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夏悠竹卻已經來到這群慌張的村民面前,將刀一揮向下,放在才剛回頭怒罵男孩的男人面前,用冰冷的目光瞪著他看。

男人與其他村民看見夏悠竹可怕的模樣,趕緊跪趴在地上求饒著:「對、對不起啊啊啊──請原諒我們!女俠!」

滿身是傷的施狼見到夏悠竹的動作,緊張的扶著身體爬起來,快步走向她身後,伸手抓住了她的肩膀。

「我、我沒事的,請不要傷害他們……」

聽見施狼替他們求情的聲音,夏悠竹便收起了可怕的表情,回頭看著施狼那緊張兮兮、滿是傷痕的臉,忍不住嘆了一口氣。

「他們把你打得這麼慘,你還替他們求饒?」

「那是因為我……我……」

不知道為什麼,施狼一直無法把話說清楚,但這些村民在聽到夏悠竹的問題後,便抬起頭來,七嘴八舌的解釋著。

「女俠!這傢伙不是人類,是怪物!」

「是啊是啊!我們以為他綁架了妳,所以才會過來救妳的。」

「女俠妳可千萬要相信我們說的話啊!」

夏悠竹完全不想理會這些村民們說的話,背對著他們,看向滿身是傷的施狼,拉長了袖口,輕輕擦拭著施狼臉上的傷口。

雖然只是短暫的相處,她卻很清楚這個人是個不喜歡紛爭的膽小傢伙,像這樣的人,怎麼可能會去傷害別人?反觀這些村民,不但打他打得很開心,還將他視為怪物。

這怎麼樣也無法讓夏悠竹服氣。

「你們這些人,不要沒有證據就隨便攻擊別人。」

「我我、我們有證據啊!」

「女俠您給我們機會證明啊!很快您就會相信我們了!」

村民你一言,我一語的,就怕夏悠竹不相信他們,盡全力想要讓她站在他們那一邊,但是夏悠竹非但沒有把他們的話聽進去,反而又回過頭來瞪著他們看。

這一瞪,馬上就讓村民們閉上嘴巴,滿頭是汗的抖著身體,像是被蛇盯上的老鼠一樣,完全動彈不得。

「你們打人的喊抓人是怎樣?施狼身上的傷你們要怎麼負責!」

「不用擔心,我……」

「給我閉嘴。」

夏悠竹回過頭來,命令著想要再次替村民們求情的施狼,之後又馬上把頭轉回去,看著這些低著頭不敢對上她雙眼的村民們說道:「村長在哪裡!我要跟他要求賠償!」

「咦──」

聽見夏悠竹的要求,村民們馬上倒吸一口氣,不敢置信的你看我、我看你。

夏悠竹霸道的態度讓他們根本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於是,他們只好交頭接耳的悄聲討論起來,最後由跪在夏悠竹正前方的村民代表回答:「村、村長在村裡……」

「帶我去見他。」

「咦?可、可是……他……」村民舉起顫抖的手,指著施狼,面有難色著說著。

夏悠竹看了一眼他臉上的表情後,便對施狼說道:「你先回房子裡去清理傷口,我跟他們回村莊裡去找那個村長理論一下。」

「不用了,不用……」

「什麼叫做不用!看你的樣子,這些傢伙應該已經不是第一次這樣對待你了吧!就算你人再好,也不必要好到可以免費當這些人的沙包!」

「真的不用了,反正我傷的不是很重,沒關係的。」

「這不是傷得重不重的關係!」夏悠竹實在忍不住內心的怒火,見到施狼越畏縮,她就越替他打抱不平。

她將武士刀插在地上,狠狠的朝施狼的腰上踢了過去,頓時痛得施狼縮起身體跪了下來。

當施狼抬起頭來的時候,他看見夏悠竹正用著悲傷的表情看著自己。

「不是你退讓,對對方就是好的,施狼。」

「……我……我知道……」

「所以不許軟弱、不許心軟,如果你這麼做的話,不就等同於是向他們承認了你從沒做過的事情嗎?」

施狼低下頭來,沒有回答夏悠竹的問題,但對她來說,施狼的反應就等於是默認了她的話。

見施狼不再反對,她便轉過身去對著村民們說:「帶我回你們的村莊去,我要見村長。」

村民們你看我,我看你,全都站了起來離開這裡,剛才負責代表所有人與夏悠竹交談的村民則是側身對著她說:「跟我來吧,由我負責帶妳去見村長。」

「嗯。」夏悠竹點了點頭之後,便伸手過去將插在地上的武士刀拔出來,忽然間,被她遺留在房子裡的黑色刀鞘就像是知道她打算離去似的,從破掉的窗戶飛了出來,直接套回雪白的刀身上面。

水晶竹子的鈴鐺聲消失了,而夏悠竹也被這彷彿活著一樣的刀鞘稍為嚇到,但她很快的不多做思考,握緊刀鞘,將武士刀拿在手上。

當她回頭看著施狼的時候,發現他正用著可憐兮兮的哀傷神情看著自己,有那麼一瞬間,她將施狼看成了小狗,忍不住朝他那悲傷的表情笑了笑。

「不用擔心,我很快就會回來的,在那之前你就待在房子裡等我,好嗎?」

施狼張開了嘴巴,像是要說什麼,但是他卻又選擇將話吞回腹中,安靜的轉過身去背對著她,狼狽的扶著自己的身軀,搖搖晃晃的朝房子的方向走回去。

此刻的施狼,有一種孤獨的淒涼感,讓夏悠竹始終無法挪開目光,一直到施狼的身影消失在門前,她才收回了視線,跟著眼前的村民一同往反方向走過去。

「帶路吧。」

「是。」

雖然內心還是有著些許的擔憂,但尋幽村民對待施狼的態度讓她不得不管,如果說尋幽村民是因為看見施狼把她帶進房子,而把他打成這個樣子的話,那麼她就不得不去親自解釋清楚。

縱使施狼身上的傷也讓她很擔心,可是從他還能自己行動的狀況來看,應該是沒什麼大礙。

況且,她已經準備好要去狠狠敲詐一番了!到時後一定要讓村長拿出全村最好的藥來治療施狼的傷!

內心默默做出決定的她,就這樣跟著眼前的村民,漸漸遠離了施狼的木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