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臉色鐵青的把頭轉回來,狠狠的瞪著對我露出善意笑容的藍若然。

剛才那些甜蜜的氣氛、粉紅色的團光什麼的,全都已經消失不見了。之前發生的事情我都還能夠接受,畢竟事實都擺在眼前,就算我想要反駁也沒辦法,可是這回可不一樣,我的背上毫無任何預警的出現了翅膀啊!

而且只要我想,它就跟著我的思考拍動了啊啊啊!

「天殺的!藍若然你最好馬上給我解釋清楚!」

「妳是我的天使。」

藍若然連想也沒想的馬上回答了我,火氣衝上來的我緊抓起他的衣領,這時候,女生該有的矜持啊、溫柔啊、形象之類的東西,我早就不管了!

我的背上可是有著活生生會動的翅膀啊!

「藍──若──然!」

「哇啊啊!妳、妳先別生氣啦,我我我、我會好好解釋的,真的!」

「記得要用我聽得懂的語言來解釋,懂了沒?」

「我、我懂,我懂……」

直到藍若然拼命點頭點到快扭到脖子,我才鬆開了手,還他自由。

我把兩隻手搭在胸前,兇神惡煞的散發出殺氣,冷冷看著他,等他好好解釋一下這個狀況。

藍若然摸了摸脖子,鬆一口氣後才開口說道:「妳剛才應該也有聽到我跟那個男人提到的『印記』吧?」

「聽你這麼說之後我倒是想起來了……」

在我主動去親吻藍若然的時候,我跟他的身體曾發光過,在那時我似乎有瞄到我的大腿上面有了一個像是翅膀一樣的圖樣,如果不是他提醒,我早就忘記這回事了。

難道說那就是藍若然所說的「印記」?

看見我的眼神沒那麼具有威脅性之後,藍若然這才重拾笑容的繼續對我說:「那個印記代表著妳就是我的新娘的證明,只要有那個印記在,我們兩個就是夫妻喔。」

「好好好,這個設定我剛才就聽過了。不過這樣還是不能解釋為什麼我的背上會有翅膀。」

「我的世界裡,只有特殊血脈的人才能夠在自己的新娘身上烙印,在還沒有烙印之前,像我這樣的人都會被家族的人追殺,就像妳剛剛見到的那個男人,就是被派來追殺我的殺手。」

「嗯──好,到這邊我還能夠理解,然後呢?」

「被特殊血脈的人留下印記的另一半,將會得到一個象徵性的翅膀,在我的世界裡,我們稱之為『翼者』,不過翅膀的等級跟種類有區別,大小也不一定,像妳這樣又大又雪白的翅膀,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簡單的說,我就是中了樂透還嫁進豪門是吧?

很好,這下子這個翅膀是確定肯定以及一定會賴在我的背上不走了!

我把手掌伸向前,另一手扶著額頭往旁邊低下去,面對這樣的設定以及迷茫的未來感到憂心,重點是,我不能背著這個顯眼的翅膀去上學吧?

晚上回家拿來當手電筒用是不錯,一個人走夜路也不怕被車撞,但問題是別人一看到我背上的翅膀,不出三秒馬上就會上新聞。

「好,我接受你說的這些事實。那麼現在該我提問了。」

「如果妳是要問怎麼把翅膀藏起來的話,我不知道喔。這超出我的知識範圍外了,除非是跟妳一樣擁有翅膀的翼者,不然是找不到答案的。」

「難道說不能讓你把印記收回去嗎?這樣翅膀也會跟著消失吧。」

「我沒有消除印記的能力。」

「那應該還有其他的方法吧?不然你的世界裡,那些翼者都是背著翅膀走在大街上的嗎?」

「嗯……這倒沒有。」

「你看吧。」

「因為翼者是很珍貴的,所以都有專屬的車子接送,不會隨便在別人面前露面的。」

好,很好。

我無言了,我投降了。

藍若然的世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啦!

「不過──」

看著我捏緊拳頭,準備往他身上砸的時候,他又故意拉長了音調,像是刻意勾起我的興趣一樣,好讓我別發火打他。

我垂下眼眸,看著藍若然,用著毫無溫度的語調對他說:「……你千萬別跟我說,要帶我去找其他翼者。」

一見到藍若然露出閃閃發光的眼神,我就大概猜到他在想些什麼了。

先不論我家被破壞的玻璃窗還有滿地的玻璃碎片,加上藍若然背上還有著傷口沒處理,重點是,我明天還要上學啊!

被上長翅膀這種請假藉口,是不會被老師認同的吧!

「妳果然很聰明。」

「不行!不可以!我絕對不──」

「那麼就算妳背上的翅膀永遠都不會消失也沒關係?」

我的嘴型停留在「不」字上面,僵住了身體。

沒錯,背上這個翅膀的問題比我剛才顧慮的那些問題,要嚴重多了!

這是我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認同了藍若然的話,我現在的確需要找到讓翅膀消失的辦法。

或許我現在的決定會讓我後悔,但我也只能這麼做了。

「我明白了,我跟你去找你認識的翼者,不過找到讓我翅膀消失的方法之後,你必須保證不要再纏著我不放,讓我回到我普通的生活。」

「當然沒問題。」

「還有,不要一直把我當你老婆了,懂了嗎?」

「這……這個有點困難耶。」

「哪裡難了!」

「因為我喜歡上妳了。」

剛才是僵化,現在則是石化。

沒錯,我石化了。

之前他對我告白我都能當作耳邊風沒關係,無視也沒關係,但是現在藍若然卻用著非常認真的表情看著我,還牽起了我的手,像是在對我許下承諾一樣。

這根本就不是告白,而是求婚啊!這個笨蛋!

他直率的態度讓我無法無視,就算是再過鐵石心腸的人,也不可能對這樣的求婚無動於衷。我的臉頰因為他的告白而微微紅起,但也讓我想起了自己的過去。

已經有多久了呢?我有多久沒有遇上這樣直率又毫不掩飾的人了?

我把手從藍若然的掌心裡面抽了回來,沉默的垂下了眼眸。

「我……我們先把你背上的傷處理好了,再出發吧?」

「好,都聽妳的。」

藍若然並不介意我冷漠的反應,依舊用他那帥氣的臉龐對著我笑,他的溫柔讓我的內心有些糾結不安,不是我不領情,只是──我真的不習慣有人用這麼溫柔的態度對待我。

這不是因為他的關係,而是我自己的問題……



待續~


作者的話:

最近一直下雨,感覺坑草快要變成發霉草了...

這禮拜是CWT32場喔!第一天坑草會過去顧攤,歡迎大家來找我玩喔XDDD!攤位在A32,坐在那裏發呆的人就是我了~如果不在的話就是去上廁所,或者跑去伸展筋骨了,沒意外的話都會待在攤位上啦~只希望這禮拜六、日不要下雨了,本子會濕掉啦QAQ!

順便預告一下,這場CWT32,坑草我有出兩本個人誌喔!分別是仙狐之《我的癡情狐狸》、仙狐之《我的傾城狐狸》!販售攤位在A25「PINSIN」上,有興趣的讀者請到攤位上詢問喔XDD!

 

草子信2012.12.12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