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作品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楔子

 

翠綠色的山上,飄盪著陣陣茶香味,許多株新生的綠苗上沾滿著露珠,看起來晶瑩剔透,當鼻子靠在葉子旁時,還能聞到那只有晨間才聞得到的清香味。

山頂穿透著白色雲朵,就像在串棉花糖一樣的把它們串起來,成了這座山的美景之一,而在這座山頂上,隱隱約約能看見一座紅色的寺廟。

傳說,那座寺廟裡面的仙狐很喜歡喝茶,只要有人帶著上好的茶葉前來供奉,仙狐便會報答你,替你完成一個心願。

--不過,這都只是些沒有根據的民間傳說罷了。

真正的仙狐,才不是這個樣子的咧!

一隻全身染著金黃色毛髮的狐狸,懶散的趴在寺廟旁的大樹上,爪子垂放在樹枝上,彷彿沒什麼力氣似的,軟綿綿的左右晃來晃去。

但在牠側眼看見不遠處飄起了一顆有些透明的白色光體時,那雙細小到看不見眼珠子的眼睛,瞬間一亮的睜了開來,翻了個身將雪白的肚皮朝上之後,對著盤腿坐在樹底下喝茶的紅色狐狸說著。

「最近好像常嗅到人類的靈魂啊,大哥。」

「可能最近又有戰爭了吧?」

「人類還真愛引發戰火。」

「因為人類本性為貪,只要是攸關於自身利益的問題,就會立刻用武力來解決。」

「人類還真是單純。」黃色狐狸笑彎了雙眼,突然縱身一跳,四肢輕巧的踩落在紅色狐狸的眼前,甩甩那條如雲朵般軟綿綿的尾巴,回頭對著紅色狐狸說道:「那麼大哥,我先出門啦!比起人類,有個玩具更能引起我的興趣呢。」

紅色狐狸握著手中的茶杯,輕酌一口之後,側頭看著牠說道:「你貪玩,我是不會說什麼,但阿金……你不覺得你最近太愛到那個人的身邊去了嗎?」

「會嗎?我倒覺得去不夠呢。」黃色狐狸將尾巴移動到了嘴角旁,輕輕的笑著,「還是說大哥你擔心我也愛上了人類?」

「若是人類那還好,但那個人不是啊!難道你就不能不去找那個人嗎?」紅色狐狸問著站在自己面前的黃色狐狸,但是黃色狐狸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將頭轉了回去,抖抖身上的毛。

「大哥,你就別擔心這麼多了。」

「不希望我擔心的話,就好好節制自己的行為。」

「我會考慮的。」黃色狐狸一說完,便輕盈的跨步跳入天空之中,只是一眨眼的時間,身影就已經消失在紅色狐狸眼前。

紅色狐狸並沒有對黃色狐狸的消失,留有太多的眷戀,只是依然默默的喝著手中的茶,而後,抬起頭看向藍色的天空。

「阿金這傢伙,還真是遲鈍啊。」長長的一聲嘆息後,紅色狐狸站起身,走回寺廟之中。

 


第一章

 

「以本道士之名,命令你立刻退散!妖魔!」

擺滿符咒與簡單的祭品,還有放置著象徵降妖除魔的搖鈴,桌子前端放置著兩個燭臺。這樣的基本除魔工具,現在正擺在人來人往的大街上,表演著降妖除魔的過程。

一個穿著華麗衣裳的胖婦人,雙手緊握在胸前,跪坐在壇桌前方,不停的顫抖著身體,嘴裡一邊碎碎有詞的唸著什麼咒語。在她的身旁,一個身穿藍袍的男人揮舞著手中的桃木劍,不斷左右來回踱步,耍弄著手中的劍術,另一手用兩指掐住黃色符咒,不停往胖婦人的頭頂上甩來甩去。

站在一旁的路人,早已圍成了人牆,目不轉睛的看著眼前的景象,猛吞口水。

「喝!」

突然一陣喝聲,嚇得胖婦人將身體上的汗水全抖了下來,而旁邊的人群也都很配合的倒吸一口氣。只見大家一聲不吭,看著那用黃色符咒指著胖婦人,停下動作的道士。

就在這緊張的一刻,道士手中的黃色符咒居然瞬間燒成灰燼,看得所有人都拍手叫好。

而胖婦人則是雙眼含著淚水,抖著嘴唇,朝那轉身對身旁的路人揮手致意的道士問道:「請、請問大師……附在我身上的惡靈已經消、消滅了嗎?」

道士瞬間轉身,對著胖婦人說道:「這是當然!只要有我藍何大師在,無論什麼妖魔鬼怪,都逃不過本大師的手中!」

自稱是「大師」的藍何道士拍拍胸堂說著,又是引來路人一陣歡聲鼓舞。而胖婦人則是開開心心的邊哭邊站起來,對著藍何道士頻頻點頭道謝。

「謝、謝謝大師!謝謝大師!」

「以後您就不用擔心了,好好安心生活吧。」

「是是是,謝謝您,真的太謝謝您了!」

胖婦人高興得不停點頭,之後立刻拍著手掌,喚來身後的一名女侍。只見女侍拿出了一袋錢幣,交到了藍何道士的手中,讓藍何道士的雙眼為之一亮,但還是保持著一貫的平靜,摸摸鬍子。

「本道士向來都是以做善事為主,來替人們除妖的,您這袋錢……」

「不不不,大師請您留著吧!就當作是我給你答謝的,請您一定要收下。」胖婦人沒見到藍何道士臉上微微的變化,單純只是想要達謝救命之恩的說著。

單純的胖婦人,讓藍何道士的嘴角上揚得更高了。

「那麼,在下就不客氣收下了。」

「是是是。」

胖婦人臉上堆滿笑容,之後就帶著女侍想要離開,但突然間的,人群裡傳來了一聲大喝:「等等!」

眾人全都將視線落在那高舉著手,一臉看起來醉醺醺的男人身上,而藍何道士的笑臉,卻在瞬間僵硬了一下,但又很快的露出笑容,朝那名男子說道:「不知道這位小哥有何貴幹?」

男人用手將那頭微捲的栗子色長髮,擺到身後去,而後搖搖晃晃的推開人群,甩著手中的葫蘆,走到藍何道士的面前來。

雖然看見他一副喝醉酒的模樣,但藍何道士還是很有風度的對他露出笑容。

不過,男人打了一個嗝之後,將葫蘆扛在肩上,站穩了腳步,讓身體停止左右晃動,同樣勾起嘴角,用著不客氣的語氣對著藍何道士說道:「你不用擔心,我不是來拆你台的。」

眼見這名男子雖然看似喝醉了酒,但說出口的話卻是如此清晰而且明確,不禁讓藍何道士的雙眼瞬間瞇起。

他拱手問道:「那麼,請問這位小哥,你為何叫在下等等呢?」

男子勾起了嘴角,轉身背對著藍何道士,面向著那看傻了的胖婦人,說道:「我可沒說我是在叫你,我叫的,是這位美麗的姑娘。」

男子的話,讓胖婦人的臉頰瞬間染上了一層紅暈。男子的長相說起來也是很俊的,剛才沒仔細看,所以胖婦人沒注意到。

雖然男子的嘴邊留有鬍渣,但卻一點也沒有減少他身上的光芒,反而增添了一絲粗曠的味道,而看著男子的雙眼,就彷彿要被他勾走魂魄似的,讓胖婦人霎時間忘我的直盯著男子看。

但男子卻只是笑了笑,將大手放在胖婦人的肩膀上,問道:「敢問這位美麗的姑娘,妳是不是有腰不舒服的問題,而且時常坐不住?」

「哎!這位小哥你還真厲害,一說就中。」胖婦人與眼前的男人明明是第一次見面,但是男人卻能夠很清楚明白的將自己多年來的困擾說得分毫不差,讓胖婦人驚訝的不停眨眼。

不過男子卻是在聽見胖婦人應答之後,突然用持有葫蘆的手,攬住了她粗壯的腰,讓胖婦人的身體貼近自己,並且牽起了她的右手,讓她與自己的手掌心緊貼在一起。

這一幕,不但讓旁邊圍觀的路人們露出驚訝的表情,就連藍何道士與距離最近的女侍,也都看傻了眼。而胖婦人在貼近了男人那張俊美的臉蛋時,瞬間血脈噴張的紅著臉,卻沒有掙扎。

在場唯一還保持冷靜的,只剩下男子本人了。

男子垂下了眼簾,將葫蘆上綁著的紅線掛在手腕上,空下來的那隻手瞬間從胖婦人的腰間抓住了什麼東西,之後就放開了胖婦人,將手中的東西遠遠的扔了出去。

「好,這樣妳就不用擔心會再犯那些病痛了。」

男子回頭對胖婦人說著,這才回神過來的胖婦人捧著臉頰,錯愕的回答道:「真、真的嗎?」

「妳回去看看就知道了,應該沒多久妳的身體就會變輕鬆許多。」

「但是藍何大師剛才說,我的病痛都是來自於妖魔纏身啊!你怎麼能隨便一丟東西,就說醫好了我的病?」

「那是因為這傢伙的能力沒這麼強,頂多是能讓妳稍微減輕痛苦而已。」

男子悠閒的說著,讓站在他背後的藍何道士臉上一陣青白。

「我呢,最看不慣欺騙女人的人了,所以這次我才會當個好人,來幫妳的忙。」男子說完,扛起葫蘆,背對著藍何道士,跨過還沒搞清楚狀況的胖婦人身旁,走出人群。

但他前腳才剛離開,藍何道士就拿起了手中的黃色符咒,堤防的看著男子。

「等等。」

「這次換你叫我等等了?」男子回過頭看著藍何道士,但只稍一眼,他便沒興趣的繼續走著。

男子目中無人的態度,讓藍何道士氣得直跺腳,「既然你不聽我的話停下腳步,那我就不客氣了。」說完,藍何道士將手中的三指黃色符咒射出,但是卻被男子一揮手中的葫蘆,將這些符咒全數打散掉,成了碎紙屑,落在地上。

而男子臉上的表情,也露出了不悅--

 

 

待續~

,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