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第三章

 

湖面如鏡子般透徹,可以見到底下的小石子與游來游去的魚兒,垂著一頭栗色長髮的少年坐在湖邊,用腳輕輕撥動著湖水,在湖面上引出幾圈漣漪。

而在他半垂著那雙灰色眼瞳時,他聽見了身後慢慢朝他走來的腳步聲,頓時停止了用腳撥水的動作,垂下肩膀,深深的嘆了一口氣。

「追著我跑,是你的樂趣嗎?」

他連頭也沒回的,問著身後的人。

「不,我只是想引起你的注意而已。」

身後的人帶著低沉的聲音,用尊敬的語氣對他說著,他的語氣中沒有任何玩笑感,取而代之的是嚴肅以及認真的態度,讓栗色長髮少年無奈踏入湖水之中。湖水深度約只到了少年的膝蓋,讓少年能夠在這座湖裡自由行走。

他朝湖中央走了兩三步之後,回頭看著那跟著他來到這裡的人。

一個黑色短髮,頭戴著髮冠的男人,雙眼似乎沒有帶有任何的感情,讓人只是盯著他看一眼,就會全身發寒。但是此刻的他,臉上卻是有著說不出的痛苦表情,雙眼認真的看著站在湖中的少年。

但是少年卻對男人一點也不感到懼怕,反而嘲弄似的勾起嘴角,將雙手環抱在胸前。

「如果你只是奢求我能夠看你一眼,那麼你已經做到了。」

「但我發現,光是讓你注意到我……還不夠。」

男人的話,讓少年的雙眼訝異的瞪大起來,用著發愣的表情問道:「你這話是什麼意思?」

男人並沒有馬上回答少年的問題,只見他迅速的踏出腳步,衝入湖水之中,揚起了一陣水花,在少年還來不及反應的當下,抓住了他的雙手,把他拉至於自己的胸膛之前。

見到自己被抓住,少年才回神過來。當他抬起頭看著這個突然接近他的男人時,他發現這個男人的雙眼裡,似乎有著一股名為「野心」的火燄。

而男人,則是將頭輕輕的靠在了少年的側臉上,附在他的耳邊輕聲道:「意思是,我想要你。」

但是少年卻沒有因為男人的話而有任何動搖,他揮開了被男人束縛住的雙手,雙眼怒視著眼前的男人,說道:「我沒有興趣當一個男人的褓母。」

「我並不是在開玩笑。」

男人的語氣似乎有些生氣,但是少年卻也不退讓的說道:「我也是。」

知道少年有著倔強的個性,於是男人從怒容轉變為無奈。他嘆了一口氣之後,轉過身面對湖岸,大手一揮,霎那間,湖岸邊馬上變成一大片如夢似幻的花海,讓人炫目。

少年垂眼看著這片花海,而他的手,也被男人輕輕的牽起。他任由男人拉著自己上岸,並且走入這片他為了自己而營造出的花海裡,之後,他聽見男人在他耳邊說話。

「現在的我能給你的,只有這片花海。等到我以後有了更強大的力量,我會再帶著這片花海來迎接你,你能……等我嗎?」

「我也說過我沒這興趣吧。」少年大手一揮,眼前的花海頓時消失無蹤,回復到之前的青草地,「更何況,口頭上的約定,就只不過是說說而已。我可不會平白無故的把自己的未來斷送掉。」

「請你相信我!」男人突然抓住了少年的手腕,認真的說道:「我一定會回來接你的,絕對會!」

這句一直環繞在他耳邊的聲音與話語,讓原本躺在床上熟睡的人驚醒過來。他瞪大著雙眼,胸口因緊張而強烈起伏著,但是當他意識到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場夢的時候,他才微微垂下了眼簾,放心的鬆了口氣。

「是……夢啊。」

雖說是夢,但卻是他不可抹滅的過去。

單易禾撐起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然而他卻發現一條如雲朵般柔軟的大尾巴,正懶洋洋的放在他的身上。順著尾巴將頭移過去之後,他看見那側躺在他身旁的阿金。

當一看見阿金睡得香甜,還舒服得抿嘴巴的模樣,單易禾就不知覺得心中揚起一把怒火。

他將手伸過去,拉住了阿金的耳朵,並且在他耳邊大叫道:「給我起來,你這隻笨蛋狐狸!」

「嗚哇!什、什、什麼事情?」

突然被人叫醒的阿金,露出了慌張的表情,從地上跳起來,警戒的豎起了尾巴上的茅,緊張的左右看著,但在發現單易禾坐在床上,垂著雙眼露出不悅的表情,冷冷的瞪著他看的時候,阿金才赫然回神過來,大手摸著後腦,露出笑容。

「我……我睡著了?」

「而且還是睡在我旁邊。」

「難怪今天睡起來這麼舒服。」

「……死狐狸,你是很想被我扔出去就對了。」

「反正不管你扔走我幾次,我還是會跑回來的。」

看著阿金那死不要臉,硬要粘著自己的模樣,單易禾只能無奈的拍了拍額頭,隨即翻開身上的被子,站起身來。

見單易禾要起身,阿金便很快的拿起放在一旁的披衣,在單易禾起身之後輕輕的披蓋在他的雙肩上,讓單易禾稍微嚇了一跳,側頭看著阿金的臉。

當他看見阿金臉上那彷彿在照顧著心愛寶貝般的溫柔表情時,霎那間讓單易禾不自覺得紅起了臉頰,他趕緊將頭收回來,用力的從阿金手中把披衣拉過來,快速從他身前離開。

阿金看見單易禾的樣子有些怪怪的,而且好像還有點慌張的樣子,忍不住擔心的走上前去詢問。

「你沒事吧?你看起來好像有點緊張兮兮的。」

「我……我才沒有。」單易禾心虛的說著,隨即將臉縮起來,不讓阿金看見他臉上的表情,「我只是剛才做了個怪夢,所以心思有些亂而已。」

聽見單易禾說的話,阿金馬上害怕的用手指摳摳臉頰問道:「那個夢應該跟我無關吧?」

單易禾轉頭看了一眼阿金那副心虛的表情之後,立刻快步走到他面前去,一腳跨在他的臉頰上,把他踢倒在地,臉上還帶著兇狠的表情說:「你這傢伙該不會是在我睡著的時候,做了什麼好事吧?」

「饒、饒命啊……我才不敢亂來呢。」

「有前科的傢伙說的話,根本不能採信!」單易禾繼續用腳底蹂躪著阿金的臉頰。

「好、好啦!我說我說,我只是在你睡著的時候,偷偷親了一下你的額頭而已,除此之外,我真的是無辜的--」

一聽見阿金說的話,單易禾的額頭上立刻冒出青筋來。

「你這該死又危險的傢伙!」

「哇!拜、拜託,你這樣踢我的臉會變形啦--」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