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告版位
小說連載作品:《史上最強寵物》,於二維秀連載中2017年開始將不更新商業小說試閱,敬請見諒購買商業小說方面的問題請大家至出版社詢問喔!
參觀規定:
(1)  商業誌出版方面的資訊一切以出版社公告為主,這邊不負責詢問。
(2)  故事後續的發展或結局等問題,一律不予回應,請耐心等候作品完結。
(3)  雖然點子很多,但作者無法全顧及到,所以請大家不要催番外篇的故事。
(4)  勿詢問讓作者困擾的問題,作者無法回覆大家所有的問題,請見諒。
(5)  與作者互動時請保持禮貌。
(6)  作者無法協助看稿或提供修改方向等意見,請大家不要做相關請求。
(7)  個人誌販售屬於作者個人自費出版範圍,無法放在各大通路上販售,請見諒。
(8)  FB和噗浪是作者能夠直接跟大家聊天的地方,請大家愛惜。
(9)  請勿跟作者伸手拿取任何未公開資訊或者文稿、圖稿。
(10) 已回答過的問題將不再另外答覆,請大家多爬文喔!
     另外如果有最新消息,坑草也會盡量以公告方式告訴大家,請勿私下詢問。
(11) 請大家一定要注意以上這幾點,犯觸者作者有權不做任何回應。

2014/10/13更新

美食獵人同人-名為依賴的愛戀

 

看著小松愉快的吃著東西的模樣,阿虜只是沉默的盯著他看,久久無法把視線從他身上移開。其中的原因是什麼,他不知道,但他知道他想看見這張笑臉,只要能讓小松露出如此幸福的笑容來,他什麼都願意為他做。

但這種感覺是什麼,他卻無法用言語形容。

早在第一次見面的時候開始,他就漸漸的對這張像是小孩子一樣的多變表情,深深吸引了目光,可是他卻不知道自己為什麼願意為他做這麼多。

腦海中想起了會長曾經提過的「夥伴」這個詞,但他又覺得跟他的感覺搭不太上,他跟小松能夠算是「夥伴」嗎?

可是他知道,自己對於料理的堅持,和小松的一模一樣,也因為這樣,他才會這樣總是下意識的看著他。

是什麼呢……這種感覺……

「咦?阿虜先生,你不吃嗎?」

看見平常一看見食物,就會馬上往嘴裡塞的阿虜,今天卻反常的不但沒看食物一眼,甚至連吃都沒吃半口,滿桌的食物幾乎都是他在吃,但這個量,他真的吃不完啊!

而且也不知道為什麼,阿虜像是在思考些什麼事情般的,一直盯著他看。

雖然早就已經習慣了阿虜這種眼神,但他總覺得今天的目光跟以往的有點不太一樣,讓他忍不住微微顫抖著身體。

今天的阿虜先生,意外的沉默呢。

「阿虜先生,你這樣盯著我看,我會吃不下的啦。」

「啊,是嗎?抱歉抱歉,我想事情想到出神了,來吧!我們開動!」

「……這句話你早就在三十分前說過一次了,阿虜先生。」

「咦?我說過了?哈哈哈哈,我都不記得了。」

「今天的阿虜先生,果然有點怪啊。」小松憂心的看著阿虜咬住牛排的樣子,不安的說:「平常的阿虜先生總是很多話,而且看見美食就會大口大口的吃進嘴裡,但是今天卻很反常的安靜,看也沒看桌上的食物一眼……阿虜先生,你有什麼困擾的事情嗎?」

阿虜將叼在嘴邊牛排吸進去之後,嚼了嚼,把手枕在臉頰上面,側頭看著臉上寫滿擔憂表情的小松,沉默的垂下了眼簾。

「嗯──因為我在思考一件比吃東西還重要的東西啊。」

「咦咦咦咦!對、對阿虜先生來說,居然有比吃更重要的東西!」

「這是什麼話啊?我又不是只對吃有興趣。」

「可是阿虜先生平常的行動都是因為想吃美食的關係吧……」

「因為我是美食獵人啊。」

「那這次是什麼事情,讓阿虜先生煩惱的連飯也吃不下去?」

「嗯……」

說到這裡,阿虜又開始沉默了,彷彿不願意再多說下去般。

小松畢竟也不是個不會看臉色的人,見到阿虜如此煩惱,卻又不肯對他說的樣子,或許是有著什麼他不能知道的事情吧!

但這樣想一想的話,他的內心不免感到一絲落寞。

原來他跟阿虜的交情,還沒有到連心中的秘密都能分享的嗎?這也難怪了,阿虜是四天王之一的美食獵人,他只是個不起眼的廚師,兩人之間的距離,實在是差的太遠了。

認識阿虜後,他帶著他見識了許許多多的東西,只要跟阿虜在一起,就會有種彷彿時間再長都不夠用的感覺,但是天總會黑、時間總會走到盡頭,往往兩人在一起之後的分離,都讓他感覺不捨。

這種朋友,或許是他一輩子都交不到的,不知道從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把阿虜視為自己的一部分,因為阿虜能夠完成他無法完成的事情──那就是獵捕。

薄弱無力的他,根本無法自行獵捕食材,但只要有阿虜在的話,他相信不管是什麼食材,他都有辦法為他烹飪。

希望製作好吃的料理給他吃的心情,早在第一次見到他的時候開始,就有了。

只是阿虜心裡到底是怎麼想的呢……

一想到這裡,小松也開始沒了胃口,見他放下筷子的阿虜,這才回神過來的睜大了眼睛,看著小松臉上露出的失落表情,緊張的眨了眨眼。

「小松,突然之間的怎麼了……難道是肉有問題嗎?」

「啊!沒、沒事的!肉完全沒有問題……」

小松急忙揮著雙手解釋著,但真要說出讓自己心情盪到谷底的理由,他真的說不出口,於是只能選擇沉默。就跟阿虜一樣。

這樣沉重的氣氛,就算是阿虜也會按耐不住的,雖然造成這情況的罪魁禍首,應該是他,但他還是忍不住推開椅子站了起來,一把拉起了小松的手臂,笑著對他說道:「既然吃不下的話就去吹吹風吧!這裡的頂樓有間不錯的酒館喔。」

「咦?可、可是我們還剩這麼多沒吃……」

「我會請店家打包起來的,別擔心!回去我一定會一塊不剩的把它們全部吃光光。」

「啊,這樣……哇啊!阿、阿虜先生──」

還來不及回話的小松,就這樣被阿虜拉著搭上了頂樓的電梯。

小松一見到那半透明的電梯玻璃,就興奮的貼了上去,開心的看著腳下的燈光越來越小,像是變成了腳下的星星一樣,讓他開心得不得了,彷彿剛才的煩惱早就已經被他拋到九霄雲外去了。

看著他開心的表情,阿虜也不自覺的露出了微笑,就這樣兩人靜靜的看著電梯外面的夜景,一直到達頂樓。

電梯門打開的瞬間,一名服務生馬上就對兩人彎腰行禮道:「歡迎光臨空中庭院。」

「兩個人,給我那間包廂。」

阿虜很快的就拿出了卡片,交給那名服務生,而後就轉頭拉著還沒把眼神從夜景中挪開來的小松說道:「喂喂,到了喔!」

「啊!是……嗚哇!這、這、這裡好漂亮!」

一見到眼前的酒館,小松馬上就發出了驚叫聲。

這裡被稱為「空中庭院」,不是浪得虛名的,巨大得如同天文館一樣的半透明玻璃,將夜景完整的捕捉起來,像是寶石一樣的透過玻璃閃閃發光,而且這個地方只有上半部是被玻璃所覆蓋,下半部則是完全透明的,能夠吹到夜晚的涼風。

許多男男女女坐在軟綿綿的棉花糖椅上,舉杯暢飲著,他們的臉上盡是放鬆的表情,看得出來他們對這裡有多麼喜愛。

小松一邊興奮得四處張望,一邊跟隨著阿虜與服務身的步伐,來到了最裡面的房間。

服務生側身站在門邊,彎腰對著他們說道:「到了,這裡就是VIP包廂──夜之銀河。」

「嗚哇──阿、阿虜先生,這裡、這裡實在是太厲害了!」

幾乎懸空的圓型包廂,外面緊連著的是一條銀白色的小水道,就像是夜空中的銀河一樣,讓人無法移開視線。

小松早就已經興奮不已的跑了過去,低頭看著這純靜透明的水道,映照出自己臉的模樣,而阿虜則是在門前與服務生打聲招呼後,讓他送來幾瓶自己點好的酒,之後就關上了門,脫下外套坐在旁邊的沙發上面。

「怎麼樣?這間酒館不錯吧。」

「是!真的是很漂亮!哇……這條水道真厲害,好像是在流動一樣。」

「喔,那條的確是在流動啊。」

就在阿虜說完之後的下一秒,一隻像是船一樣的魚從水道裡面鑽了出來,把小松嚇了一大跳,身體不穩的向後摔倒。

看著小松狼狽的模樣,阿虜忍不住低頭看著他說:「喂,沒事吧?小松。」

「哈、哈哈哈……是、是的,我沒事……」

「真是的,別讓人擔心啊。」阿虜輕而易舉的就把小松從地上拉了起來,另一手從這隻魚的背上拿下了酒瓶,之後這條魚便鑽回水道,消失不見。

阿虜看著小松困惑的表情,裂嘴一笑,解釋道:「這是這家酒館的特色,包廂裡的酒全都是經由這些水道,讓船魚送過來的。」

「原、原來是這樣……」

小松慢慢坐好身體後,看著阿虜伸手把旁邊的酒杯拿了過來,替他倒滿了酒。

鮮紅色的液體在透明的玻璃杯中,更顯得亮麗動人,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剛才的驚嚇,原本對這裡充滿好奇心的小松,一瞬間又回到了在餐館時的沉重模樣。

他捧起了酒杯,回頭看著一口飲盡的阿虜,問道:「阿虜先生,你到底在煩惱些什麼呢?是不是……因為我……」

一聽見小松這麼說,阿虜嘴裡的酒馬上噴了出來,緊張的看著小松,口齒不清的說著:「你你你、你說什麼呢?」

「因為我總是麻煩阿虜先生救我啊,像我這麼弱小的人,卻還是老愛跟著你到處跑,所以……我在想,阿虜先生你是不是覺得我很煩?」

「……原來是這樣啊。」阿虜忍不住小聲咕噥著,卻被耳尖的小松聽見了,驚訝的轉過頭來,盯著他看。

一見到小松那幾乎要哭出來的表情,阿虜馬上緊張的縮起了肩膀,著急的說:「啊啊!我、我說,不是因為這樣子啦!我從來就不覺得小松你很麻煩,只是……」

「只是什麼?」

「……只、只是我最近……越來越在意小松你啦。」

「咦?」

見這狀況,阿虜也知道自己瞞不下去了,更何況他話都說了一半,也不想繼續把這個問題懸在心頭,便乾脆直接了當的把心底的問題全都拋了出來。

「就、就是因為我最近覺得自己越、越來越在意你,每天都想跟你一起去探險,一起吃東西,一起分享喜悅,所以、所以就對於自己這種感情有點迷網……」

「我也是!」小松突然站了起來,認真的握緊拳頭朝阿虜大喊著,把阿虜嚇了一大跳,但是更令他驚訝的不是小松的舉動,而是他剛剛說的那三個字。

我、也、是。

這三個字頓時讓他腦中一片空白。

原來,小松也在煩惱著跟他一模一樣的問題嗎?那麼他們……他們其實都是在想著同樣的問題?

這樣不就是、就是……

「阿虜先生!我最喜歡看著你吃我煮的東西時,露出的幸福表情了,請讓我、讓我在你身邊幫你做出更多美味的料理吧!」

阿虜愣了一下,顫抖的指著小松說:「小、小松,你……你知道你剛剛說的那句話的意思嗎?」

「咦?」

「剛才那些話,簡直是在對我說,想要成為我的『新娘』啊。」

「咦咦咦!」

根本沒想這麼多的小松,在驚慌失措之際,就看見阿虜朝自己伸出了大手,緊緊的扣住了自己的後腦,接著那張他再熟悉不過的臉,就貼了上來──

等到他回神過來的時候才發現,這個貼在自己嘴唇上面的溫熱感,是來自阿虜的雙唇。

他被吻了。

「嗚嗚嗚嗚!」

不管小松怎麼揮動雙手,阿虜就像是吸盤一樣,緊緊貼著他不放,但更奇怪的是,他卻一點也不討厭這樣的感覺,漸漸的,他的身體像是被阿虜吸走了力氣一樣,攤軟了下來,他的腦中一片空白,嘴唇開始隨著阿虜的動作,上下蠕動著。

這個吻,他並不討厭。

小松閉起了雙眼,雙頰泛著淡淡的紅色,初嚐滋味的他根本就不曉得自己該怎麼做才好,但卻被阿虜的雙唇引誘著,漸漸張開了嘴。

阿虜輕輕的吻著他,像是對待著珍貴的寶物一樣,不想把他弄壞。

稍吻片刻,他才慢慢的把唇移開,看著小松那沉浸在親吻中無法回神過來的模樣,露出了笑意。

直到這一刻,他才終於發現了自己對小松是什麼樣的感覺。

這是,名為戀愛的依戀。

 

(完)

 

《那一晚的後續》

 

回家的路上,阿虜只是牽著小松的手,兩人什麼話都沒有說,沉默環繞在兩人之間,代替了言語。縱使夜色昏暗,但卻還是能夠看見兩人臉頰上泛起的淡淡紅潤。

對於剛才在酒館裡發生的事情,阿虜什麼都沒解釋,但是兩人回家的方向,卻是阿虜那位在草原上面的糖果屋。

還沒回神過來的小松,傻傻的任由阿虜帶著自己走,直到他看見泰利跑過來,才震了一下身體,對著泰利吐著舌頭朝他撒嬌的模樣,輕輕一笑。

「泰利,你好啊……哇啊!」

還沒伸手去觸碰泰利軟綿綿的白毛,小松就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人拉了過去,下一秒,他就撞在阿虜的胸膛上面。

他抬起頭,看著阿虜緊緊抱住自己的手臂,臉頰比剛剛還要紅上許多。

「阿……阿虜先生!」

「嗯?怎麼了。」

推開糖果屋的門之後,阿虜一步也沒停的走到了自己的臥室,當小松看見那張床之後,他更加緊張的抓緊了阿虜的身體,不過阿虜倒是不覺得哪裡有問題的看著他緊張的模樣,眨了眨眼睛。

就算小松再遲鈍,他也猜到阿虜想做什麼。

「等、等一下啦,阿虜先生,這、這樣進展會不會太、太快了點……嗚!」

在他說話的時候,阿虜已經把小松扔上了床,將領口上的領帶解開後,露出笑容看著小松緊張的模樣,一點也不覺得自己「進展太快」。

「別緊張啦!小松,我又不會做什麼事情。」

「可是你看起來就像是要做什麼的樣子啊!」

小松幾乎是用尖叫的方式喊出來,但是阿虜強壯的身軀卻已經壓了上來,看著他忽然貼進自己的臉,小松一瞬間差點忘了呼吸,酒館內的回憶忽然又回到了腦海中,讓他有點害怕的低下了頭,但是阿虜卻伸出了手,青輕抬起了他的下巴,讓他注視著自己。

「放輕鬆,小松。我可是剛剛才發現了自己的感情啊。」

「什、什、什麼感情……」

「對你的。」

說完,阿虜彷彿是忍不住的吻住了小松的雙唇,這次的親吻比酒館那時還要強烈,像是要把他整個人吃下去一樣。

但是這樣的吻,小松並不討厭。

比起第一次,他已經習慣了阿虜親吻他的方式,也許是因為阿虜帶領的好,他光靠著下意識就漸漸學會了親吻時的呼吸,他張開眼睛,看著阿虜因這個吻而陶醉的模樣,忍不住揪緊了心。

阿虜緩緩離開了他的唇,張開眼看著他沉迷的模樣,輕輕一笑。

「小松,你果然很可愛呢。」

「……咦?咦?」

「你明白這是什麼意思嗎?小松。」

「什麼……什麼意思?」

阿虜輕撫著小松的臉頰,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接吻的關係,現在的小松對於皮膚上的觸碰感到十分敏感,當阿虜觸碰著自己時,他就忍不住縮起了肩膀。

看著小松傻傻的樣子,阿虜便笑著解釋道:「這就叫做戀愛啊。」

「戀……愛?」

「小松,你會討厭我吻你嗎?」

「怎、怎麼會呢!因為、因為是阿虜先生啊……」

聽見這個回答,阿虜笑得更開心了。

「我也是啊!因為是小松,所以才不討厭嘛。所以說,我們是兩情相悅囉!」

「咦、咦?是、是這樣嗎?」

「當然是這樣啦!所以我也可以繼續下去了。」

說完,阿虜便開始拉扯著小松身上的衣服,一看見阿虜的動作,小松馬上慌張的回過神來,抓住了阿虜的手大喊著:「阿、阿虜先生,等一下啊!你、你在做什……」

「什麼做什麼?當然是想要跟你做啊。」

「等、等一等!這樣進展太快了啦!阿、阿虜先生,阿虜先……哇啊!」

 

屋外的泰利聽見糖果屋裡傳來的慘叫聲,只是抬起了頭,抖抖耳朵之後,又繼續趴在逆龍的背上睡覺。

看來今天晚上會挺熱鬧的呢。

泰利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完)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kzbl6508
  • 泰利好好笑喔!
    超好看的!!!
    加油喔!!!
  • 謝謝喜歡XDDDDD

    草子信 於 2013/07/19 10:19 回覆

  • Small鬼
  • 不行不行 雖然我很喜歡這個配對
    但不知怎麼的我一想到小松蠢蠢的樣子就很想笑怎麼辦XDDD
    很好看喔!
  • 謝謝喜歡XDDDD!!
    小松就是這樣才可愛啊>/////<!!!

    草子信 於 2014/08/14 23:41 回覆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