來他到底是不是醒著的。

但這個聲音,的的確確就是當時在門外跟她說話的那個人。

「沒想到您居然是仙人,老夫有眼不識泰山,還請您多多見諒。」

「你把眉毛剃掉的話,視線應該就會清楚點了。」

「呵呵,您真愛說笑。」

「……我是認真的。」

「呵呵呵。」

老人的笑聲有些乾澀,皮笑肉不笑的感覺,或許是因為他的臉頰上根本沒多少肉的關係吧。但這樣的笑聲卻讓夏悠竹覺得有些刺耳,不悅的瞪了他一眼。

看來她剛才使用了這把武士刀之後,這些人全都把她當成了仙人,所以才會這麼聽話的停止攻擊,還把她當神一樣的膜拜。

就連原本對他說教的村長,此刻也變成低聲下氣的普通老人。

村長望向武士刀上掛著的水晶竹子,朝夏悠竹問道:「……那個,該不會是雙葉竹?」

夏悠竹垂下眼眸,看了一眼水晶竹子之後,便回答:「嗯。」

「啊……啊啊……原來是竹子仙人!我……我……」

不知道為什麼,村長忽然激動的說著,兩隻手往前伸過去想要跪下來,但是卻被旁邊的村民們拉住了身體,不讓他這麼做,而夏悠竹也在見到村長這突然的舉動跟反應之後,嚇了一跳。

她只是為了想讓自己跟施狼順利的離開這裡,才會承認自己是竹子仙人,卻沒想到村長居然會如此激動,甚至流下了淚水。

「太好了、太好了,您終於回來了!如此一來,桃源境就能恢復原來的樣子了,太好了……」

「你這話是什麼意思?恢復原來的樣子?」

「是啊!是啊!只要能有您的力量,這個竹之園也就能夠恢復和平了。」

「竹之園?」

夏悠竹越來越聽糊塗了,根本就沒聽懂村長所說的話到底是什麼意思。

但是她還來不及去問詳細,村子的大門就被人猛烈的推了開來,一群黑漆漆的黑影從門外衝了進來,手裡拿著斧頭還有大刀,開始在村子裡面肆虐。

村人們見到這些有著長長尾巴的黑色影子,顧不得夏悠竹在場,紛紛慌張的到處竄逃著。

「救命啊!救命!」

「那群盜匪又來了!大家快逃!」

「啊、啊!不要──」

村民們你一言、我一語,原本平靜的地方再次陷入混亂之中,而村長也在這場混亂裡被村民們拉走,離開前他還一直伸出手對著夏悠竹不斷喊叫著,請求她幫忙,但是夏悠竹卻對這個狀況完全沒個底啊!

這跟剛才施狼闖進來大鬧時,完全是兩個樣子啊!

「悠竹大人,快過來這裡。我們得趕快逃出去才行。」

面對這個混亂的情況,卻還是保持冷靜的施狼,很快的就拉著夏悠竹的身體往大門跑過去。

任由他拉著跑的夏悠竹,看著四處亂竄的黑色影子,與慌亂逃命的村民,似乎明白了村長口中所謂的「恢復和平」是什麼意思了。

但這個狀況,也不是她能夠獨自挽救的啊!

就在她與施狼兩個人跑到大門前的時候,一個黑影從門上落了下來,甩動手中的巨斧,從他們的面前揮了過去。很快就注意到的施狼將手護住夏悠竹的身體,往後退了一大步,但是巨斧卻還是砍傷了他的手臂,在他的手上留下一個深深的血痕。

夏悠竹這才回過神來,驚訝的張大雙眼看著施狼手臂上的傷痕,狠狠瞪了一眼那個將巨斧輕鬆扛在肩膀上,對他們露出笑容來的男人。

「本大爺不會讓任何人逃走的。」

「你這傢伙……」

她咬著牙,生氣的說著。

男人的穿著打扮跟尋幽村村民不一樣,穿著單薄的無袖背心,露出他那自傲的肌肉與胸膛,頭上綁著布巾,黑色的短髮以及深褐色的皮膚,右臉上面還有著一個刀疤,看起來就像是個不良份子。

但更令夏悠竹在意的,是他屁股上那長長的、毛茸茸的尾巴。

難道說除了狼人之外,這個世界還有其他「獸人」的存在嗎!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