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咦咦咦咦?」

「咦咦咦咦--」

少年提高音調發出疑惑的聲音,而伏世東則是站在紅塵的身邊抱頭慘叫著。

伏世東的臉色轉為鐵青,在紅塵的面前不斷揮舞著雙手說道:「等等等……等一下!紅塵,你別隨隨便便擅自下定論啊!」

「緊張什麼?我又不是自己去。」紅塵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圈起嘴巴,抬起頭來看著伏世東說道:「你也要跟我一起去啊。」

「唉?」伏世東瞬間愣了一下,腦袋一片空白了三秒鐘之後,他再度抱頭慘叫:「唉唉唉--我也要去?」

「當然,你不去的話誰要當我的保鑣?」紅塵將臉轉回來,撇向一旁,轉而看著還陷入呆傻中的少年,「紅南國的皇帝是擁有強大軍力的皇帝對吧?對於這個人,我也聽說過不少傳聞。」

少年漸漸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對紅塵的話提起了一些興趣,便微笑的問道:「喔?你也說聽過?」

「聽說這個人好美人、喜美食、愛美物……而且東西一旦到他手上的話,想要拿回來比登天還難。」

「嘛,差不多就是這樣。」少年搔了搔頭,「不過你確定嗎?這個任務不好做耶。」

「反正我時間多得是,就當作去打發時間吧。」紅塵冷冷的嘆了一口氣,看起來態度十分從容,一點也不覺得這個麻煩的皇帝會造成自己什麼困擾般。

紅塵的回答,頓時讓少年大笑起來:「哈哈哈哈,你還真是個奇怪的人!小東東,你還真是帶回了一個有趣的人啊,哈哈哈哈!」

「你……我……紅塵!」

伏世東一點話也無法反駁,更無法提出自己的意見,就這麼樣慌張的站在一旁,最後只能無奈的喊著紅塵的名字。

紅塵再度看著伏世東那充滿困擾的雙眼,勾起嘴角對他說道:「你不來的話我也不勉強你。」

「我……我怎麼可能會讓你一個人去!」

「那就這樣決定了。」紅塵很快的做下結論,轉頭對少年說道:「喂!小鬼,聽見了沒有?你的『小東東』已經答應要跟著我去了。」

「那就麻煩你們了。」少年對著兩眼含淚,瞪著他看的伏世東笑了一下,隨即便轉而與紅塵對視,用著充滿友善笑容的表情說:「還有,我不是什麼小鬼喔!親愛的小塵塵。我的名字叫做嚴湘駿,是秋水國--也就是你現在所在的這個國家的皇帝喔。」

 

○●○   ○●○   ○●○

 

「沒想到那樣的小鬼居然是皇帝……」

坐在馬背上面的紅塵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一臉不敢置信的說著。他正與伏世東共乘一匹馬,游伏世東駕馬,自己則是坐在伏世東與馬背之間,悠閒的將兩個狐狸耳朵露出來,屁股上也長長的垂著一條軟綿綿的尾巴。

他們走的這條是官員專門走的官路,平時沒有什麼人煙,所以紅塵才會如此放肆的將自己的原型展露無遺。畢竟他跟另外兩個兄弟不同,很討厭隱藏自己的耳朵跟尾巴,與其將這些特徵縮起來,還不如直接這樣大剌剌的展現出來,還比較舒服些。

回想起了離去前才得知嚴湘駿就是皇帝的事實,紅塵又開始緊皺眉頭,小聲碎唸著,而聽見他說出這番話的伏世東,則是發出了無奈的苦笑。

「哈哈,別看阿駿那樣,他的年紀可是比我大上一輪喔。」

這句話頓時讓紅塵一愣,而後他慢慢的將頭抬起來,臉上一片鐵青的結巴道:「……你說笑的吧?」

「不,這是真的喔。」

「真是不敢相信……他一定是妖怪吧?」

伏世東再一次的失笑道:「阿駿他是貨真價實的人類啦。」

「阿駿?」聽見這聲親暱的稱呼,不禁讓紅塵好奇的抬起眉毛,轉頭看著手持疆繩,將視線落在前方的伏世東,輕輕哼了一聲,「看來你跟這個小鬼的關係不錯。」

「哈哈哈,只不過是一段孽緣罷了。我從阿駿還沒有登基之前就已經是朋友,而後輔佐他登基成為皇帝,別看他那副輕挑的模樣,其實他也很辛苦的。」

「皇宮內你爭我鬥,不適合像你這樣的人留存。」

「……咦?」

不知道為什麼,紅塵突然間將話題轉移到伏世東身上,把他嚇了一跳,而紅塵說的話,更像是充滿經驗般的提醒,讓伏世東好奇的眨了下眼睛。

「紅塵,你……難道待過宮裡嗎?」

「難道你忘了我是在哪裡救你的?」

「唔。」

被紅塵這麼一說,伏世東才赫然想起自己與他最初的相遇地點,不免搔頭說道:「我是記得沒錯啦,只是我以為你不過是路過而已。」

「路過皇宮?我可沒這麼閑,皇宮這麼大,我怎麼可能有事沒事路過,又不是在自家後院散步。」

「唉唷,我當時也不過是個小孩子啊!哪知道這麼多--」

「可你就連長大成人了,也沒想到這個問題。」

伏世東無法反駁紅塵說的話,只好繼續傻笑著。

紅塵將頭轉向前方,半垂的雙眼彷彿是在思考些什麼事情般,但是他卻沉默得不發一語。而他的沉默讓伏世東悄悄的垂下眼眸,注視著紅塵的惻臉,微微泛紅臉頰,露出一抹笑容來。

伏世東這一瞬間的笑容,完全沒讓紅塵錯過。他雖然後腦杓對著伏世東,但還是可以感覺得出伏世東正用著充滿傻氣的笑容望著他看。

深深嘆了一口氣之後,紅塵說道:「我說你,該不會是真的愛上我了吧?」

「咦咦!」赫然聽見這個問題的伏世東,反射性將馬繩用力一扯,嚇得馬兒高高舉起兩隻前腳,長鳴一聲,停下步伐來。

紅塵依然一臉無所謂的樣子坐在馬背上,而伏世東則是一臉驚慌失措的留著汗水,心臟噗通噗通跳個不停,雙眼無法定視前方的游移著。

「這、這、這個嘛……」

「我知道你從小到大都當我是個女人,所以才會對我產生這種戀愛的錯覺,不過我現在已經老老實實告訴你我是個男人,你應該打消要娶我為妻的念頭了吧?」

紅塵說得很絕情,讓伏世東不知道該怎麼樣回答才好,但個性老實的他,卻在短暫的沉默之後,伸手跨過紅塵的身旁,撫摸著馬的脖子,低聲在紅塵的頭頂上說道:「我……我喜歡你啊……」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