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不行!我連這裡是哪裡都不知道,而且對這個陌生世界完全不了解,難道妳還打算把我綁在這裡,好讓藍若然別再到處亂跑?」

「差不多就是這樣。」

「什麼叫做『差不多就是這樣』啊!你別一句話帶過!我要回家。」

「妳說妳對這個世界不了解,那麼我告訴妳,這裡叫做艾里托利亞,如妳所見,跟妳所居住的地方是個完全不同的世界,這理是由魔法所建造而成的;另外,我說妳不能回家的意思,是因為妳已經成為翼者,也就代表妳是這個世界的居民之一。」

「這對翅膀才不是什麼身分證!我‧要‧回‧家!」

「如果妳這麼堅持的話,我只好讓妳受點傷,阻止妳了。」

「你……」

雖然語氣是溫和許多了沒錯,但是盔甲男的個性還是自我得不得了,而且不容許我反抗一樣,這種自我個性跟藍若然有得比!

他剛才說這裡是艾什麼的地方,然後又有魔法……不過見到這雙翅膀,還有用親吻來締結契約的方式,我並不難把這個世界跟魔法畫上等號,但魔法什麼的……根本就不是我的生活常識啊!這跟拿筷子吃飯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

「我不管!你不讓我回家的話我就自己回去給你看!」

天殺的,我才不要待在這個地方!

再這樣下去我會變得跟藍若然一樣呆呆傻傻的啦!

我氣憤的轉過身去,努力拍動背上的白色翅膀,想要像盔甲男一樣飛上天空,但是不論我怎麼努力拍動翅膀,身體就還是穩穩的站在地面上,完全沒有離開地面。

原本站在我身後看著我這麼努力的盔甲男,忽然快步靠近了我的身體,身出手來從背後抓住我的手腕,硬是把我整個人轉過去面對他。

一時間,我們兩個的距離變得好近,而剛才才要我離他遠一點的盔甲男,現在卻是完全不躲開我的把我整個人押入他的懷中。

「別這樣做,妳的翅膀會受不了的。」

紅起臉、心臟狂跳不停的我,聽見了他說的話之後,馬上不顧自己還沒平復下來的心情,抬起頭來瞪著他看。

「我才不管,我要回家!我才不要因為藍若然那傢伙而被困在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

盔甲男無奈的聽著我的要求,探了一口氣,對我說道:「妳就當作是嫁到了國外去吧,不然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幫妳才好。」

「你如果真想幫我,就讓我回家啊!」

「我說過妳已經是這個世界的人了,那個世界已經不適合妳生存,要是妳回去的話,妳的能力會讓妳被那個世界的人視為可怕的存在。」

「別說得一副好像你經歷過似的。」

我完全不聽勸,在他懷裡掙扎著想要逃走,但是盔甲男的力氣比我大很多,讓我根本連挪動身體的機會都沒有。

下意識的我不斷拍著翅膀,但這動作卻反而讓盔甲男的表情越來越凝重。

「都叫妳不要隨便拍動翅膀了,這樣會受傷!」

盔甲男對我低吼一聲,頓時把我嚇得當場愣在原地,睜大雙眼盯著他看,放棄了掙扎、翅膀也停止拍打的動作,整個人就像是石化了一樣。

之後,理智回到我的腦袋裡面,這時我才發現自己剛才的反應有多麼可笑。

見我垂下眼眸,不再掙扎,盔甲男這才放開了我,讓我一個人站著,但是抓著我手腕的手卻沒有放開,可能是擔心我會逃走吧。

但我搖了搖頭,對他說道:「你比我更了解『翼者』是什麼,也比我更了解這個世界,所以我不會再強硬著說要離開了。但是,我還是要回家。」

我抬起頭,用十分認真的表情看著他,「這個世界不是我的歸宿,最後我還是要回到我所熟悉的世界,你阻止不了我。」

「如果你離開了,藍若然也會跟著妳而去,我不能讓這種事情發生。」

「藍若然在這個世界被追殺吧?這樣的話,離開這個世界不是比較好嗎?為什麼你卻硬要他回來這裡。」

「這不是我的意願,而是國王的命令。」盔甲男鬆開了抓住我的手,說出了令我震驚的事實:「因為藍若然……那個跟你訂下契約的人,是這個世界的王子。」

王……王什麼?

王子?

那個該死的天真癡呆藍若然,居然是這個世界的王子殿下!

拜託不要這樣,拜託老天爺不要跟我開這麼大的玩笑啊!

我不想成為童話故事裡的公主啊──

「他會離開這個世界,是因為他是王位繼承人,而其他意圖謀竄王位的人想要殺了他以取得王位,所以他才會暫居在妳的世界裡生活。而現在,那些窺視王位的人都已經被剷除了,照道理他也應該回來繼承王位。」

「所以你才會千方百計的想要讓藍若然回來這裡。」

「對。」

「那等他繼承了王位,成為國王之後,我是不是就變成了皇后?」

「按理來說是這樣沒錯,因為妳是他的契約者。」

十七歲就成為了皇后……不對,應該說十七歲就嫁為人妻,這樣是不是進展太快了一點,我根本連藍若然的基本資料都不清楚啊!更別說我才認識他沒幾個小時而已。

就算之前再怎麼被氣氛擾亂腦袋、再怎麼因為那傢伙的溫柔跟傻氣,讓我不忍心太過苛責他,但綜合說起來,我根本就沒有喜歡上藍若然啊不是嗎!

就算親過了又怎樣!就算被他綁上了一對白色翅膀又怎樣!

我不要還沒畢業就成為人妻啊啊啊啊──

我沉默的垂下肩膀,低著頭,一點反應也沒有,不過盔甲男卻一點也不在意,似乎認為自己已經把能說的事情全都告訴了我,接下來就跟他無關一樣。

直到我抬起了手,沉重的搭在他的肩膀上面,他才把頭轉過來看著我。

「做什麼?」

「……你是翼者沒錯吧。」

「只有翼者才有翅膀。」

「那麼你能夠教我使用翼者翅膀的方法吧?」

「……妳想做什麼?」

盔甲男查覺到我的想法,緊緊皺起了眉頭,看起來有點不太願意的樣子,但我卻又抬起另一隻手,搭在他的另一個肩膀上面,認真的看著他不耐煩的表情。

「我要學會使用翅膀,還有,我要讓藍若然那個傢伙對我徹底死心!」

「妳想要解除契約?不可能的,除了訂下契約的人主動解除之外,沒有其他方法。」

「我就不相信就只有這個方法可用,這個翅膀給我的壓力可是很大啊!在各種方面來說,都不是我所願意的。」

「可是翼者的力量是很珍貴的,妳應該珍惜。」

「我所珍惜的是我自己本來就有的生活,我可不願意踏上別人替我決定好的路。」


待續~


※因作者趕稿中,故作者的話暫停!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