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噫啊啊啊啊──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啦──!」

隨著夏悠竹噴哭的兩條淚水,身體就這樣毫無安全感的墜落著,由於四周都是刺眼的白光,基本上來說,她根本連自己是朝哪裡墜落都不知道。

白光之中唯一清楚的,就只有她自己的身體,身旁所有的景像都像是被抽空般的,什麼都沒見到。

她將頭往上一抬,看見那隻熊貓剛剛拋起的水晶竹子,便伸長手過去想要抓住它。這個白光的出現,是因為這個水晶,如果她將它抓住的話,搞不好就有辦法可以離開這裡了!

夏悠竹單純這麼想著,努力伸長了手,好不容易總算將水晶竹子緊握在掌心裡。

就在水晶被她握住的瞬間,四周的景色從她背後向外擴散開來,她出現的地方不是原本所在的街道,而是蔚藍色的天空。

「媽、媽啊!」

她看見自己居然飄浮在空中,便緊張的縮起了身體,雖然她在的地方離地面不是很遠,但這種距離少說也有三、四層樓高,掉下去的話絕對會吐血的!絕對!

無法理解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的夏悠竹,想尋找熊貓的身影,但是不管怎麼找就是沒看見那個把她害得這麼慘的熊貓,於是她只能放棄找那隻熊貓求助,低下頭看著緊握在掌心中的水晶竹子。

水晶竹子不再散發出那種刺眼的光芒,而是被綁著一條銀色鍊子,下襬還有翠綠色的流蘇,看起來很像是裝飾用的吊飾。

不過,就在她發現水晶竹子不再發光後的下一秒,她整個人便急速向下墜落。

「噫啊啊啊──」

再次飆淚向下掉的夏悠竹,緊緊的閉著雙眼,不知道自己應該先顧屁股還是先顧頭,手忙腳亂的在空中揮舞著雙手。

她知道自己看起來很可笑,但現在她根本管不了這麼多!

誰來告訴她應該先保護哪個地方啊!

眼看著自己的身體離地面越來越近,夏悠竹也更加慌亂,最後她乾脆緊緊閉著雙眼,想辦法讓自己眼不見為淨,聽天由命。

就在她以為自己會重擊在地面上的時候,她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一個粗壯的手臂緊緊抱住,完全感覺不到疼痛,反而有著溫暖的體溫。

她慢慢的張開了眼睛,一見到的是長滿鬍子跟頂著凌亂頭髮,像是山頂洞人般的男人,在他濃密的毛髮底下,根本就看不出來他是用什麼表情在看著自己,能夠見到的,就只有他那藏在白色濃密毛髮底下的紅色瞳孔。

那雙眼睛緊緊的盯著她不放,而她也同樣瞪大雙眼看著他,老早就忘了自己應該尖叫。

直到他聽見這個山頂洞人用著好聽的聲音,開口對她說:「妳是……仙女嗎?」

「啊?」

這句話完全讓夏悠竹清醒過來,她垂下雙眼,瞪著這個人看,而這個山頂洞人居然因為她的視線而嚇了一大跳,順手把她放了開來,害她整個人跌坐在地上。

「痛、痛死人了……」

「啊!對、對不起,妳、妳沒事吧?有沒有哪裡受傷?」

山頂洞人緊張的跪在夏悠竹的身邊,見她痛得直喊疼的樣子,忍不住把手伸了過去,打算替她揉她跌得發麻的屁股,但是他才剛把手貼上那柔軟的屁股,就馬上被夏悠竹揮拳擊中下巴,整個人往後倒在草地上。

夏悠竹看著眼前這四腳朝天、左腳抽蓄的山頂洞人,輕輕嘆了一口氣。

「不要隨便吃我的豆腐。」

「是、是……對不起……」

聽見夏悠竹的聲音,山頂洞人很快的就從地上跳起來,跪坐在地上,像個乖孩子一樣的低著頭,聲音聽起來可憐兮兮的,讓夏悠竹實在無法再對他罵下去。

她還是第一次遇到這種單純又誠實的人,現在看來,反而她變成壞人了。

坐在草地上的夏悠竹看著眼前這個山頂洞人,這時才發現他身上穿著破舊的衣服,打扮得有點像是中國古代人的模樣,至於是哪個朝代的樣子,她就沒有多去思考了。簡單來說,就像那種從古裝劇上常出現的路人角色。

而在這個男人的身後,是一望無際的草地與樹林,看似很像郊區的地方,旁邊不遠的山丘上面,有著一間獨棟獨院的小木屋,像是廢棄沒人住的屋子,但卻能夠從外面晾著衣服,以及龐邊的菜園裡面種滿蔬菜的狀況來判斷,那間房子應該就是這個山頂洞人的家。

這裡,已經跟她所認識的地方完全不一樣了。

「那隻該死的熊貓……」

「咦?熊貓?」

夏悠竹脫口說出的話,讓男人驚訝的抖了一下身體,看起來很緊張。不過只是碎碎念而已的夏悠竹卻沒有太過在意,轉過頭來看著他,頓時又把他嚇得臉色發白。

見到男人像是被蛇威脅的松鼠一樣,不斷顫抖著身體的模樣,夏悠竹便拍拍衣服上沾上的塵土,對他說:「我不是壞人,不會吃掉你的,不需要這麼害怕。」

她一邊說著,一邊走到他的面前去,伸出手來想要拍拍他的肩膀,但是這個男人卻臉色陰沉的揮開了她的手。

她嚇了一跳,他更是吃驚,在意識到自己拒絕了夏悠竹的關心後,男人馬上就慌張起來,趕緊解釋:「我我、我不是有意的!只、只是怕妳會受傷,所以……請不要靠近我。」

夏悠竹的額頭上頓時爆出青筋,毫不客氣的一把抓住了他的衣領,黑著臉像是魔王再現一樣的,冷聲說:「蛤?你這傢伙剛剛都對我公主抱了,還說什麼不要靠近你的蠢話!」

「哇啊啊啊!仙、仙女姊姊息、息怒啊!」

「誰是仙女姊姊啊!」

「咦?妳、妳不是仙女嗎?」被夏悠竹嚇傻的男人,看著她生氣的臉龐,歪著頭反問:「可是妳不是從天而降的仙女嗎?」

「我什麼時候說我是仙女了!還有,我是掉下來的,不是用那種輕飄飄的方式降落!」

「原來如此啊……」聽明白之後,男人這才慢了好幾拍的問著:「那麼……妳……是誰?」

夏悠竹沉重的嘆了長長一口氣,對於眼前這個長得高大卻又像是孩子一般單純的男人,實在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

不但傻裡傻氣,又不聽她解釋,不過,他畢竟是救了自己的人,要不是他的話,她可能早就已經摔成肉醬了。

「我叫做夏悠竹。」她鬆開了抓住他衣領的手,在他面前蹲了下來,對他問道:「你呢?你叫什麼名字?」

男人聽見夏悠竹的問題,吃驚的瞪大了雙眼,但還是有些遲疑著的抿起雙唇,眼神不安的往旁邊看著,過了幾秒鐘之後才緩慢的用著微弱的聲音說:「……施、施狼……我叫做施狼。」

「施狼?」這個耳熟的名字令夏幽竹愣了一下,忍不住脫口說道:「跟鄭成功是死對頭的那個施琅嗎?」

沒聽懂夏悠竹在說些什麼的男人,只是傻傻的愣在那裡,眨眼看著她。見到這副呆傻的模樣,夏悠竹才趕緊搖搖頭,將這個問題隨便往旁邊一扔,改問著:「呃,我能問一下這裡是哪裡嗎?」

「這裡是尋幽山附近的村莊。」

不知道是不是漸漸開始信任夏悠竹的關係,還是因為她剛才突然冒出的發言讓他鬆下了戒心,男人不再那麼結巴、膽小的說著,而是能夠正常回答她的問題。

而聽見這個答案的夏悠竹,已經變了臉色。

「尋幽山?從沒聽過這座山的名字啊……」

「在桃源境裡,尋幽山算是很有名的地方喔。」

「桃園……唉!果然是這樣嗎。」

原本在來到這裡之後就遇上施狼這個山頂洞人後,從他身上的裝扮上她大概猜得出來,自己已經跑到了一個奇怪的地方來,而現在聽見這個聽都沒聽過的山名以及跟桃園有些類似的地名後,她更加確信了這一點。

就像是愛麗絲夢遊仙境裡的愛麗絲一樣,她也被某個會說人話的動物帶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裡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