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等到猛踢了好幾腳之後,單易禾才氣消的收回了腳,轉身背對著阿金,拉開紙門。門外依然是漆黑的天空配上皎潔的月亮,但是單易禾卻彷彿知道時間般的,對著地上的阿金說道:「走啦,笨狐貍。為了讓你有機會表示歉意,今天的午餐就讓你請客吧。」

「咦?已經中午了嗎?」

「現在已經過了午膳時間了。」

「你怎麼會知道的?外頭還是黑漆漆的耶。」

「廢話,因為我跟你不一樣,笨狐貍。」

單易禾沒有繼續跟阿金談論這個問題,大步一跨的走進了草原裡面,隨即大手一揮,一望無際的草原裡,立刻出現一扇大門,而後他便走入門中,消失不見。

阿金沒有遲疑,收起了自己的尾巴之後,隨著單易禾消失的身影,進入大門裡頭去。

 

○●○   ○●○   ○●○

 

單易禾一點也不手軟。

他故意選了個鎮上最貴的酒樓,硬把大叫著「我不會喝酒」的阿金給拖了進去。裡頭的店小二看見單易禾與阿金,馬上搓揉著雙手來到兩人面前,露出營業用的笑容,看著兩人。

「兩位大哥,來吃飯嗎?」

單易禾看了一眼這名店小二之後,便抬起頭看著樓梯問道:「給我你們這裡風景最好的偏房。」

「是、是,小的馬上帶您去。」

店小二走在前方,帶著單易禾與阿金上了樓梯,翻開了眼前一個用許多玻璃珠所串成的簾子之後,對著兩人說道:「這裡是本店最好的位子,兩位看看滿不滿意吧。」

這間偏房三面擺著檯子,如涼亭一般,能夠將附近的景色一覽無遺,讓單易禾很滿意的露出了笑容。他走進了這間小偏房,坐在最靠檯子的位子旁之後,抬頭對著阿金笑道:「你覺得呢?出錢的。」

阿金看見單易禾這張邪惡似的笑容,只能流著兩行清淚,拿了一小袋銀子給店小二,吩咐道:「把你們店裡最好的酒還有最好的菜,全做一份上來給我們。」

捧著這包沉甸甸的銀子,店小二直覺得自己遇上了大金主,頓時眉開眼笑的猛點著頭回答:「好、好的!小的馬上下去為您準備。」

阿金看著這名店小二興奮到連路都走得跌跌撞撞的,還差點踩空,從樓梯上摔下去,忍不住無奈的苦笑了一下,隨後他進入珠簾中,盤腿在單易禾的面前坐下來。

「出手真大方啊,出錢的。」單易禾笑容滿面的看著阿金,但這笑容裡卻讓阿金看得直打冷顫。

「拜託你別再用那種笑臉盯著我看了,行嗎?」

「不然你喜歡看我緊皺眉頭的模樣?」

「只要你別直盯著我笑就行。」

單易禾眨了眨眼睛之後,回到以往的表情,用手枕著臉頰,側頭看著三樓之下的人群,在那邊走來走去的。但阿金總覺得,單易禾並不是在觀察這些人們,而只是把視線放在這些人的身上,腦袋裡卻在想著別的事情。

過了沒多久之後,店小二端著許多美食走進了偏房裡,當單易禾看見眼前這些堆積如山的美食,與旁邊那露出香醇甜美味道的好久時,馬上二話不說的開始大快朵頤起來。

「吃慢一點啊,又沒人跟你搶。」

「好吃的東西放太久的話,會變質的。」

「就算遲了幾分鐘的時間也不會有大礙的吧?」

「反正我就是喜歡這樣吃,怎樣?出錢的。」單易禾的嘴裡吃著一株花菜,手裡拿著大雞腿,眼睛還盯著擺在阿金面前的雪花餅,這模樣雖然稱不上好看,但是阿金卻看得津津有味。

只是為了讓單易禾開心,還真讓他不少銀子啊。

看見阿金沒吃東西,反而一直盯著自己看,讓單易禾稍微停下了咀嚼食物的動作,用手裡的雞腿指著阿金問道:「喂,你幹麻不吃?」

「看著你吃,我就飽了。」

「你這是哪門子的理論!」單易禾不開心的將手掌拍向桌面,撐起身體貼近阿金,硬是把自己手中的雞腿塞進了阿金的嘴巴裡去。

叼著雞腿的阿金眨眨眼,看著單易禾。而單易禾則是有些不甘心的坐回到位子上去,拿了一塊放在阿金面前的雪花餅,塞進嘴巴裡去。

「快給我吃,聽見沒?」

叼著雞腿的阿金用手把雞腿拿下來之後,嚼了幾口,看著單易禾直接把酒瓶拿起來大口大口的喝,微微泛紅著臉頰,大聲「呼」了一口氣的模樣。

察覺到阿金的視線,單易禾抱著酒瓶轉頭過來看著他。

「還不快點吃!雞腿都冷掉了。」

「但是比起吃雞腿,我比較想要吃了你啊。」

阿金故意一邊咬下雞腿肉,一邊咀嚼著,把話說得口齒不清,不打算讓單易禾聽見。

但是單易禾的耳朵,卻比他想像中還要靈敏。

他重重的將酒瓶放在桌子上,一臉像是要討債的流氓,抬高著眉毛問道:「你說什麼蠢話啊!誰會給你這隻狐貍吃掉,我還沒想死呢。」

「我指的不是肉啊……」

單易禾的會錯意,讓阿金有些慶幸,但是卻也不太高興。

不知道單易禾是故意裝傻,把話給扭曲了……還是說,他根本就沒注意到自己這暗中的告白?

喀完了這隻雞腿,阿金將骨頭放在桌子上,隨即替自己道了一杯茶來喝。順順喉嚨之後,他拿了一塊紅豆糕來吃。

比起肉食,他還是比較喜歡吃甜點。可惜這家酒館的甜點太少,幾乎都是大魚大肉,讓他有些吃不消,雖然菊花茶是不錯喝,但茶香味卻被單易禾懷中的那瓶酒的濃醇香味,給掩蓋過去了。

「下次讓我來選吃飯的地點吧。」

放下酒杯之後,阿金如此對著單易禾說。但是單易禾卻微醉的半垂著雙眼,咕嚕咕嚕的大口喝著最愛的酒,沒興趣的揮手道:「我才不要。」

「就算是我請客也不行?」

「當然不行!一隻狐狸哪懂得找店家?還是我自己找比較安心。」

阿金忍不住汗顏道:「你還真當我是隻笨動物啊?」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