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那是在知道我是男人之前吧?」

「不,就算是現在也……」

「我話可說在前頭,我對你一點『性』趣也沒有。」

「但、但是只是讓我喜歡你沒關係吧?」

紅塵測眼看著坐在自己身後的伏世東,望著他著急卻又認真對他說話的表情,紅塵的心漸漸軟了下來。或許是因為自己的兄弟都有了屬於自己的歸屬,所以對於伏世東的感情,讓他有點好奇又心動吧!

他也想知道,那種被愛與愛人的感覺是什麼,會讓另外兩個弟弟如此著迷。

「我明白了。」紅塵嘆了一口氣,像是投降般的說道:「姑且先這樣吧,之後的問題等之後再說,反正我也沒有干涉你的資格。」

見紅塵並沒有擺出厭惡的姿態,也沒有拒絕的意思,不禁讓伏世東的心中燃起一小撮希望的火苗。他開心的露出笑容,笑彎著雙眼,像是孩子一樣的猛點頭。

「嗯嗯嗯,我知道了。」

說完,伏世東就輕輕將脖子伸到紅塵的臉頰旁邊,輕輕在他的臉上落下一吻。

紅塵沒有閃躲開來,也沒有回給伏世東一個巴掌,只是沉默的垂下雙眼,悄悄將自己的臉從伏世東的唇邊移開,背對著他說道:「快走,再不走就要天黑了。」

「是--」

伏世東對紅塵的反應開心極了,聲音因此也變得愉悅許多,他輕甩馬繩,催促馬匹快速朝著長路的盡頭飛奔而去。

 

○●○   ○●○   ○●○

 

當來到紅南國附近的時候,天色已經漸漸昏暗了,城門口的士兵也正打算將城門關起來,不讓人進入,而在遠方就看見士兵行動的紅塵,不禁有些緊張的伸手拍了拍伏世東的胸口說道:「糟糕,城門要關了!」

「嗚哇--這樣會趕不上的啦!」

伏世東在腦袋裡計算了一下距離之後,忍不住慘叫一聲。就算是現在開始策馬飛奔,也無法趕上城門關起的時間,於是,伏世東只好抱著要在野外過夜的心情,無可奈何的說著。

但是紅塵卻是一點也不這麼想。

他不顧還在奔跑的馬兒,從馬背上站起來,一手將伏世東腰間的令牌拿走,轉身化成一隻紅色狐狸,用著比馬快上兩倍的速度,叼著令牌奔向城門。

「紅、紅塵?」

沒想到紅塵居然會這樣做的伏世東,不禁傻了雙眼,眨眼看著紅塵的狐狸身影落在遠方的城門附近,之後幻化回人類模樣,並且將手中的令牌交給了正要關閉城門的士兵。

兩名城門士兵低頭看了一下令牌之後,就抬起頭來與紅塵交談,沒花多久的時間,士兵就停止關城門的動作,而紅塵也轉身望著伏世東所在的方向,對他揮了揮手。

見到紅塵用唇語對他說話的表情,伏世東忍不住笑了。

「哈哈……看來他很討厭住在野外啊。」

遲來的伏世東將馬匹停在紅塵面前,跨步從馬匹背上下來,臉上帶著苦澀的微笑,彷彿是拿他沒辦法一樣的看著紅塵。

紅塵給了他一個白眼之後,將手中的令牌扔回給他。

伏世東接住紅塵扔回來的令牌,對著他說道:「你的動作還真快。」

「我的速度可比這慢吞吞的笨馬快多了。」紅塵驕傲的說著,但是卻惹來馬匹的不爽快,讓牠甩了甩頭,吹著嘴巴發出「噗嚕」的聲音,表示抗議。

紅塵回頭看了一眼馬,勾起嘴角說道:「你這傢伙別對我抗議啊,我可是比你的曾曾曾祖父活得還要久呢。」

「噗、噗--」

「幹麻?別說你不知道我的本尊。」

「噗噗噗!」

「喂,你用的字眼很難聽耶,馬上給我換一個。」

「噗。」

「你這小鬼說什麼蠢話!現在小孩子都這麼沒禮貌嗎?」

「噗噗、噗。」

「好傢伙,我馬上叫伏世東把你給醃了!」

一人……不對,應該是說一狐一馬的對話就這麼樣在伏世東的面前開演,雖然紅塵看起來似乎能夠聽懂馬說的話,不過伏世東可是只能聽懂紅塵的語言啊!

從他的眼中看來,紅塵就像是在對馬自言自語一樣,雖然說起來很詭異,但是實際上看起來卻又增添了紅塵的可愛,讓伏世東看得不禁偷偷笑著。

而透過了紅塵的身影,伏世東見到那兩名守城門的士兵正在跟另一個從城門口裡走出來的男人對話,之後,那個男人便離開士兵面前,慢慢朝他走過來,於是伏世東便將馬繩扔到紅塵的手掌心裡面,轉身跨過他背後,來到那名男人面前。

「伏將軍,您要來怎麼沒先說一聲呢?」

穿著一席文官服裝的男人拱手對伏世東說著,而伏世東也十分有禮貌的拱手回禮道:「因事出突然,所以沒能先與您說一聲,還真是抱歉。」

「沒關係沒關係,素聞伏將軍英勇蓋世、忠貞不二、英俊挺拔,老身早就已經想見您一面了。」

「您過獎了。」

「不知道伏將軍今天來我們紅南國有什麼要事嗎?」

「我是奉聖上之命,前來與紅南國皇帝拿東西的。」

「啊,原來是這樣。那就由老身來替您稟告皇上吧,今天天色已晚,如伏將軍不介意的話,可以到府上來稍作休息,待明日再入朝晉見皇上。」

「那就麻煩您了。」

伏世東收下這名文官的好意,而後便回頭對著紅塵說道:「紅塵,我們今晚先在這位先生家裡休息,明天再去見皇上吧。」

「喔。」紅塵慵懶的應了一聲,拉著馬繩慢慢走到伏世東身旁。

看見紅塵那副脫俗容貌的男人,頓時驚訝的瞪大雙眼,好半晌才回神過來,再度露出友善笑容詢問道:「伏將軍,不知道這位是誰?」

「喔,這位是與我同行的……」

「妻子。」

正打算介紹紅塵的伏世東,很快的被紅塵這兩個字給搶去了回答權利,而聽見這兩個字的當下,文官與伏世東雙雙石化在原地,一臉錯愕的同時看著說出這句話的紅塵,嘴巴張大到閉不起來。

但是說出這句話的紅塵,卻沒有什麼感覺的眨了下眼睛,反而對他們的表情感到不悅。

「你們這是什麼失禮的態度啊?」

「不,紅塵,是你說的話太令人吃驚了。」伏世東無力的垂下頭來,將手搭在紅塵的肩膀上面,「拜託你別亂說話啊……會遭人誤會的。」

「這樣啊,那我改個詞。」紅塵馬上轉頭露出美麗的笑容,歪頭對著慢慢從震驚中回神過來的文官說道:「對不起啊,嚇到你了。我剛才是跟你開玩笑的,其實我跟他是情人關係啦!」

伏世東錯愕。

文官差點沒有血管爆血。

紅塵的解釋越來越糟糕了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