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不是在作夢,要是作夢的話剛才她的屁股就不會這麼痛了,所以這個看似夢境的地方,是百分之一千的事實。

或許選擇逃避這個事實能夠讓自己安心點,但是如果不接受目前的狀況的話,那麼她就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了。

現在她唯一能夠想到的辦法,就是找到那隻熊貓然後把牠打個半死,好讓牠吐出讓她回家的辦法!

做出決定後的夏悠竹,握緊拳頭後回頭看著施狼,對他說:「施狼,我想要找一個傢伙,你能幫我嗎?」

「咦?可、可是……」

不知道為什麼,施狼面有難色的搥下頭來,像是在演獨角戲一樣的,一會兒又抬起頭來露出害羞的笑容,但很快的又面色沉重的低著頭,完全搞不懂他在做什麼。

於是夏悠竹便解釋道:「我是被一隻熊貓帶到這裡來的,如果想要讓牠送我回家的話,我就必須先找到牠才行。」

「熊貓?」

「嗯,小小的,可以抱在懷裡這種大小,會說人話,還自稱自己是仙人。」

「原來妳是在找那位仙人啊。」施狼突然張大雙眼,似乎是知道夏悠竹口中所指的熊貓是什麼人,敲了一下掌心說道:「那位是尋幽山的仙人,妳如果要找牠的話,只要上山頂就可以了。」

「真的嗎!尋幽山在哪裡?」

「從那邊過去大概只要三天的時間就會到了。」

「三、三天?這不是很遠嘛……」

一聽到要走上個三天,夏悠竹不免垂頭喪氣的說著。走上三天的路程可是會讓她的腿斷掉啊!況且到了之後還要爬山,這下子她別想著要早點回去了。

見到夏悠竹露出失望的表情,施狼便從地上站起來,指著自己說道:「那、那個,如果妳不介意的話,我可以送妳過去喔!」

「咦,你要送我過去?要怎麼送?」

「嘿嘿嘿,這件事情就包在我的身上吧。啊!對了──」

施狼很開心的笑彎著雙眼,急急忙忙的跑到旁邊的草地上,撿起一個黑色布套包著的長棍,拿過來交給了夏悠竹。

「這個是妳的吧。」

「啊!差點忘了……」

夏悠竹從施狼手中接過這個長棍,這才想起它的存在。剛才在一片慌亂下,她連自己的東西掉了都不知道,如果不是施狼拿給她的話,她搞不好就真的會忘得一乾二淨。

將長棍握緊後,她把她帶到這個奇怪地方來的另一個罪魁禍首──那只水晶竹子吊飾綁在黑色布套上面,站起身來輕拍著施狼寬大的背,笑望著他。

「謝啦,我差點忘了它呢。不過你怎麼知道這個東西是我的?」

「因為在妳掉下來之前,這個東西先砸到了我的頭,所以我才會注意到妳。」

「原來是這樣啊。」夏悠竹把它放在肩膀上面,輕輕敲了敲,面向著那間獨棟木屋說著:「那裡就是你家吧?」

「嗯!是的。」

「我們先回去,把你恢復成人類之後再出發吧。我可不想要被人誤會我養著什麼大猩猩之類的。」

不是說她注重外表,而是施狼的模樣,不管是誰看到都會嚇一跳,她可不希望在路上被目光注視著,再說,她也覺得施狼臉上的鬍子很礙眼。

施狼聽見她說的話之後,只是點點頭,乖巧的回答:「是!我知道了。啊……這樣的話,仙女姊姊妳也換件衣服吧,這個裝扮很引人注目……」

「就算再引人注目也沒你誇張。」夏悠竹嘆了口氣,很自然的回嘴著,不過施狼說得很對,她身上的衣服在這個世界的人眼中,應該是奇裝異服吧?

但是施狼為什麼還把「仙女姊姊」這四個字掛在嘴邊啊!

「施狼,叫我悠竹就好,不要再叫我仙女姊姊了。」

「可是妳穿著很奇怪的服裝從天而降,不是仙女的話是什麼?」施狼不太明白的歪著頭,看著夏悠竹問著,像是天真無邪的孩子。很快的他又露出笑容來,對她說:「而且,妳搞不好是上天賜給我的仙女啊!」

「誰是誰賜的啊!聽好了,我不是你們這個世界的人,我是被那隻熊貓帶過來……」

「妳認識尋幽山的仙人,那麼就一定是仙女了。」

「……你這是什麼帶入觀念啊!」夏悠竹實在搞不懂他腦袋裡面到底是放著什麼樣的思考模式,但她看著他的笑容,也只能縱容他的揮揮手說:「好啦好啦,我認了行吧?不過拜託你,至少叫我的名字,不要叫我仙女姊姊。」

「那,悠竹仙女姊姊?」

「不要加『仙女』!」

「悠竹姊姊?」

「我看起來有比你還老嗎?」

「這……這樣的話……悠……唔!」

「拜託你不要只是叫我的名字而已就咬到舌頭好嗎?」

「對、對不起……」

施狼可憐兮兮的彎著身體,低著頭跟夏悠竹道歉,似乎是覺得自己把她惹火了而感到難過。

看著這樣的一個大男人,夏悠竹根本不知道該說什麼才好。

她很清楚施狼不是壞人,但是這自卑的個性如果能有所改善的話,應該會更好吧!真不知道他為什麼會養成這種性格。

雖然外表是個成熟的男人,但他卻像是個膽小害怕的孩子一樣,讓夏悠竹無法不管他。於是她伸出手拉住了他的手腕,拉著他往小木屋的方向走過去。

施狼臉上露出了驚慌的表情,然而他卻在看見夏悠竹拉著自己的那隻手的時候,眼神裡流露一絲歡喜,就這樣任由她拉著自己。

心臟的聲音,大到讓他有些害怕會讓夏悠竹聽見,於是他便悄悄抬起眼眸,看著夏悠竹的背影,幸好的是,這個噗通噗通跳個不停的聲音,沒有讓她聽見。

要是真的被她聽見的話,她肯定又要唸自己了吧。

「啊,對了。」

不知道又想起什麼事情的夏悠竹,忽然抬起頭,轉過來朝施狼問道:「你家有沒有吃的東西啊?我今天是從家裡溜出來的,連午餐都還沒吃。」

施狼猛點著頭回答:「嗯嗯,有!妳、妳想吃什麼都可以喔。」

「那我就不客氣啦。」

夏悠竹開心的朝他露出笑容,被這抹笑容深深吸引住的施狼忍不住呆住了,腦中一片空白,只能放大著雙眸,一直看著夏悠竹。

雖然她已經把頭轉了回去,但那抹笑容卻一直停留在他的眼前,揮之不去。

心跳在那瞬間,似乎漏了一拍。

「啊嗯……悠……悠竹……」

「什麼事?」

聽見他總算能夠「正常」叫著自己的名字,夏悠竹總算鬆了一口氣,自然的回應著他的呼喚。

但是施狼卻什麼話都沒有說,用力抿起了雙唇,藏在鬍子底下的嘴角微微上揚,在沒有人見到的狀況下,露出了許久沒有出現的笑容。

沒聽見施狼回應的夏悠竹,沒有察覺到這件事情,把視線放在眼前的這扇木門前面,抬起了頭,抓著施狼的手也鬆了開來。

施狼往前走一步,把手掌放在木門上面,往裡面推了開來,並且轉頭對著夏悠竹吃驚的表情說道:「請進吧。」

「那我就不客氣了。」

夏悠竹走了進去,而施狼也跟隨在她之後進入了房子,並且關上了門。

兩人的身影消失在門前的瞬間,附近的草叢堆裡探出了一顆頭來,用著震驚不已的表情看著進入施狼屋子裡的夏悠竹,慌慌張張的飛奔而去。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