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本來就是,不是嗎?」單易禾把喝完的酒瓶往旁邊一扔,隨後又伸手想要拿起另一瓶酒,但卻被阿金很快的先行拿走。

單易禾一臉不悅的瞪著阿金,但是阿金卻是深鎖著雙眉,凝視著他那喝多了而泛紅的臉頰。

「不許再喝了,別一大早就醉醺醺的。」

「什麼時候輪到你這傢伙管我了?」

「我這不是管,我是擔心你--」

「擔心的話就把酒給我!」單易禾撐起身體,往酒瓶的方向撲了過去,但是阿金卻快速將酒瓶拿走,一手圈住了單易禾撲了個空,而下墜的身體。

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之後,阿金把酒瓶擺得老遠,然後將單易禾的身體放回到他的位子上去。

單易禾一臉不悅的將雙手環抱在胸前,把頭扭向一旁,擺明了是在鬧彆扭,但是阿金卻也沒因此退讓。

他提起茶壺,替自己與單易禾各倒了一杯茶水之後,捧起了茶杯放在唇邊。當他正想要喝一口的時候,單易禾卻突然間的從位子上跳了起來,差點沒讓他把手中的茶杯給打翻。

「你怎麼了啊?怎麼突然間站起來了?」

阿金看著單易禾臉上慌張的表情,一邊用袖口擦著嘴角的茶水,一邊問著,但是單易禾卻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還一腳跨上了旁邊的檯子,沒預先知會一下,就直接從跳了下去。

看著單易禾落下的身影,阿金先是愣了個三秒鐘之後,才趕緊慌張的放下了手中的茶杯,趴在檯子上往下看過去。

單易禾站在三名壯漢中間,瞬間抽出了袖口中的三道符咒,用著靈活的身段一一貼在這些人的額頭之上,大漢們突然被人貼上了紙,著急的想要伸手把符咒給拆下來,但是單易禾卻很快的轉身面對這三名大漢,滿臉帶著憤怒的表情,冷冷的低語著。

「雷鳴。」

霎時間,貼在三名大漢額頭上的符咒,散發出了強烈的閃光,電流穿過他們的身體,讓三名大漢慘烈的尖叫著。

「嗚哇啊啊啊啊--」

花不過幾秒鐘的時間,三名大漢全身冒著灰煙,紛紛倒臥在地上,而旁邊圍觀的群眾,更是歡聲鼓舞的拍著手掌。

「喔喔喔!這名大俠太厲害了!」

「早就該讓人來教訓這三個傢伙了!」

「大俠,做得好啊!」

趴在高檯邊看著單易禾對付這三名大漢的阿金,早已經被他嚇出了一身冷汗。

單易禾沒有理會身旁這些叫呼聲,只是轉身來到那被砸成木柴堆的攤子前面,蹲下身來看著這害怕得全身顫抖的老婆婆,溫柔的從地上撿起了一顆蘋果,放到老婆婆的手掌心裡。

「您沒事吧?」

嚇傻了的老婆婆聽見單易禾的詢問聲,才慢了半拍的回神過來,滿是皺紋的雙手顫抖著將蘋果摟入懷中,臉上滿是感激的笑容。

「謝謝大俠,謝謝。」

單易禾對老婆婆笑了笑,隨即從袖口中拿出一道符咒,將它用雙指掐住,隨即召喚出一陣清風,將掉落滿地的蘋果全數吹起,一顆顆輕輕的落入了老婆婆身旁的竹簍中。

老婆婆看見單易禾用這麼神奇的力量,將她的蘋果撿起來,馬上將雙手合十的對著單易禾說道:「您……您該不會是神仙吧?好厲害的法術、好厲害的法術!」

「您別誤會,我只不過是個會玩點把戲的小道士而已。」

單易禾邊說邊捧著老婆婆顫抖的手掌,隨即站起身來,朝那倒地的三名大漢走過去,毫不憐惜的朝某個大漢的肚子上狠狠踢了幾腳,臉色凝重的冷視著他。

「還在裝睡什麼!快點給我起來跟老婆婆道歉!」

「唔唔--」

大漢呻吟了一聲,但卻沒有醒過來,於是單易禾便加重了腳上的力道,狠狠的朝大漢肚子上猛力踩下一腳。

「噗喔!」大漢瞪出了兩顆眼珠子,稍微把身子向前抬起一下之後,又口吐白沫的倒了下去。

「真是沒用的傢伙,只會以大欺小。」

單易禾總算收回了腳,然後轉身對著坐在酒樓上的阿金說道:「喂!笨狐狸,快點下來把這些沒用的傢伙給吃了。」

聽見單易禾的要求,阿金忍不住苦笑道:「就算你叫我吃,我也沒辦法呀……我又不吃人的。」

看著單易禾如此照顧老婆婆的態度,還有對付那些大漢的樣子,阿金這才鬆了一口氣。剛開始他還以為單易禾是見到了昨天夜裡突然來臨的訪客,而跑出去見他。

如果真是如此的話,他也不能坐以待斃。

看著單易禾將雙手插在腰上,站在那對著他大罵,要他快點滾下來的樣子,阿金的雙眼頓時凝重的瞇了起來。

就在他正準備從檯上跳下來的時候,一抹強大的妖氣讓他跨在樓檯邊的腳頓時僵硬住。他迅速的將頭轉移到單易禾的身後,心裡忽然有種不安的感覺。

一絲燒焦的氣味忽然從鼻尖穿過,當阿金意識到的時候,在單易禾身後的房屋已經瞬間燃燒起來。當下阿金沒有多做他想,立刻用著最快的速度來到單易禾的身旁,用他的身體,將還沒反應過來的單易禾緊緊保護在懷中。

在阿金的懷中,單易禾雙眼瞪大的看著那間陷入火海中的藥鋪。而後,他看見藥舖前方的旗幟,因被火燒斷而要朝兩人的方向倒下,馬上緊張的對阿金說道:「阿、阿金!危險!」

聽見單易禾的警告,阿金立刻就壓低著雙眸,猛力一彈的帶著單易禾飛躍回樓檯的屋簷上。

安全之後,阿金放開了懷中的單易禾,與他一起看著那陷入火海中的房子。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可能是有人故意縱火的吧?」

「對……對了,那個老婆婆呢!」

單易禾忽然想起剛才他救過的那名老婆婆,馬上緊張的往底下看過去,當他看見老婆婆被其他路人攙扶離開的時候,他的心中的石頭才重重的放了下來。

看見單易禾鬆口氣之後,阿金才轉頭凝視著那片火海。

是錯覺嗎?他好像從這片火海中,嗅到了一股很重的妖氣……

突然間,恢復冷靜的單易禾轉頭過來看著阿金,讓阿金傻了雙眼,對他眨了眨。

就在他才正想對朝自己走過來的單易禾,開口詢問的時候,單易禾已經繞到了他的身後,並且抬起了腳,重重的朝他屁股踢了一腳,將他整個人踹到底下去。

「哇啊--」

一聲巨響傳來,阿金已經臉朝地的趴倒在地面上,不過看見他還抖著腳的模樣,應該還沒斷氣。

站在屋頂上的單易禾沿著屋簷坐了下來,一腳彎曲踩在屋簷上,而另一腳則是騰空的晃來晃去,用手枕著臉頰,側頭看著被他推到底下去的阿金。

阿金把頭從地面上拔出來之後,看著坐在屋簷旁的單易禾。只見單易禾一臉凝重的用手指著眼前的火光,冷言道:「笨狐狸,誰叫你一直發呆的。還不趕快去救火!」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