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狐狸半開玩笑的說著,然後用舌頭舔了舔單易禾的臉頰,但是單易禾卻一把抓住了狐貍調皮的舌頭,痛得狐狸兩眼含淚的豎起了身上的毛髮。

「痛痛痛!」

「我說過不准隨便亂舔我的!」單易禾發怒的說著,隨後命令道:「快點從我身上滾開,否則我就把你的舌頭給割下來!」

狐狸知道單易禾不是說假的,於是便很聽話的將四肢從單易禾的身上移開,單易禾這才放開了牠的舌頭,看著牠一副心不甘情不願的坐在自己身旁。

吐著被單易禾抓紅的舌頭,狐狸眼角含淚的說:「沒想到你一天比一天還要狠心,想當初我們剛認識的時候,你那張受到驚嚇的臉真的是好玩到不行……」

「該死的,別讓我想起那倒楣的一天!」

單易禾不願意想起初次與狐狸相見的場景,馬上出聲打斷牠繼續說下去。

狐狸眨了眨眼睛之後,明白的點了點頭,「好好好,我知道了。」隨後牠看著藍何道士躲著的樹幹,歪頭問道:「那你打算怎麼處理那個傢伙啊?」

「那笨蛋除了跟蹤我之外,也沒別的威脅。不過他這樣一直盯著我也不是辦法,不如你就將功贖罪一下,幫我把那傢伙踢得遠遠的吧?」

單易禾冷冷的看著狐狸,並且將葫蘆放在他的頭頂上,讓狐狸垂下了耳朵,瞇起雙眼抬頭問道:「咦?我犯了什麼錯嗎?」

「你犯的錯就是不該有事沒事就跑過來煩我。」

狐狸睜開雙眼,用著那雙褐色眼瞳看著單易禾,露出無辜的模樣,但單易禾可是一點也沒有心軟。

微捲的栗子色長髮被風輕輕的吹起,而單易禾那總是帶著淡淡孤寂感的灰色眼瞳,憂鬱的半垂著眼皮,彷彿是想將什麼秘密永遠藏在心底般,讓狐狸的雙眼總是離不開他。

牠喜歡看見單易禾慌張的樣子,也喜歡看著他對自己說話時候的嚴肅模樣,這讓牠更加愛作弄他,但是,狐狸知道單易禾向來都只把牠的戲弄當成玩笑。

想到此,不禁讓狐狸有些厭煩。

牠想知道這個男人的所有事情,想要讓他注意自己,想要看著他慌張時候露出的表情,想要抹去他眼底的憂鬱情感,單易禾總是沒有露出過笑容的嘴角,不知道什麼時候才會對著他微微一笑。

狐狸敢保證,單易禾笑起來的話一定很吸引人--

「喂,阿金。你聽見我說話沒!」

突然間,單易禾的聲音傳入了被喚作「阿金」的狐狸耳中,牠抖抖耳朵,高高豎直起來,對著單易禾回答道:「有,我聽見了。」

「那還不快點去做。」

「可是比起欺負那個人,我比較想欺負你耶。」

「你說這話是存心要氣死我的,對吧?」

「哪有,我這可是在誇獎你。」

「我怎麼完全聽不出來有誇獎的意味啊……」

「那麼等我做完這件事之後,你會讓我玩嗎?」

下一秒鐘,阿金似乎聽見了單易禾理智斷裂的聲音,接著,牠的耳邊就傳來一陣如雷貫耳的怒吼--

「少給我提無理的要求了!你這隻笨狐狸!」

阿金捂著耳朵,站起身來退後好幾步,看著眼前氣到握緊拳頭,冷冷盯著牠看的單易禾,抱著旁邊的樹幹說道:「別、別這麼火大嘛。我只是想玩玩你而已。」

 

「我可不是你的玩具!」

「我才沒把你當玩具。」阿金甩甩尾巴說道:「我是怕你無聊,所以才天天來找你玩的,不然你肯定一整天都埋在酒堆裡,不然就是去騷擾其他女人。」

單易禾的額頭上浮出清筋,雙手環抱在胸前的說道:「什麼騷擾啊!我又不是什麼色慾薰心的怪老頭!」

「咦?不是嗎?我以為你的性慾比誰都要強。」

「誰性欲強啊!你這臭狐狸!」

阿金看著單易禾被自己弄到發怒而漲紅的臉頰,抱著樹幹爬上了樹枝,居高臨下的看著站在底下的單易禾,雙眼如彎月般的瞇起來。

「妳別激動、別激動,就算你性慾強我也不會用怪異光看你的。」

「你說這什麼鬼話!」單易禾垂著雙眼,冷冷的看著站在樹枝上的阿金,「你才是一天到晚發情的臭狐狸,快去找母狐狸,別老是來煩我!」

「別趕我走嘛,我不說就是了。」狐狸可愛的揪起嘴巴,裝可愛的看著單易禾,「我只是想跟你在一起而已。」

「你想我可不想。」用鼻子冷哼了一聲之後,單易禾的眼中露出了一絲痛苦的表情,緊皺著雙眉道:「像你這樣,就像是想把我給綁住,而我呢,可是最討厭被人束縛住的。」

看著單易禾眼中的痛苦,阿金並沒有說什麼。

牠翻了個身,將巨大的身體趴在樹枝上面後,輕喚著底下人的名字。

「單易禾。」

「幹嘛!」

「你的個性扭曲得真徹底。」

「……小心我把你三杯了!你這隻死狐狸!」

阿金瞇起雙眼露出微笑,而後從樹枝上站了起來,將頭扭向藍何道士所在的位置,接著迅速的踏出腳步,用著如風一般的速度,在藍何道士還沒察覺到牠的氣息之前,就用身體圈住了藍何道士所躲藏的樹幹。

當藍何道士見到眼前這隻巨大的狐狸時,頓時嚇得臉色慘白,腿軟的跌坐在地上。但阿金卻只是靜靜的睜開了那雙彎月笑眼,用著那褐色瞳孔,瞪著藍何道士看。

「不好意思,我得請你先睡一下了。」

「噫--」

藍何道士深吸了一口氣之後,就看見阿金的尾巴罩住了自己的頭,下一秒鐘,他感覺到自己的身體漸漸失去了力氣,最後,就沒了意識。

而阿金也就因此順利的,將藍何道士鬆了開來,讓他隨意的倒在地上打鼾。隨後牠從樹幹後方走出來,並且對著單易禾所站的位置笑道:「我讓他好好的睡一覺囉……咦?」

當阿金回過頭的時候,單易禾已經不知道跑到哪裡去了。

阿金深深的嘆了一口氣之後,甩甩尾巴道:「真是的,就是喜歡甩掉我。」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