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第二章

 

「我拜託你不要這麼正大光明的闖進來啊!」

伏世東將少年拉到大廳之後,便立刻放開了他,並且緊張的對著他說。

不過少年卻是一點也沒有反省的回答:「你整天跟我說你妻子怎樣怎樣的,害我真的以為她是你妻子嘛!話說回來,那個女孩子還真漂亮,我剛剛一瞬間也看傻了呢。」

「他不是女的。」伏世東拍著額頭說。

「哎?那種可以迷死一馬車人的美貌不是女人?天啊,老天爺待他真好。」

「他的美貌跟我小時後看見的一模一樣,不過,他總是給我一種孤獨高傲的感覺……」

「這是你喜歡上他的主要原因嗎?」

少年直接的一個問題,頓時讓伏世東的雙眼漸漸垂低下來,神情稍稍變為哀傷,似乎很難回答這個問題一樣,一直沒有開口回答。

「難道不是這樣嗎?」少年眨眼看著伏世東充滿複雜神色的雙眸,困惑的說:「我還以為你們是以前就定下彼此的終身呢,看來是我猜錯了。」

伏世東嘆了一口氣,閉上雙眼搔頭道:「其實,也只有我ㄧ個人一頭熱而已,而且我對他只是充滿著景仰,並不是你想像的那樣……」

「少騙人了。」

少年很快的將伏世東的話反駁回去,讓伏世東瞪大雙眼的微微一愣,而後又像是朝笑自己般的半垂雙眸,苦笑了下。

「還是瞞不過你啊。」

「哼,這還用說?都不想想我們已經認識多少年了,我怎麼可能會因為你這種破綻百出的謊言給欺騙?」

伏世東看著少年轉身背對著自己,自傲的將雙手插在腰間,抬高下巴對他說著,輕輕勾起了嘴角。但是他卻又立刻低下頭來,用著幾乎聽不見的音量對自己說道:「不過,我一開始真的只是景仰而已……」

伏世東細微的低喃聲,只是讓少年好奇的回頭對他眨著眼睛,看來並沒有讓他聽見這句話。

「你剛剛說了什麼嗎?小東東。」

「不,沒什麼。」伏世東趕緊將話題轉開,「話說回來,你這時候不是應該在宮裡嗎?為什麼會突然跑到這個地方來?」

「第一嘛,是想見識見識你的『妻子』。」少年邊說邊伸出了一根手指,接著停頓了一下子之後,又抬起另一根說道:「第二,就是有事情要來找你談談的。」

「找我談?」一聽見這句話,伏世東的神色立刻轉變為認真的表情,毫不遲疑的說道:「難道是關於解王爺的事情?」

「沒錯。」少年得意的笑了笑,「那傢伙從以前就很敵視我,從小到大就喜歡偷我的衣服、鞋子,最後甚至嚴重到還要偷我的洗澡水,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有一次他甚至被我發現他正在偷我最喜歡的玉璽,但是他卻打死不承認,說只是要拿起來看看而已。」

可能是提及令他生氣的往事,少年一說就停不下來的緊握拳頭,猛說道:「拜託!他兩邊口袋都塞滿了我心愛的玉璽,甚至還有我用後院摘來的花做成的書夾,這樣最好只是借來看看而已啦!」

「那個,麻煩你說重點。」

感覺到少年快要爆發,伏世東便趕緊揮手對他說著,提醒他別把話題扯遠了。

而看見伏世東的手勢,少年才忽然緩然大悟的「啊」了一聲,趕緊把激動的心情稍稍平復下來,說道:「雖然我知道那傢伙有很嚴重的竊盜癖,不過沒想到他居然會去投靠紅南國,真是差點沒氣死我。還好暗部他們即時將他抓住,才沒讓那傢伙逃走。但是……」

「但是?」

一聽見這兩個字,伏世東的心就被揪了起來,從少年的表情上看來,事情似乎很嚴重--

看來雖然抓到人了,但是事情的走向卻不如他原先想像中的好。

少年抬起雙眼,看著比自己高一個頭的伏世東,攤開雙手,甩甩頭說道:「那個傢伙居然把皇上御用的玉璽給偷走,而且還不小心的落到了紅南國的手裡面……」

「什、什麼!」

少年這番話,頓時讓伏世東驚訝的瞪大了雙眼,衝動的抓住了少年的肩膀不停搖晃。

「在、在紅南皇帝手裡?那不是很糟糕嗎!御用玉璽可是我們國家最重要的國寶啊!」

「啊哈哈哈哈……你晃得我好暈……」

面對伏世東的吼聲,少年只是一邊苦笑一邊柔弱的對他揮揮手,臉上的表情充滿無奈。

看見少年這副失魂落魄的樣子,伏世東停止搖晃少年的動作,垂下頭來深深嘆了一大口氣。

「唉--這下子事情可嚴重了。為什麼偏偏是被紅南國的皇帝給拿走了……」

「我也不想啊!你我都知道那傢伙的古怪個性的,一想到他我就頭皮發麻。」少年也同樣很無耐的說著,而且當他的腦海中想起了紅南國皇帝的臉龐時,還全身發冷的顫抖起來。

就連身高馬大的伏世東,臉上也是漆黑一片。

「……怎麼瓣啊?小東東。」

「也只能去拿回來啊。」

「可是我很不想見到那傢伙……」

「不想見也得去,不然要怎麼拿回玉璽?」

「哎?重新做一個不行嗎?」

「皇帝的玉璽可是我們國家代代流傳下來的寶物,不是說能捨棄就能捨棄的。」

「……唉。」

兩人的聲音十分無力,對話也充滿著無奈,在他們身體四周圍的空氣就彷彿是降到最低點一樣,讓站在旁邊的俾女都忍不住顫抖起來,往旁邊退後個兩步。

然而就在俾女稍稍退步過去之後,一個身影卻大步的跨過了俾女的身邊,發亮的棕色長髮掃過眾人的眼前,而那雙無神的雙眼更是令其他俾女看得目不轉睛。

當少年透過伏世東的身體,看見那抹高傲的身影時,他立刻驚訝的眨了下眼睛,一掃臉上的陰霾,對著他揮手微笑著。

「唷,你沒事了嗎?」

一聽見少年說的話,伏世東馬上驚訝的轉過身去,看著出現在他背後的紅塵,擔心的走了過去。

「紅塵,你、你的屁股沒事了嗎?」

伏世東緊張的垂頭看著紅塵,但是紅塵卻將左手掌貼在他的胸口上面,輕輕將他推開,與對他露出友善微笑的少年對視著。

「你們說的玉璽,很重要嗎?」

「啊?」

少年與伏世東同時發出了困惑的聲音,而後兩人交換了一下眼神,由少年開口說道:「是很重要沒錯。」

「拿走玉璽的人很令你們反感?」

「對,因為那個傢伙……紅南國的皇帝,是出了名的喜歡作弄別人的低俗傢伙。」

「那還真有趣。」紅塵突然間勾起了嘴角,給了少年一個充滿自信的高傲笑容,頓時讓少年與伏世東看傻了眼。

而在兩人錯愕的表情之下,紅塵輕輕說道:「我去幫你把玉璽拿回來,如何?」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