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第三章

 

漆黑的樹林中,不時傳來拍翅的咕叫聲,偶而還會有讓人忍不住打冷顫的蟲鳴,夜晚的野地裡,當家的不再是人類,而是那些有著先天優勢的野獸群。

然而現在這些野獸,正徘徊在微弱的營火附近,用他們可怕的眼神盯著睡得香甜的人,伺機而動,享受著狩獵的趣味。

 

「是人……人類的味道,好香啊!好久沒有聞到這麼可口的味道了……」

「我餓了、我餓了,好想品嘗看看啊……人類的味道……」

 

野獸們你一句我一句,唾液不斷沿著貪吃的嘴角滴落下來,聲音細而小,根本就聽不見,彷彿是許多人在說悄悄話似的。

 

「啊!看那柔嫩的皮膚,若是染上鮮血的話一定會更香甜可口,已經很久沒有遇見這麼好看的獵物了。」

「脖子,我要他的脖子!」

「那麼我要他的大腿。」

「內臟是我的!」

「啊啊,我不行了!我現在就要吃了他!」


野獸們開始討論起自己喜愛的部位,然而,就在他們討論得已經快要按耐不住時,黑髮男子扶著額頭,突然坐了起來,嚇得所有野獸們立刻禁聲,連呼吸都變得很小心。

黑髮男子一臉沒睡好的模樣,從手指縫中露出可怕的眼神,似乎是知道野獸們躲藏的地點似的,壓低著雙眸,全身散發出一股駭人的氣息。

「吵死人了,你們這些低等野獸。」他的聲音低沉沙啞,但卻不失一絲威嚴。

當野獸們聽見他的聲音時,立刻嚇得退後好幾步,還發出了「嗚嗚嗚」的聲音,彷彿有些退卻,但是他們卻還是依然七嘴八舌的討論著眼前的男人。

 

「雲月山的仙狐,不需要你多嘴!身為仙狐的你不好好躲著,居然跑到這種地方來,是還想被殺光嗎?」

「而且還跟人類在一起,太不像話了!」

「身為仙狐,你居然護著人類……啊啊,你是想獨吞嗎?」

 

面對野獸們的猜測,藍南宸拍拍屁股,不發一語的站起身來。

「喂喂喂,你們搞清楚一點,我跟你們可是不同的『東西』。像你們這種只不過有了幾百年修行,就以為自己厲害得跟什麼一樣的傢伙,和我這已經修到成仙的等級可是完全不一樣啊!」

 

「哼……區區一隻還沒成熟的小狐狸,居然就敢對我們說教!」

「看來雲月山上的仙狐也不怎麼樣嘛。」

 

野獸們不屑的說著,但是,他們卻沒有接近藍南宸,依然在遠遠的地方,觀看著他。這讓藍南宸更加不爽的用手搔弄著頭髮,回頭看了眼睡在微弱火光旁的岑傲英,深深嘆口氣。

「唉,這隻小貓還睡得真是香甜啊!都不知道自己快變成這些貪婪傢伙的嘴邊肉了。早知道就應該讓魑蒿陪他去,這樣還比較省事呢。」

藍南宸有點後悔的看著岑傲英,沒料到他居然可愛的抿了抿嘴,翻身繼續做他的美夢,這讓藍南宸只好無奈一笑。

「還真是沒有防備呢。」

隨即,他收回視線,抬起頭觀望著躲在四處樹叢中的野獸們。完全沒有露出笑容的勾起嘴角,輕輕的閉上雙眼之後,他的四周立刻吹起一陣旋風。

狐狸的耳朵從他的頭頂冒出來,輕輕的抖了兩下,隨後那股旋風立刻像是受到命令似的,迅速的各自分成好幾道小旋風。

風裡夾雜著許多落葉,分別朝四處吹過去,彷彿銳利的劍一樣,準確的穿透好幾的隱藏在黑暗中的野獸。

受到攻擊的野獸連一聲也沒吭,就墜落下來,但是當他們就要撞擊到地面上時,旋風又迅速吹下,將他們龐大的身體牢牢接住。

藍南宸看了一眼岑傲英,知道自己剛才的行為沒有吵醒他之後,便將這些野獸的屍體放在草叢裡面,並迅速將風解散。

其他幸運逃過一劫的野獸們,紛紛慌張的離開了此地。失去性命的夥伴們的血味似乎還殘留在鼻尖,讓他們很害怕。

藍南宸任由那些吃了敗仗,就夾著尾巴逃跑的野獸們離開,慢慢的走到野獸的屍體旁,抖了抖頭頂上的耳朵。

「原來是老虎。」踢了踢躺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身體之後,藍南宸帶著笑容回頭望著岑傲英睡得香甜的臉龐,忍不住失笑道:「看來不只是人類,就連野獸也對你很感興趣呢……親愛的小貓咪。」

抬起頭看著夜空中皎潔的月光,藍南宸收回了耳朵,慢步走回岑傲英身旁,坐了下來,並溫柔的用手撫弄著他的瀏海,觸碰著他如同女孩般的柔嫩肌膚。

「你還真不像個男孩兒。」再度感慨一聲之後,他打個哈欠,背對著岑傲英,重新躺回地上。

 

○●○   ○●○   ○●○

 

晨光灑在岑傲英還想賴床的臉上,他厭惡的將臉縮起來,緊緊皺著眉頭。忽然,他發現自己懷裡似乎有什麼東西,暖呼呼的。

腦袋還沒清醒的他先是疑惑的眨了眨眼,隨即,他抬起頭來,立刻對上一張睡得香甜的俊俏臉龐,嚇得他頓時完全清醒過來,推開他從地上跳起。

「你、你、你這傢伙什麼時候跑到我這裡來的!」

岑傲英口中的「傢伙」,當然就是昨天晚上趕跑野獸,以導致睡眠不太足夠的藍南宸。而聽見岑傲英的喊叫聲,藍南宸只是翻了個身,然後繼續睡他的,完全沒有要起床的打算。

於是,岑傲英的臉頰上爆出青筋,一把拎起藍南宸的耳朵,在他的耳邊大吼道:「快點給我起來,你這懶惰鬼!」

「啊?發、發生什麼事情了!」

嚇了一跳的藍南宸立刻從地上跳起來,捂著自己的耳朵,滿臉驚慌失措的看著眼前對他鼓起臉頰,揉著拳頭像是要打他的岑傲英。

岑傲英靠近了他,用非常可怕的表情下垂著嘴角,狠狠的瞪著藍南宸。

「昨天晚上你不是睡在另外一邊的嗎?怎麼現在你跑到這裡來了?嗯?」

「哈啊--你是說這個喔,小貓咪。」藍南宸鬆了口氣的打打哈欠,認為沒什麼的抓抓屁股,躺回地上去,翻了個身背對著岑傲英,繼續睡覺。

岑傲英頓時理智斷裂,立刻抬起腳,狠狠的朝藍南宸的屁股上踹下去。

「我不是說了,不准叫我小貓咪!我叫做岑傲英,岑‧傲‧英!到底要我講幾遍你才會改過來啊?」

「我、我知道了嘛!」藍南宸摸著發紅的屁股,回過頭來看著一臉氣呼呼的岑傲英,無奈的從地上站起來,貼近他的臉頰,偷偷的落下一吻。

「早安啊,我的小英英。」

「啪」的一聲,寧靜的樹林裡,再度傳來響徹雲霄的巴掌聲。

岑傲英完全不想繼續裡會總是鬧著他玩的藍南宸,生氣的跨著大步離開了。而藍南宸則是摸著被他打過的地方,不停苦笑著。

「哈哈哈……我幹嘛沒事找事做呢?」他自問著,但是,卻沒有因為這樣而心情變糟,反而還很開心的哼起歌來,快速跟上岑傲英的身影。

然而就在他們離開之後,幾隻野獸慢慢的走到了他們所遺留下來的營火地,眼神銳利的盯著岑傲英與藍南宸的背影,久不離開。

 

「這隻小狐貍居然殺了我們的夥伴。」

「殺了他祭血……然後那個人類就是我們的了。」

「對,殺了他。」

「殺了他。」

 

野獸們的呢喃依然迴盪在寧靜的樹林裡,風吹過他們身上的毛髮,帶著他們的殺氣,悄悄的飄到了藍南宸的身旁。

藍南宸停下腳步,回過頭看著背後的樹叢,嘴角頗有興趣的勾了起來,彷彿在計劃著什麼事情似的,他的眼神裡,充滿著玩樂的趣味。

「看來,那些傢伙還是沒學乖啊。」

他低聲說著,隨即,岑傲英催趕的聲音就從他身後傳來。

「喂,無賴!你不在前面帶路的話,是要我走去哪裡啊?」

藍南宸收起這危險的眼神,轉過頭去對著岑傲英說道:「好好好,我這就來了。」

說完,他慢慢的走向岑傲英。

似乎是覺得藍南宸有點怪怪的,岑傲英抬起頭看著他臉上的微笑,不太確定的問道:「你……看起來心情好像挺好的?」

「嗯,怎麼突然這麼說呢?」

「因為你的心事全都寫在臉上了。」

「呵呵,那是因為我可以跟小貓咪一起旅行啊!當然心情好。」

說完,一個拳頭又紮實的砸在藍南宸的肚子上。

「哼!什麼爛理由。別忘了,是你自己說我的性命只剩一個月的!我可沒時間在這裡陪你耗!」

藍南宸抱著肚子,看著岑傲英氣嘟嘟走在前面,忍不住無奈的抬起嘴角。

「是是是,岑大少爺。」

 

○●○   ○●○   ○●○

 

兩人來到的,是一個小城鎮。這距離岑傲英所住的崙山派不遠,走路花不到半天時間就能到了,但由於出發時間過晚,結果兩人還是露宿了野外。

不知道是不是昨天晚上睡眠不足,還是說剛才被藍南宸氣到,岑傲英的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注意到岑傲英的臉色不太好,藍南宸便四處探頭看了一會兒,在不遠處找到了一間茶館。

於是他便一掌抓住了岑傲英的手,對他說道:「我們先到那裡去坐坐吧。」

「去那裡幹麻?我們不是時間不多了嗎?」

「哎呀,俗話說得好,休息是為了走更長遠的路。更何況,你的肚子不會餓嗎?」

「我的肚子才不……」岑傲英才剛倔強的甩開了藍南宸的手,他的肚子就傳來了一陣「咕嚕」聲,讓他的臉頰馬上染起兩片紅潤。

而藍南宸則是將手放在嘴上,偷偷掩嘴笑道:「看來你的肚子比本人誠實多了。」

「你、你吵死了!」即時聽見了自己肚子發出抗議聲,岑傲英依然固執的將雙手放在胸前,撇過頭說道:「我說不餓就是不餓。」

看著眼前的小貓咪個性如此倔強,藍南宸也不打算再勸。他來到岑傲英的身後,將雙手放在他的肩膀上,低頭附在他的耳邊,用著低沉的聲音說道:「既然如此,那我就自個去吃囉。」

岑傲英聽見藍南宸的聲音在耳邊出現,馬上驚覺的甩開了藍南宸放在肩膀上的手,捂著耳朵退開腳步,紅著臉罵著:「別用這種方式跟我說話!你這大笨蛋!」

藍南宸高舉起雙手,表示出自己不會再這樣做之後,就看著岑傲英再度轉過身去,背對著自己,輕輕嘆了一口氣。

過了一下子之後,岑傲英沒聽見藍南宸的聲音,想著他是不是真的丟下自己,跑去吃好吃的東西,便將頭轉向後方。果真,藍南宸已經不在他背後了。

此時,肚子又忍不住發出了一聲「咕嚕」。岑傲英摸摸肚子,揪起了嘴。

「那個大笨蛋還真的丟下了我……」

就在他才剛這麼想的時候,他的身體突然間的騰空了起來,嚇得他身體不穩的向後倒,掉入一個溫暖的懷中。等到他恢復冷靜,抬起頭之後,他看見那張熟悉的笑臉,正對著他露出詭異的微笑。

「你、你……」

「是不是以為我真丟下你,自己一個人跑去吃東西啦?」藍南宸看著懷中的岑傲英,嘿嘿笑著問。

原來剛才藍南宸只是轉了個身,趁著岑傲英沒注意到的時候,轉身到他背後去。然後再趁著他露出生氣表情的時候,將他整個人騰空抱了起來。

看見藍南宸的笑臉,岑傲英馬上回道:「我才沒這樣認為!」

知道岑傲英是不會承認自己的軟弱,於是藍南宸也不打算繼續把時間耗在這個問題上,就這樣直接帶著岑傲英往茶館走去。

見藍南宸二話不說就走向茶館,岑傲英忍不住緊張問道:「你、你該不會是想要這樣帶我進去吧?」

「不這樣做的話,小貓咪你是不會乖乖聽我的話,進去吃點東西的,對吧?」藍南宸笑著回答岑傲英的問題,同時間,他的腳也已經跨進了茶館的門檻裡。

當兩人出現在茶館的時候,立刻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而接收到這些視線的岑傲英,馬上紅起臉來,對著藍南宸說道:「快放我下來!好丟臉!」

「可是我覺得這樣感覺挺不錯的呀。」

一聽見藍南宸不要命的回答,岑傲英馬上握緊拳頭,朝藍南宸的胸膛重重打下去。

「唔!」受到重擊的藍南宸,很快的就放開了岑傲英,伸手摸著胸膛,彎下腰來苦笑。

「小貓咪,你下手還真重啊……」

「誰叫你不肯放開我。」岑傲英完全不想理會藍南宸的走向櫃檯,大力的朝桌上拍上一掌,對著看呆了的掌櫃說道:「還不快點帶位!」

直到聽見岑傲英的怒吼,掌櫃的才趕緊回神過來,並對著旁邊的小二說道:「快、快點帶這位大爺到位子上去!」

「是、是。這位大爺,請……請往這邊走。」小二聽見掌櫃的命令,馬上搓著雙手來到岑傲英面前,帶著他與摸著胸膛喊疼的藍南宸來到了桌子旁。

然而其他的客人,則是在看見岑傲英經過身旁時,突然用著兇狠的目光掃視著他們之後,紛紛低頭下去,吃自己的東西。

 

○●○   ○●○   ○●○

 

岑傲英喝著第三杯茶,咬了一口饅頭,一個人坐在位子上。

在兩人來到茶館後沒多久,藍南宸就說是有事情要辦,讓他一個人在這裡等他回來,之後就一溜煙的跑得不見人影。現在都已經過了一個時辰了,藍南宸都還還沒出現。

雙眼微垂,嫵媚的盯著手中的饅頭,雖然動作有些大剌剌的,不似女孩家溫柔婉約,但還是吸引住不少年輕男子的目光。

那些人臉上的表情,就跟當時在擂台底下看戲的那些江湖人士,是同一個樣子。不過,由於他的身上始終散發著一股讓人難以靠近的氣息,所以,都沒有人敢上前來和他搭話。

就連替他端茶送飯的店小二,也不太敢接近他。

正所謂只可遠觀,不可褻玩焉,就是指這麼一朵可人蓮花吧!

「那傢伙到底跑哪去了?」

岑傲英已經休息得差不多,氣色也已經恢復紅潤,但是,就是遲遲不見那個要來迎接他的人影,出現在人群之中。這讓他有點惱怒。

「都已經跟他說過,我沒時間陪他耗,要他別混水摸魚了的。」

感慨的嘆息一聲之後,岑傲英再度灌下一杯茶。

突然間,有人將手放上他的肩膀,岑傲英二話不說,轉過身就是一罵:「你這傢伙居然讓我等這麼久……咦?」

但是,當他抬起頭來的時候,出現在他眼前的卻不是那張熟悉的笑臉,而是一個從沒出現在他記憶中裡的男人。

看著他的放在自己肩膀上的手,再看著那別有所意的詭異笑臉,他知道,這個人心存不軌。

這種事情他已經習以為常,於是,他放下茶杯,站起來看著這名陌生男子。

「敢問大俠,有事嗎?」

男子一口灌下了手裡的葫蘆,醉醺醺的對著岑傲英說道:「什麼大俠?我只不過是個……嗝!」話還沒說完,他就打了一個大嗝,濃厚的酒味從他的嘴裡傳出,讓岑傲英忍不住皺了皺鼻子。

「唔嗯……」

搖晃著身體之後,男子就直接往岑傲英的身上倒了下去,讓他連個想反應的時間都沒有,就這麼讓他給壓倒在地。

「喂、喂!你……你快給我起來!」

「唔唔,起來的話有沒有酒可以喝啊?」

「沒有!」岑傲英氣急敗壞的吼著。

「啊?沒有酒?那我不起來了……」說完,男子就將臉鑽進岑傲英胸前的衣裳裡,大手還在那裡不安份的猛抓著,彷彿是在抓什麼東西一樣。

「你、你在做什麼!」

看見這酒鬼居然抓著自己的胸膛,岑傲英忍不住使出全身的力氣,硬是把他給推開來。被推開的男子恍神的看著自己的手掌,不停抓呀抓的,然後用好奇的視線看著眼前緊抓著自己的衣服,跳起來拔出劍指著他鼻子的岑傲英。

他似乎有點清醒過來,帶著微醺的臉龐,朝岑傲英問道:「妳的胸部怎麼抓起來一點彈性也沒有啊?是不是營養不良?」

聽見這個問題,岑傲英頓時青筋爆裂,二話不說就舉起劍,朝他的脖子上揮過去。

但是這名男子卻悠悠的灌了一口酒,伸出兩根指頭夾住了岑傲英揮過來的劍。還一臉癡呆的繼續問:「都長這麼大了,胸部還一點起色也沒有,真是浪費了妳這張好看的臉。」

雖然岑傲英對於這酒鬼能夠如此不慌不忙的擋下他的攻擊,感到十分訝異,但是他很快的恢復冷靜,對著眼前的男子說道:「我說,你是不是會錯意了?」

「嗯?什麼東西會錯意啊?」

「我是個男人。」

「喔喔,你是個男人啊……什麼!你是個男人!」

突然間,原本還醉醺醺的酒鬼頓時清醒過來,兩眼瞪得大大的看著岑傲英,不敢置信的指著他說:「你、你這樣子根本就是詐欺……」

「誰詐欺啊!明明是你自己會錯意的!」

「你這樣子出來走動就是詐欺啊!」

「那你是要我這輩子別走出來就對了?」

「唔唔,可是這樣又會少了一些好看的風景……」

「你、你這酒鬼到底想要怎麼樣啊!」

酒鬼摸著下巴,看似很嚴肅的思考著岑傲英的問題,隨即他將掐在兩指間的長劍使力一抽,讓劍柄從岑傲英的手中脫落掉後,遠遠的甩到身後去,接著一個箭步上前,伸手圈住了岑傲英的腰,把他扛在自己的肩膀上。

「喂!你想做什麼?」

「老實說,我沒試過男人。」

岑傲英聽見他說的話,心頓時涼了一半。心底的聲音告訴他,這個男人很危險--於是,他立刻開始在酒鬼懷裡掙扎著,但,卻怎麼樣也無法掙脫。

怎麼最近他的力氣,老是輸給男人呢?

「你別亂動啊,這樣我就不能好好喝酒了。」酒鬼將葫蘆口塞進嘴裡,咕嚕咕嚕個大口喝著,然後用手背擦去嘴角的酒滴,舔舔嘴唇看著岑傲英。

「不亂動的話難道要任由你亂來?」

「這有什麼不好?我相信我的技術絕對會讓你飄飄欲仙的。」

「我才不想體驗你那什麼鬼技術!快點放我下來!不然我的同伴是絕對不會饒過你的!」

「同伴?」酒鬼醉醺醺的將葫蘆掛在肩膀上,大搖大擺的在眾目睽睽之下,慢慢遠離這間茶館,還一臉頗有興趣的說道:「如果你那同伴過來救你的話,我會讓他嚐嚐看什麼叫做『手下敗將』的滋味。」

接著,他又一臉嘿嘿笑著,對岑傲英說:「再說,搞不好你還會因為我的技術而喜歡上我,轉頭拋開你的同伴呢!」

「這、這、這是什麼話!」

這個膽大包天的酒鬼居然把他和藍南宸想成那、那種關係,這讓岑傲英連想也不敢想像,但是,他卻因為這樣,而紅起了臉頰。

突然間他覺得,被叫做小貓咪都比現在這個樣子要好很多。

該死的藍南宸,現在到底死到哪裡去了--

 

○●○   ○●○   ○●○

 

藍南宸牽著一輛馬車回到茶館,但是,他沒見到岑傲英的身影,反而看見掌櫃手足無措的朝他的方向衝了過來,上氣不接下氣的對他說著一大堆事情。

「大俠大俠!不好了!跟您一起同行的那位姑娘……被一個酒鬼給強行帶走了!」掌櫃說得慌張,而藍南宸卻聽得糊塗。

「酒鬼?」藍南宸聽見掌櫃的敘述,忍不住好奇的發出了聲音。

「是啊是啊,那個酒鬼成天無所事事,喜歡到處找女孩子玩樂,如果看見中意的,不管對方願不願意,都會霸王硬上弓。跟你同行的那位姑娘,大概已經凶多吉少了……」

藍南宸不免失笑的想,到時候那個酒鬼應該會後悔綁走岑傲英才是。那麼一個難搞的小貓咪,怎麼可能會輕易讓人得手呢?

更別說,岑傲英本身還是個武功不凡的人,就算是想要強行帶走他,也一定要有相對的武功底子才行。

摸摸下巴,藍南宸似乎是在思考著什麼事情一樣的,走到岑傲英原本待的位子旁,低頭嗅了嗅,隨即,他的眼神微微瞇起,露出可怕的目光,讓站在一旁的掌櫃忍不住害怕的後退了幾步。

「大、大俠,你知道了什麼嗎?」

「啊,沒什麼。」藍南宸看見掌櫃像個小動物一樣的顫抖著身體,立刻給予溫和的微笑,朝他揮手道:「只是聞到了一個令人厭惡的味道而已。」

「聞?……」掌櫃不解的皺起了眉毛,但是藍南宸卻只是保持微笑,沒有多加什麼解釋。

「掌櫃的,你還知道些什麼嗎?」

雖然他不太奢望人類所給的情報,不過,有總比沒有好。畢竟這個地方他也是第一次來。人生地不熟的,要尋人很困難。

「據聞那個酒鬼住在鎮上的某間廢屋裡面,那個地方鬧鬼的,很恐怖,所以都沒有人敢接近那裡。我看那個酒鬼一定是腦袋壞掉了,不然怎麼會住在那種可怕的地方呢?」

「鬼屋嗎?」這下子藍南宸更加有興趣了,看來這趟旅途並不如他所想的那樣無聊,果然小貓咪能帶給他的樂趣,比魑蒿多太多了。

他不否認自己交換魑蒿的真正理由,其實是想多跟這隻小貓咪相處。

不過,他身上的刀傷可是件麻煩事,如果不早點弄好的話,可是真的會掀起一股腥風血雨。雖然說有魑蒿顧著,但憑他那傻大個,若是遇上真正的麻煩人物,可能就沒什麼作用了。

中途這個帶給他插曲的酒鬼,他倒是想親自會會。

「欺負小貓咪的樂趣可是我一個人的呢。」藍南宸低語著,隨即,嘴角勾起一抹詭異的微笑,看得掌櫃忍不住倒退好幾步。

「呃……大、大俠……」

「掌櫃,這輛馬車可以先暫時寄放在你這嗎?」

藍南宸滿臉笑容的將韁繩交在掌櫃的手掌裡,用半威脅似的語氣問道,讓掌櫃只能猛點頭,完全不敢拒絕。

掌櫃抬起頭,與對他吐氣的馬兒對望。

「那我先騰個柴房給你住吧。」

「啡啡啡。」馬兒將掌櫃的帽子咬了下來,放在嘴裡咀嚼著,讓掌櫃更加無言。

「唉唉,居然連馬都欺負我……我這老闆還真是沒什麼威嚴啊。」

「啡啡啡--」馬兒完全沒有裡會垂頭喪氣的掌櫃,津津有味的吃著他的帽子。

看見與馬對話的掌櫃,藍南宸忍不住失笑。人類果然是有趣的動物啊!這讓他更加放心將馬兒交給掌櫃照顧了。

他給掌櫃塞了個元寶之後,便朝掌櫃揮揮手,悠閒的轉身離開。

「那就暫時麻煩你啦。」

現在,他要趕著去當救美人的英雄囉!

--等著我吧!可愛的小貓咪。

 

 

試閱結束~

,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