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知道了。」盧法耶依照著我的指示,拍拍翅膀降落在我指定的地方,然後把我放了下來。

當我雙腳踏上花園翠綠的草皮之後,蕾佳娜也立刻降落在我面前,雙手插在小腰上,氣憤的瞪著我。而載著她飛來飛去的小鳥,則是精疲力竭的掉在草地上,拼命喘氣著。

「要投降了嗎?」蕾佳娜看著我問道,雖然她的身旁完全沒有任何人,手上也沒有武器可以使用,但是她卻一付「我占上風」的模樣,讓我有點警戒。

雖然是個乳臭未甘的小鬼頭,但還是要防不勝防。因為這可是遊戲世界,現實生活的觀念在這裡完全無用武之地啊!要是她等等從背後拿出什麼東西來,都不稀奇。

「我不想投降,而且我也不想把盧法耶交給妳。」我很認真的回答她的問題。

「妳到底是誰?為什麼會認識盧法耶!」

「克莉絲多。」我可不想把光頭校長那種亂掰出來的犯罪理由告訴蕾佳娜,恐怕她聽見之後應該會笑個半死吧!而且,我也沒必要和這個女孩交好,所以我只將自己的名字丟出去。

至於我跟盧法耶的認識經過,當然也是不能說的秘密。

但是蕾佳娜完全不把我的話當成回答,狠狠的瞪了我一眼。

「蕾佳娜才不想知道妳的名字,蕾佳娜只想知道為什麼盧法耶會黏著妳!」說完,她哼了一聲,將雙手手指伸出來,放在臉頰上面,用十分可愛的表情對我說:「告訴妳,蕾佳娜可是個很強很強的馴獸師喔!而且蕾佳娜曾經殺過好幾十個人,讓大家見到蕾佳娜都會尖叫出來。」

我相信不管是誰都會尖叫的……話說回來,為什麼她可以用這麼可愛的表情把自己曾犯過的罪行給說出來?感覺上她好像認為這件事情是值得炫耀的好事,是可以拿來證明自己身分地位的……強力武器。

不過這裡是監獄,老實說,這種說法的確是可以讓「同行」感到害怕,進而對她產生敬畏感,可惜我跟她是不同世界的兩個人,這種自我介紹只會讓我全身起雞皮疙瘩而已。

我將眼神向旁邊移過去,看著盧法耶的表情,發現他已經捧著慘白的臉,不斷顫抖著身體。

「克克克克……克莉絲多小、小姐……妳、妳真的要跟她戰鬥、戰鬥嗎?」

盧法耶帶著顫抖的語氣問著我,再加上他的結巴,讓我都快要聽不懂他在說些什麼了。

我很清楚盧法耶的顧慮,不過我真的不太清楚為什麼盧法耶要這麼害怕這個女孩,她看起來一點殺傷力也沒有啊!就算她說自己是馴獸師,但這裡也沒有「野獸」可以讓她馴服,所以在我眼裡,她的威脅度根本就是零。

「你為什麼要怕她?」我問道,而盧法耶則是抖得更厲害了。

「因、因為……」盧法耶吞吞口水,繼續說道:「因為她可是這個世界的『女王殿下』啊……」

女什麼?

女王殿下?

我掏掏耳朵,想確定自己沒聽錯的說:「你剛剛說什麼?我沒聽清楚,再說一次。」

「那、那個叫做蕾佳、佳娜的女孩子是……是這個世界的女、女王殿下……」

很好,這次我聽得一清二楚了。她是女王殿下,所以也就是說……她是這個世界的「王」嗎?

這下子我真的糗了,才剛來這裡沒多久就跟女王殿下成為敵人,真的是不要命了我。我的運氣也太背了吧……早知道剛才就不應該顧及什麼仁義,閃人就對了。

我用力緊握住太刀的刀柄,收起滿是後悔的心情,看著蕾佳娜,「跟妳比起來,我的確比較遜……很榮幸的告訴妳,我沒殺過人。」

「咦!沒殺過人?」蕾佳娜聽見我說的話,立刻驚訝的圈起了嘴,將雙手放在臉頰上,一掃生氣的憤怒表情,不敢相信的指著我說道:「蕾佳娜好驚訝--」

這表情真的欠揍到我很想衝過去K她一頓!但是我忍住了,對……忍住了。在還不清楚對方實力以及底細的狀況之下,是不能夠隨便行動的。我冷靜的聰明腦袋這樣提醒著我。

當我好不容易平復心情,重新抬起頭來看著蕾佳娜的時候,卻赫然發現她的可愛臉蛋已經換上了陰險的笑容,彷彿是在鄙視我一樣。

「那蕾佳娜也不用手下留情了。」

聽見她說的話,我只能傻愣的「咦」了一聲。然而在她說完話的瞬間,地面便開始強烈震動著。我跟盧法耶被晃得都快站不穩腳步,直到最後,蕾佳娜的背後突然衝出一片黑影,行動敏捷的高高跳了起來,用力的踏著四條粗壯的腿,降落在我已經呆掉的表情面前。

那隻穿著蕾絲裝的大象,高高的舉起了牠的鼻子,對準天空大大吸了一口氣,而後,彷彿是在威嚇我似的,吹著鼻子發出叫聲。

「叭--」

我被這聲音震得耳鳴,只能趕快捂住耳朵,別讓牠把我耳朵震下來。但是只注意到聲音的我,完全沒有發現那條象腿正對我踩下來--

「克莉絲多小姐,小心!」

盧法耶反應極快的撲向我,把我從象腿底下拉走,當我看見象腿迅速從我身旁擦過去的時候,我整個人瞬間清醒過來,向後退了好幾步。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啊?這隻大象是怎麼爬上來的?

可別跟我說這個遊戲裡面,連大像都會攀岩術!

 

第三集試閱結束~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