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臭道士,你做什麼?」

「哼哼,怕了吧!你這妖孽!」

男子聽見藍何道士對他的稱呼,瞬間呆了三秒鐘,隨後才用手指摳著臉頰反問道:「那個,我不知道是不是太陽太大,害得你中暑了?我可不是什麼妖魔鬼怪。」

「不是?那麼你要怎麼解釋從你身上傳來的妖氣呢!」

藍何道士再度從袖口裡拿出了黃色符咒,而旁邊圍觀的路人們,則是快速的退開了步伐,就連胖婦人也被女侍半拖半拉的帶走了。

瞬間,這裡的氣氛就像是一秒鐘就將火山爆發似的凝重。

男子沒想到藍何道士居然能夠看得出自己身上的妖氣,有些為此感到驚訝的他,輕輕勾起嘴角,笑出聲來。

「哈哈哈,看來你還是多多少少有些底子的嘛。」

「廢話少說,妖孽!看符!」

語剛落完,藍何道士手中的符咒就立刻朝著男子飛出,但男子卻不慌不忙的對著符咒伸直了手臂,瞬間,在他的身旁出現了許多個透明的白色雲體,拖著長長的尾巴,迅速且俐落的分別擊下這些符咒。

如沒有一些功力,就只能當成是男子憑空擊破了這些符咒,但有著一些皮毛功夫的藍何道士,卻將這些白色雲體的攻擊看進眼中。當他看見那些擊破了符咒的雲體,飛回到男子身旁,並且像是在守護他似的,不停在他身旁繞來繞去時,藍何道士更加確認了男子的身分。

「那些是……幽魂?」

「喔?你能看見這些可愛的孩子嗎?」男子抬起了手,觸摸著那些雲體,並且勾起了嘴角笑道:「這還真讓我意外啊!沒想到憑你那點小力量,就能夠看見這些孩子。」

「居然稱幽魂為孩子……你到底是誰!」

「我叫做單易禾,跟你一樣,也是個道士。」

「道、道士?別騙人了!我可沒聽說過有哪個道士會操控幽魂的!」

「你可以當我是第一人呀。」

「荒唐!」藍何道士握緊了手中的桃木劍,指著單易禾的笑臉說道:「你身上妖氣凝重,加上還能操控幽魂……再怎麼樣想也不可能是人類吧?」

「居然這麼說。」單易禾聳聳肩膀,露出無奈的表情,「那麼如果我這樣做的話,才能讓你相信我是人類嗎?」

說完,單易禾突然從袖口裡拿出了一把小刀,翻開手臂並且朝上面用力劃上一刀。鮮血噴濺出來,嚇得一旁的路人越離越遠,而站在他面前的藍何道士也看傻了眼。

「你……」

「怎麼?沒見過會噴紅色鮮血的『人類』嗎?」

單易禾笑著將手中的小刀扔到藍何道士面前,而後轉身甩甩手,將葫蘆舉起來放在嘴邊,咕嚕咕嚕的喝了一大口。隨後用手背擦去嘴角的酒滴,大剌剌的跨著腳步,眼看就要從藍何道士與所有人的視線裡消失。

望著地上那被單易禾留下的小刀,藍何道士突然間回神過來,舉起了手中的黃色符咒,朝單易禾大聲喊道:「站、站住!喂……我說站住!」

單易禾沒有停下腳步來,依然悠閒的抬起了手中的葫蘆,咕嚕咕嚕的喝著酒,帶著搖搖晃晃的身體,一邊用鼻子哼著歌,一邊往城外的方向走了過去。

藍何道士見到單易禾根本就沒有停下腳步等他的念頭,於是扔下還燃燒著蠟燭的祭壇,快速的跟上單易禾的腳步。

他倒要看看,這個妖孽要躲去哪裡。

 

○●○   ○●○   ○●○

 

跟出了城外,莫約過了三個時辰,單易禾依然還在前方走路,根本就沒有要停下來的打算,而緊黏在單易禾身後的藍何道士,早已經喘得上氣不接下氣,滿頭是汗了。

現在因為單易禾正坐在前方不遠處的石頭上歇息,藍何道士才有了可以短暫喘口氣的時間。但早已經累得腿軟的藍何道士,只能將背倚靠在樹幹上,不斷喘氣。

「這、這、這傢伙到底要去哪裡啊!」

邊用手背擦著額頭上的汗水,藍何道士邊用著憤怒的視線盯著單易禾看。

然而他卻不知道,單易禾早就發現了他的存在,才會到處走來走去的繞圈子,未得就是想甩掉藍何道士這個黏人蟲。不過他卻沒想到,這傢伙看似沒用,但卻挺有耐心的。

抬手喝了一口葫蘆裡的酒之後,本想直接用個「障屏法」來脫離,但他卻突然感覺到頭上出現一個很強的仙氣,頓時讓他的心思全從藍何道士的身上給拉了回來。

頭頂上一個黑影飛躍而過,落下了幾片鮮綠的樹葉,而單易禾也迅速從石頭上站了起來,伸手招來許多幽魂,圍繞在自己身旁,形成了一個保護層。就在那些落下的葉子輕輕的掉在地上時,一隻狐貍的腳踩住了那片落葉,出現在單易禾的面前。

眼前的狐狸有著比單易禾還大上兩倍的身軀,尾巴像是雲朵般的隨風飄逸著,雖然瞇起的雙眼像是打著滿肚子壞水的模樣,但是這隻狐貍的身上卻散發著一股強烈的聖人氣息,彷彿如神仙降臨般的。

而狐狸的出現,已經讓躲在樹幹後方的藍何道士,看到傻眼了。

單易禾抬起眼來看著這全身如同夕陽般金黃色的狐狸,臉上露出無奈的表情,似乎是認識對方一樣的垂下了肩膀。

「你怎麼知道我在這裡的?」

「因為我把你的氣味牢牢記在腦海裡啦!要找到你,對我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

狐狸用著低沉的男人聲音,對著單易禾說著,而牠也慢慢的靠近了單易禾的身體,用那雙藏在眼皮底下的眼珠子,直盯著他的頭頂看。

尾巴從後頭甩到前方來,輕輕的圈在單易禾的下巴上,但是卻被單易禾反感的抓住、甩得老遠。

「別靠近我!」

全身起雞皮疙瘩的單易禾,往後退了好幾步,試圖與狐狸拉開距離,但是狐狸卻不願意讓單易禾離開自己,以極快的速度撲向了單易禾。但是早知道狐狸會衝上來的單易禾,馬上揮手命令著身旁的幽魂,阻擋狐狸的侵入,卻沒想到狐狸只用著手掌,就將單易禾身旁的幽魂全部打飛掉。

看見狐狸變得比以前還要強的樣子,單易禾嚇了一跳,一個不留神就踩空了腳,向後往地上倒下去。眼見要落到地上去的單易禾,卻在離地面不到一公分距離時,被軟綿綿的東西給抱住了身體。當他睜開眼睛時,狐狸的大臉就出現在他眼前,讓他反射性的捧臉尖叫起來。

「你你你你……你又想幹嘛!」

「吃了你。」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