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第二章

 

單易禾將掌心攤開放在眼前,站在一片被黑夜所壟罩的草原裡,天空中只掛著一輪明月,而在他所站的這片草原上,只有一間用木頭蓋成的房子。

這裡,是他的家。

他趁著阿金在對付藍何道士的時候,張開了自家大門的結界,躲進這只有他一人的世界裡面,為得就是希望能夠擺脫那隻煩人的狐狸。

在他身旁環繞飛舞的透明靈體,像是很高興能夠回到家一樣,紛紛飛往草原中唯一的一個房子裡面。單易禾看著那些靈體飛回家中,彷彿是鬆了一口氣般的露出放鬆的表情,隨即抬起腳,打算跟隨在那些靈體之後,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但沒想到他才剛跨出一步,一個身影將天空中的月亮遮掩住,直直的從他頭頂上落了下來。

單易禾驚訝的抬起頭來,看著從天而降的巨大身影,想逃,但卻已經晚了。

只見這身影四肢落地的踩在他的背上,將他整個人重重的踩在腳下,而那如雲朵般飄逸的尾巴,此時也高高的抬起來,在他頭頂上磨蹭著。

悶唉了一聲之後,單易禾對著自己的背上吼道:「重死人了,快點給我滾下來!你這隻臭狐狸!」

「誰叫你居然敢把我一個人扔下,躲回這裡來。」阿金垂下頭來,在單易禾的頭頂上吐了一口氣,「難道你忘了我是仙狐嗎?就算你想躲我到天涯海角,我也一樣能找到你。」

「這點我當然沒忘。」單易禾用手枕著下巴,趴在地上說:「你身上有著仙氣與妖氣混合在一起的臭味,讓我想忘也忘不掉。」

「你這麼說也太傷人了,我又不臭。」

「自己怎麼可能會聞得到自己的體臭,笨狐狸。」

阿金無奈的苦笑了一下子後,從單易禾的背上走下來,用軟綿綿的尾巴將趴在地上的單易禾扶了起來。

站穩腳步的單易禾,拍拍身上的灰塵抬起頭來,眼前的狐狸已經變成了一名男子,他站在月光下,背對著月光,雙眼微瞇的對他伸出了手。

單易禾沒有理會他伸出的友善之手,冷冷的拉下臉,跨步經過了他的身旁,往自己的房子走去。

而那沒有接收到對方溫度的手,僵硬的伸了回來之後,回頭看著單易禾一邊撫摸著飛到身旁來的幽魂,一邊踏上了緣廊,把他關在外頭的動作,忍不住摸著後腦嘆氣。

他來到緣廊外頭,對著紙門內的人說道:「我好歹也是客人吧?你怎麼把我關在外面?」

「你只是個亂闖入我家的臭狐狸,不是什麼客人。」

「我可是幫你擺脫跟蹤狂耶--」

「那只是因為我自己懶得動手而已。」

阿金直視著眼前緊閉的紙門,雙眼垂成一直線,安靜的過了三秒鐘之後,才又繼續開口說道:「你當真不開門讓我進去?」

「對。」

在單易禾說完這句話的瞬間,那扇將兩人隔離的紙門突然間被一陣強烈的暴風吹飛開來,阿金踩著攤平在地上的紙門,一手扶著旁邊的樑柱,出現在單易禾的面前。

「既然你不願意替我開門的話,那我只好自行進入了。」阿金跨步進入了房間內,嘴角高高上揚的說著。

深知自己在紙門上所下的符咒,根本無法阻擋阿金的進入,所以單易禾的臉上並沒有露出驚訝的表情,依然悠閒的盤腿坐在桌子旁,靠著蠟燭的燈火,翻閱桌本上的書籍。

他只抬起了手,讓躺在地上的紙門迅速回到被阿金破壞的地方,恢復到原本完好無恙的樣子。而阿金則是慢慢的來到了單易禾的身旁,一屁股的坐在鋪好的被子上,側頭看著單易禾認真看書的模樣。

幽魂突然穿過了隔壁的紙門,手持著葫蘆還有酒杯,來到阿金的面前,將葫蘆與酒杯交給了阿金。

而阿金也沒拒絕幽魂的好意,接過了葫蘆與酒杯之後,就直接用手枕著頭,側躺在單易禾的床上,悠閒的灌著一杯杯的酒,而幽魂見到阿金接受了自己所給的好意,高興的不停在他身旁飛來飛去。

看起來,幽魂跟阿金的感情,似乎很好的樣子。

單易禾看見幽魂在阿金頭上飛來飛去,然後又鑽到他懷中磨蹭的模樣,忍不住把手中的書朝幽魂的方向丟了過去,但是幽魂畢竟是沒有實體的,只見書穿過了幽魂的身體,直接打在阿金的臉上,讓原本想抬起手將酒杯送到嘴邊的阿金,無緣無故的挨了一個攻擊。

幽魂看見阿金因為自己而被書打中,擔心的在旁邊飛來飛去,當它回頭看著把書扔出來的單易禾時,發現他正用著很可怕的表情,怒視著自己。

害怕單易禾的幽魂,馬上變成雲煙消失不見,而阿金則是放下了手中的酒杯,把貼在自己臉上的書拿了下來,擺出無奈的表情說道:「你是想打我還是打你可愛的孩子啊?」

「兩個都想打。」單易禾伸手拿了另外一本書,繼續看著。

阿金沉默了一會兒後,很不怕死的問道:「我能把你剛才的舉動解釋成你在吃幽魂的醋嗎?」

單易禾很快的又朝阿金的臉上扔出另外一本書,並且再度命中。

無奈將貼在臉上的書拿下來之後,阿金眨了下眼睛,盯著單易禾認真看書的背影瞧,一邊摸著有些發紅的鼻子,一邊靠近了單易禾。他將剛才單易禾扔過來的書放在一旁的地上,好奇的問道:「你在看些什麼呀?」

「在看如何把你這隻討人厭的狐狸給趕出去。」

「既然如此,你還不如直接問身為狐狸的我比較快呢。」

「這就免了。」單易禾闔上書本,用著冰冷的視線看著躺在自己床上的阿金,說道:「你也該滾了吧,這樣我怎麼睡?」

「很簡單。」阿金拍了拍身旁的空位,「只要乖巧的躺在我旁邊睡就可以啦。」

而這句話說完之後,眼前又飛來了一本書,不過這次阿金卻有看清楚書本飛過來的路線,好縮身躲過去,免得等等額頭上會被書角撞出一個包來。

「你為什麼總是黏著我?」單易禾不開心的說著。

在遇見阿金之後,他就一直黏著自己,不管他怎麼甩都甩不掉,而且還一次次的更加過火。原本只會在門外乖乖趴著等他出來的阿金,現在已經膽子大到敢揮飛自己的房門,進入屋裡來鬧他了。

阿金笑了笑之後,從屁股上鑽出了他那條軟綿綿的尾巴,一邊摸著一邊說道:「真要我說出來嗎?」

看著阿金臉上的笑容,單易禾突然不想知道了。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