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第三章

 

伏世東與紅塵一同來到了文官的宅邸,文官十分熱心的將自己的一間偏房借給了兩人,不但給予兩人單獨的休憩空間,同時也明顯的表現出不想打擾兩人的意圖。

看來,紅塵那句令人震驚的話,果然讓文官相信了。

紅塵抖著耳朵,身後掃著那條軟綿綿的粗大尾巴,繞過了身體,輕輕艘弄著自己的長髮。他一隻手倚靠在窗戶邊,枕著下巴抬起頭看著黑夜中的月亮,半垂著雙眼凝視著天空,看起來很專注的樣子,但是當房門口傳來了開門的聲音之後,紅塵的耳朵立刻抖了兩下,注視月亮的眼神也頓時收了回來,轉而落在推門走進來的人身上。

伏世東手裡端著一盤飯菜,小聲的走進房間內,原本不想打擾紅塵的,但是當他看見紅塵正在盯著自己看的時候,伏世東便露出笑容問道:「餓了嗎?我給你帶點飯菜回來了。」

紅塵抖了抖鼻子,之後便把頭轉回去面向夜空,冷聲道:「我不餓,晚點你留著當宵夜吧。」

聽見紅塵這麼說,伏世東忍不住擔心起來。來到文官的宅邸後,文官便邀請兩人一起用晚膳,但是紅塵卻大剌剌的甩頭就走,只說了句「不想吃」而已,讓伏世東只好自己一個人與文官一起用膳,而他手中的這幾盤菜,也是文官說要給他帶來給紅塵吃的,沒想到紅塵只是用鼻子嗅了嗅,連嚐也沒嚐,就說不吃。

擔心著紅塵是不是因為過度疲勞而沒有胃口,伏世東便將飯菜擱置在桌上,快步的走到紅塵身旁,伸手撫摸著他的額頭。

「你什麼都沒吃,是不是病了?」

「病個頭。」紅塵將伏世東的手從自己的額頭上抓下來,不悅的皺眉道:「不用這麼擔心,我餓不死的。你只要想著自己肚子飽不飽就好了。」

「可是你什麼都沒吃……」

「我跟你們人類不一樣,不用天天吃東西的,別把我當成普通的人類看待,我只有在想吃的時候才會吃。」

「是、是這樣啊。」

「就是這樣。」紅塵將伏世東的手鬆開,側頭躺在手腕上,斜眼看著伏世東說道:「那麼,那個文官跟你說了些什麼嗎?」

「哎?」

紅塵這麼一說,頓時讓伏世東驚訝的退後一步,不停眨著眼睛看著他。

「你身上的味道除了那個文官之外,還有胭脂味。」

「……你聞得出來?」

「我很討厭這種刺鼻的味道,所以記得特別清楚。說吧,那個文官是不是為了對你示好,除了正餐之外還加了些甜點?」

這句話,就彷彿是在暗示那名文官似乎對伏世東隱藏著不一樣的陰謀,而伏世東在聽見紅塵這番話之後,便將臉撇向一旁,用手指摳了摳臉頰,苦笑道:「這個嘛,的確是找了幾個陪酒女子……不過這都是很單純的應酬,所以我沒多想。」

「是這樣嗎?」

紅塵垂下雙眸,慢慢將視線從伏世東的臉上移轉到他的胯間,而後伸出腳來,用力的嘲他跨間踹了下去,頓時讓伏世東痛不欲生的縮起大腿,臉上佈滿汗水與淚水的縮起身體,趴在旁邊的牆壁上面扭動。

看起來,真的很痛。

不過紅塵卻一點也不覺得自己有錯般的收回腿,再度把視線轉移到窗外的月亮上面,說道:「嗯,看來你思想挺純正的嘛,即使有美女陪酒,但卻『一點動靜也沒有』。」

「你……你也別用這種方式來證明啊……」伏世東的聲音有些顫抖,可能是疼痛感還沒退去,所以讓他只能用著結巴的口吻說著。

紅塵側眼看著縮起身體對他說話的伏世東,輕輕勾起嘴角,露出一抹笑容來。

夜晚的微風吹過了紅塵的長髮,輕輕將它撩起,隨意的飛散在紅塵的肩上,雪白的內襯微微敞開,肩上的披衣則是垂落在紅塵的肩膀上面,而不喜歡束縛的紅塵早已經將束衣鬆開,讓衣物寬大的儒棉被般披蓋在身上,那條剛才踢了伏世東一腳的長腿,毫無遮掩的露出雪白的肌膚。

身上的衣服如此鬆散,但紅塵卻一點也不介意的將那隻伸出去的腿收回來,彎曲踩在窗戶邊,側躺在窗檯的他將背貼在窗戶旁,粗大的尾巴從他的身旁甩過,慢慢伸向伏世東,並且輕輕的撫摸著他的臉頰,用著輕鬆的語氣對他說道:「男人的下半身可是最誠實的,難道你不知道嗎?」

趴在窗戶旁牆上的伏世東轉過頭來,感受著紅塵柔軟尾巴的觸摸,收起了苦笑,轉而伸出手來輕撫著他的尾巴,之後輕輕移到嘴邊,落下一吻。

看著伏世東溫柔對待自己尾巴的動作,紅塵慢慢收起了笑容。他將手舉起來,掃過頭頂上的兩個耳朵,將狐狸耳朵抹去之後,將尾巴從伏世東的手中收回,從窗檯邊站了起來,跨步走過伏世東身旁,來到了床邊。

伏世東眨眼看著紅塵的背影,還以為他因為旅途奔波而想早點休息,但卻沒想到,紅塵卻背對著他說道:「過來。」

「哎?過、過去哪?」伏世東一時楞了一下,緊張的瑟縮了一下身體。

他不明白紅塵為什麼突然間叫他過去,更不明白此刻叫他過去的用意是什麼,望著紅塵的背影,伏世東的腦海裡十分混亂,混亂到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麼了。

紅塵慢慢側過頭來,只露出一隻眼睛盯著他看了一眼,隨後便再度命令道:「我叫你過來就過來。」

「你……難不成要跟我一起睡?」

「不,我是要跟你做愛。」


待續~

,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