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紅塵沒料到,這個叫做伏世東的男人居然在山腳準備了一台馬車,好像是早就知道他會跟著他走一樣,這種感覺讓紅塵感到十分的不舒服,彷彿自己的行為已經被這個男人看透了一般,但他還是乖乖坐上了馬車。

伏世東騎著一匹黑馬走在馬車的前方,而紅塵就這樣坐在馬車上面隨著它搖搖晃晃的前進,他將手肘跨放在馬車的窗戶外面,一臉慵懶的看著路邊的風景,嗜睡的不停眨著眼睛。

但是紅塵卻完全不知道,自己的這番表情早已經引來了旁邊路人的注目,就連走在馬車旁邊的俾女與男兵們,也都看得有些出神。

當他們見到伏世東帶著紅塵走下山的時候,還以為是見到仙女了呢!雖然紅塵給人的感覺有著無法抗拒的霸氣,但那半垂著眼的神情卻讓人不禁將視線停留在他的臉上,這個比女人還要美麗的男人,居住在這樣偏遠的山上,差點沒讓那些僕人們以為自己見到神仙了。

而紅塵卻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外表在這些人類的眼中,是多麼的傾城傾美,只是自顧自的繼續望著天空發呆,期望可以早點到達伏世東的住處,好讓他的屁股別在這邊顛坡了。

但是,馬車卻完全不如他期望的,走了將近四個小時的路程。

等到來到自家大門口之後,門外的士兵立刻快步來到跨步下馬的伏世東面前,大聲的對著他說道:「伏將軍,歡迎您回來!」

「嗯,我回來了。快去通知裡面的人做好準備吧,我把客人帶回來囉。」

「是!」其中一名士兵立刻帶著手中的長矛跑進屋中,而另外一名士兵則是回到了大門旁邊,自己的崗位上面。

伏世東將馬交給一旁的士兵之後,便轉身走向馬車,並交代那些跟著馬車的俾女說道:「你們先全部進去做準備,我來帶他就行了。」

「奴俾知道了。」

三、四個俾女一同輕輕蹲低身體,對著伏世東行過禮之後,快速步入門中,而伏世東則是伸手撩起了馬車上的布簾,對著裡面說道:「該下車了,紅……紅塵……」

當伏世東的雙眼一往馬車內看,就被眼前的景象震撼住了。

紅塵翹高著屁股趴在馬車裡面,表情看起來有些痛苦的含著淚珠,咬著下唇怒視著拉開布簾的伏世東。

「嗚,痛死我了。這四個小時簡直是煎熬!下次我再也不搭這破爛東西了!」

伏世東眨了下眼睛,花了好一段時間才回神過來的說道:「屁股麻了嗎?」

「何止麻啊!簡直像是有好幾根針正對著我的屁股猛插!」

「那要不要我把你抱下車?」

「廢話!難不成你還要我自己走嗎?」

聽見紅塵的抱怨,伏世東忍不住苦笑道:「可是你之前警告過我不可以碰你的啊……」

「那你是要我今天睡在這破東西上面嗎!」紅塵當然也知道自己說過的話,但是眼前他又沒辦法隨心所欲的移動,如果不讓伏世東抱下車,他恐怕還得蹲在這裡好幾個時辰。

又痛又麻的屁股,讓他的雙腳根本連動都不想動。

而面對紅塵這個任性的要求,伏世東倒是不覺得麻煩的笑了笑。反正現在有紅塵的許可證在,他應該不會被紅塵殺,於是他便張開雙手對紅塵說道:「過來一點,我把你抱下去。」

紅塵看著伏世東對自己張開的雙手,便忍著痛輕輕挪動身體,靠近了伏世東的懷抱裡面。看著在自己懷中縮著身體的紅塵,伏世東開心的笑了。

他大手一舉,輕而易舉的就將紅塵橫抱起來,而後就這樣直接抱著他走進大門裡面去。

伏世東十分小心的走著,不想讓紅塵的屁股在忍受到那種刺痛的感覺,而紅塵也注意到伏世東這小小的舉動,抬起頭看了他的側眼一臉,隨後便將視線撇開,看著旁邊的景象。

大門裡面一進來就是一大片空地,而這片空地旁邊擺滿著各式各樣的武器,還有著木人與草人,看起來應該是個練習場地,不過這還是他第一次見到有人的家裡一進來就是這副模樣,通常都是直接連著大廳的,不是嗎?

看見伏世東抱著紅塵走進來的俾女們,立刻走上前來詢問:「將軍,需要準備些什麼嗎?」

聽見俾女的詢問,伏世東停下了腳步,歪頭思考了一下子之後低頭問著紅塵:「你需要什麼嗎?」

「我要泡澡,還要吃東西。」

「好。」伏世東聽見了紅塵的要求之後,立刻點頭答應,並且轉頭對著眼前的俾女說道:「妳聽見了吧?快去準備準備,飯菜就直接送到夜湘閣來。」

「是,我知道了。」俾女很快的對著伏世東行禮之後,轉身走向另一邊。

而後伏世東便踏上了眼前主房的緣廊,但是他卻沒有直接走進去,反而是轉了一個方向,往旁邊的偏房走,這間偏房與主房之間只用一座橫跨小湖的石橋連繫著,而在這個偏房的四周種植著許許多多的植物、花朵,一走上石橋就能夠聞到淡淡的花香味。

來到偏房門口的伏世東,用肩膀推開了偏房的門,抱著紅塵直直走向床褥,輕輕將他放在柔軟的床上,蹲下身體抬起頭來,看著臉色有些疲勞的紅塵。

「還好嗎?」

「你說呢?」紅塵伸手揉了揉屁股之後,轉身趴在床上,「我好幾百年沒坐馬車了,沒想到現在的馬車比以前的還要難坐,折騰死我了。」

「那以後不坐馬車,我帶你騎馬好嗎?」

「用不著,以後你告訴我地方在哪裡,我自己跑過去還比較快。」

紅塵轉頭看著伏世東擔心的臉旁說道,隨後便轉而巡視著這間偏房。

這間房間雖然不大,但是卻裝飾得十分柔和、漂亮,感覺起來就像是女孩子住的房間一樣。看來,這裡應該是伏世東原本打算給「姊姊」住的吧?

不過對於住的地方,紅塵是不太挑的。只要有屋頂有床就可以了,所以他也沒有多少意見,繼續搓揉著他的屁股。

看見紅塵一直摸著自己的屁股,伏世東便擔心的將手伸過去,跟著一起撫摸,頓時讓紅塵的身體震了一下,立刻用著充滿憤怒的眼神瞪向伏世東。

而看見紅塵那可怕的目光,伏世東立刻將手收回來,高舉在兩側,表示無辜。

「我……我只是想幫你揉一揉……」

「這就不必了。」

「那、那我要不要拿個熱墊給你敷?」

「剛不是有人去準備熱水了嗎?」

「那……」

「別再用你的腦袋瓜思考偷摸我的方法了!」

「哎?我沒有,我、我只是擔心你啊。」

伏世東十分委屈的垂下頭來,表情像極了被主人責備的忠犬,讓紅塵看得很想笑。

一個身材比他還要壯碩許多,被人稱為將軍的人類,居然會像是個小孩子一樣照顧他,要是讓他那兩個兄弟知道這件事情的話,肯定會被他們笑個半死。

他知道伏世東個性不壞,但是他就是不喜歡他在沒有他的允許之下,隨便碰他。

伏世東悄悄抬起頭來,看著紅塵那雙嚴肅下垂的眼角,小聲問道:「那、那我要怎麼做你才會舒服一點?」

紅塵勾起嘴角看著伏世東,「你想讓我舒服點嗎?」

「嗯嗯!」

「那你就給我閉上嘴巴讓我好好休息,我就會舒服點了。」

這句話說出口之後,伏世東果然乖乖聽話的安靜下來,連個呼吸聲都聽不見,而他這種將自己的話當真的反應,卻讓紅塵不自覺得笑了出來。

「哈哈哈,你這傻瓜,哈哈哈……唉唷,好痛……」

「紅、紅塵!」

可能是笑得太用力,牽動到屁股,結果笑了沒幾聲之後紅塵又再度把臉埋進棉被裡面,而伏世東則是緊張的從地上跳了起來,伸手想要幫紅塵,但是卻因為想起紅塵的警告而在半空中把手停住,只能在一旁乾著急。

紅塵雙眼含著淚珠從棉被裡抬起頭,看見伏世東那副緊張的模樣,嘴角不自覺得高高揚起來。

能有個擔心自己的人,感覺還真不錯。

就在紅塵對於伏世東的好感度上升的時候,房門突然間被人大力的推開來,隨著一個嗓音極大的聲音,走進來一名臉上堆滿燦爛笑容,看起來只有十七、八歲的少年。

「聽說你帶你家夫人回來了呀,小東東--」

突如其來闖入的少年,眨著眼睛往內一看,見到了躺在床上的紅塵,舜間震了一下身體。

一看見這名少年,伏世東臉上的表情變瞬間轉回慌張,立刻跨步上前捂住了他的嘴巴,但是這句話卻早就已經進入了紅塵的耳朵裡面。

伏世東僵硬著身體,顫抖著嘴角慢慢轉過身,看著趴在床上的紅塵,額頭上冒出了緊張的汗水。

而紅塵則是已經黑著臉垂低著頭,頭髮看似隨著怒火慢慢向上飄起來,接著他頭一扭,立刻朝伏世東的方向射過去一道銳利的光芒。

完全不知道自己闖下大禍的少年,睜大雙眼看著紅塵的表情,再轉頭看看伏世東臉上僵硬的笑容,頓時敲了一下手掌心,會意過來。

「紅、紅塵……」

接受到這可怕的視線,伏世東不自覺得退後了幾步,想要解釋的他,此刻卻完全想不到任何可以說出口的話,只能小聲的呼喚著紅塵的名字。

紅塵用著低沉的嗓音說道:「我說……你是怎麼跟別人說我的身分的?」

「哈……哈哈……哈……」

伏世東苦笑了幾聲之後,便手忙腳亂抓著在自己手裡掙扎的少年,慌張的衝出房間。

而在伏世東離開之後,紅塵只是靜靜的望著那扇敞開的房門,輕輕嘆了一口氣。

一開始將他誤會成女人,所以才會對別人說出這種話吧?不過,這樣一來的話,不就間接的等於是伏世東對他表示出了愛意?

但,那是伏世東自己將他誤認,才會有這種情感,現在既然知道他是男人的話,應該就沒有這種感覺了吧?

紅塵望著門,心中頓時沒了答案。

然而更加令他困惑的,是心裡突然浮現的淡淡哀傷感。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