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狼垂下頭,像是做錯事情被責備的小孩般,見到他的反應,夏悠竹反而覺得他有些可愛,跟小動物一樣,氣也不知不覺得消了下來。

不過施狼剛才解釋給她聽的,關於這個世界的仙人的事情,卻讓她的內心有些動搖,不管怎麼說,相似度也太高了。

看著已經整理好儀容,也換上比較沒那麼破舊衣服的施狼,夏悠竹深深嘆了一口氣,把長棍放在桌子上面,朝施狼伸出了手。

施狼看著我伸向他的手掌,先是困惑的歪著頭,之後就不知道為什麼的,把他的手抬起來,放在夏悠竹伸過去的手掌上面。

見到他的反應,夏悠竹的額頭上面擠出青筋,語氣不耐的說:「你是狗嗎?我又不是要你跟我握手。」

「啊!對、對不起!」

施狼馬上把手收回去,慌張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冷眼看著他慌張模樣的夏悠竹只好抓住了他剛才交給她的那隻手,讓他看著自己,不要那麼混亂。

果然,她的方法總算是讓施狼冷靜下來了,不過施狼卻雙眼泛淚看起來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看起來有些好笑。

夏悠竹無奈的垂下肩膀,對他說:「衣服啦,衣服──你不是說要給我換上新衣服嗎?這個打扮在個世界會被當成怪人的,對吧。」

「對,對!我馬上去準備!」

施狼立刻轉身去衣櫃裡面翻找著衣服,而夏悠竹則是回到了床鋪上面,伸手拿起盤子上面的糕點,丟進嘴裡咀嚼著,雙眼盯著慌慌張張找衣服給她穿的施狼。

無聊沒事做的她,視線隨便在屋內晃來晃去,忽然間,她注意到窗外出現了幾個人影,便好奇的皺起眉頭來,走向窗邊往外看過去。

一堆手裡拿著鋤頭、鐵叉,只在腰上綁塊布的男人們,小心翼翼的靠近了這間房子,好像這裡很危險似的。

這些可疑的人讓夏悠竹覺得事情有點不太對勁,正當她想回頭提醒施狼的時候,卻發現他已經來到自己的身後,把她整個人拉了過去,關起窗簾來。

「你、你做什麼──」

「噓!小聲點。」

忽然被施狼拉進懷裡抱著的夏悠竹,忍不住緊張的問著,但施狼卻把手指放在她的嘴唇上面,輕聲對她說著。

見到夏悠竹對他點點頭之後,施狼才把手指挪開來,趴在地上的兩人模樣看起來雖然有點好笑,但是對兩人來說,外面的狀況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她看著施狼站起來,走向門口的動作,馬上衝過去把他拉住,小聲的問道:「你幹嘛!外面那些人看起來很可怕耶,好像是暴怒的村民一樣。」

「他們的確是村民,是尋幽村的村民。」

「尋幽村……是這附近的村子?」

「嗯。」

「可是那些人為什麼全都凶神惡煞的拿著武器,朝這裡走過來?」

這次,施狼沒有回答夏悠竹的問題。

他把頭轉過來,用著非常悲傷的眼神看著她,頓時讓夏悠竹嚇了一跳,說不出話來,還來不及開口問他,施狼就已經推開了門跑了出去。

夏悠竹趕緊從地上爬起來,衝到門前去,但施狼卻把門關了起來,將她反鎖在房子裡面。緊張不已的她趕緊跑到窗邊,把窗簾拉開來,看見站在房子外面的施狼正在與那些村民對峙著。

他們看起來像是在說些什麼,但是夏悠竹卻完全聽不見他們的對話內容,那些人說著說著,忽然就拿起了鋤頭朝施狼敲打過去,還有人不停朝他扔石頭,但是施狼卻完全沒有反抗,站在那裡任由他們這樣對待自己,甚至連閃都沒閃開。

這些村民的行為,在施狼的身上留下了許多傷口,看著施狼嘴角被打得瘀青、傷口染紅了換好的乾淨衣服,夏悠竹怎麼樣也無法乖乖待在房子裡面了──

「那個笨蛋!」

她咬著下唇,大步走向放在桌子上面的黑色布套,將放在裡面的木刀掏出來,緊緊握著,而被她隨意扔在地上的黑色布套,與綁在上面的水晶竹子,卻瞬間散發出了光芒,瞬間化成一顆光球,鑽進了木刀體內。

這一瞬間,木刀身上彷彿被銀白色的玻璃包覆著,當這層玻璃破碎的同時,這把木刀變成了有著黑色刀柄與白色刀鞘的武士刀。

它的刀柄上繫著那只水晶竹子,刀柄下方留有一條長長的白色流蘇,漆黑的刀鞘上面刻著金色的竹子圖騰,原本包覆它的那層玻璃在碎裂後,就像是雪花一樣的落在地上,消失不見。

夏悠竹吃驚的看著自己手中的這把武士刀,不明白為什麼它會突然間變成這樣,她嚥下口水,緊張的把武士刀從刀鞘裡拔了出來,出現在她眼前的是一把像水晶一樣透明的刀身。

在她將刀拔出的同時,水晶竹子發出了鈴鐺的聲音,整把刀也像是在呼應那個鈴鐺聲一樣,散發出一種獨特的氣息,就彷彿是從冰天雪地之中解凍一樣,刀身四周散發出白色的霧氣。

「這是……怎麼一回事?」

夏悠竹征征地站在那裡,一直到聽見房子外面傳來了激烈的碰撞聲,她才趕緊回過神來,先不去管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把刀鞘朝地上一扔,反手握著武士刀,將兩手手臂交叉放在頭頂上,撞破窗戶跳了出去。

她的身體隨著玻璃碎片,落在沾滿血滴的草地上,低著頭的她慢慢從地上站了起

來,雙眼憤怒的直視著前方這些神色慌張的村民們,以及滿臉是傷,趴在她的面前動彈不得的施狼。

村民們見到夏悠竹那雙憤怒的目光,紛紛緊張的往後退,不再繼續對施狼扔石頭,也不再繼續拿鋤頭敲打他的身體,夏悠竹的出現,讓他們全都停止了攻擊,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不停往後退。

手裡拿著雪白色武士刀的夏悠竹,黑著臉一步步朝這些人走過去,右手青青一轉,武士刀便由反轉正,看得出她打算攻擊的念頭。

村民們你推我、我推你,全都把夏悠竹當成了可怕的閻羅王,嘴裡還不斷的指責著一名年輕的男孩子。

「喂!你不是說那個怪物把人類抓進房子裡嗎?這個人看起來根本就是那個怪物的同類吧!」

「就是說啊!而且還奇裝異服的,看起來就是個危險人物。」

「可、可是剛才她明明就看起來很委屈的樣子啊!」

「這樣哪叫做委屈!」

所有人一同指著已經把刀舉起來的夏悠竹,怒罵著那個男孩。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