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篇為耽美BL小說,不喜勿入~

楔子

 

翠綠色的山上,飄盪著陣陣茶香味,許多株新生的綠苗上沾滿著露珠,看起來晶瑩剔透,當鼻子靠在葉子旁時,還能聞到那只有晨間才聞得到的清香味。

山頂穿透著白色雲朵,就像在串棉花糖一樣的把它們串起來,成了這座山的美景之一,而在這座山頂上,隱隱約約能看見一座紅色的寺廟。

傳說,那座寺廟裡面的仙狐很喜歡喝茶,只要有人帶著上好的茶葉前來供奉,仙狐便會報答你,替你完成一個心願。

--不過,這都只是些沒有根據的民間傳說罷了。

真正的仙狐,才不是這個樣子的咧!

「吶,你會不會覺得每天咬茶根的日子很無趣啊?」一隻全身染著金毛的狐狸,瞇著眼睛趴在寺廟裡的走廊上,慵懶的問著身旁另一隻四腳朝天的紅色狐狸。

紅色狐狸繼續四腳朝天的伸直著腳,沒有回答他的問題。

「我好想出去走走、看看。聽說人類口中的什麼『江湖』的,很有趣呢。」

當這句話一說出口之後,紅色狐狸停止了伸懶腰的動作,站起來看著牠。

金色狐狸坐起身,繼續努力的說服對方:「吶,你不想出去見見世面嗎?」

「我們如果亂跑的話……爹爹會生氣的吧?」從紅色狐狸的語氣中,可以聽出來牠有點心動了,但是礙於自己上頭還有一個太上老祖在,牠也不敢亂跑。

金色狐狸用鼻子哼了哼氣,有點生氣的問道:「難道你寧可繼續待在這裡無所事事嗎?別忘了,我們以前可是最愛搗蛋的三人組合呢。」

紅色狐狸一想起以前的事情,便懷念的感慨道:「是啊!以前的日子真的很快樂,很好玩……說起這個,你有沒有看見南宸?」

「小藍?」金色狐狸眨了眨眼睛,將爪子含在嘴巴裡,說道:「好像,從一早就沒見到人了。」

一聽,紅色狐狸立刻用爪子拍拍自己的頭,無奈的說道:「該不會那傢伙……」接著牠將視線轉向山下,嘆了一口氣。

「該不會那傢伙,又擅自偷偷溜下山去了吧?」

 

 


第一章

 

今天,鎮上比平時吵雜許多,而且也聚集了許多看起來面惡凶煞、手持長刀與鐵槌的壯漢們,而他們現在正聚集在一個告示牌面前,不斷熱烈討論著上頭所頒布的消息。

「那個號稱江湖第一的用劍高手--岑無望居然要比武招親?獲獎人不但能娶得他那如花似玉的閨女,還能夠得到岑無望親自傳授劍術密法,這會不會太好康了點?」一個大漢驚訝的指著佈告欄上所寫的告示,忍不住驚訝的拉長音,猛拍著站在他身旁的另一名大漢。

那名大漢很厭惡的把他的手拍掉,嘴裡嚼著剛去隔壁攤子買來的饅頭,說道:「的確,這獎品真的很優渥,聽聞岑無望在二十年前突然間從江湖引退,而他那如神話一般的劍術,就再也沒有人見過。說起來,很可惜呢!」

「看來岑無望也是老了,想找一個人來繼承他的劍術,但他不是還有個兒子嗎?」

「聽說他兒子好像沒有什麼武功天分,雖然學了點武功,但是卻遠遠不及他的女兒呢。所以岑無望才想藉由這種方式來尋找繼承者啊!」

把饅頭食完之後,大漢繼續補充說明:「而且今天比武招親的把關者,就是那個不爭氣的兒子呢!看來,只要是比他兒子強的人,就沒問題了。」

「真的嗎?看來岑無望真的絕望了呢!哈哈哈哈!」大漢邊笑邊猛力拍著他的背,惹得另一名大漢的臉色瞬間變得鐵青,不斷投射給他殺人的視線。

見到身旁的人變得冷漠恐怖起來,大漢才收回手,雙手投降的摸摸鼻子走向人群裡面。

「哼,真是一個無腦的小夥子。」見到那名大漢走遠後,他又從口袋裡拿出另一個饅頭,繼續啃食著。「難道真以為岑無望的劍術,就是江湖第一嗎?你說是吧……大哥?」

啃著饅頭,大漢慢慢的轉頭過去看著身旁的男子。

身上穿著一襲水藍色長衣,手裡拿有一把黑色劍鞘的長劍,留有一頭柔軟的短髮,臉上掛有一抹微笑、眼神彷彿如狐狸般奸詐的男子,輕輕的抬起頭來,看著吃饅頭的大漢。

「魑蒿,別忘了我們只是下來玩玩的而已。」

「南宸大哥,我看你臉上那興奮的表情,還真不像只是來『玩玩』而已啊……」

「好好吃你的饅頭,魑蒿。」

「……是。」

藍南宸瞇著眼微笑著,但是在那笑容背後,卻彷彿有千把刀對準著魑蒿一樣,嚇得他不敢再多說一句話,繼續吃著他手中的饅頭。

兩人穿入人群之中,而就在這群高手雲集的人群裡面,藍南宸卻好像察覺到了一個不太安分的氣息。

他回頭四處觀望著,想找出這讓他有種不安感覺的氣息,但是卻還沒開始找,巨大的聲響就吸引住他的注意力了。

「咚咚咚--」

突然三聲鼓響從擂台上傳來,而底下所有圍觀的江湖人士全都興奮的舉起手中的刀劍,大聲歡呼著。

在擂台後方的看台上,一名穿著粉紅色衣服的女孩子隨著左右護位,慢慢走上了看台,而在她之後,一個身材瘦小,看起來大約才不過才三十出頭的男子,也跟著女孩走上看台,並坐在正中央的位子上。

這兩個人,分別就是岑無望與他的閨女--岑天梅。

看見岑無望過了二十幾年,卻依然如此年輕,魑蒿忍不住朝藍南宸感嘆道:「大哥,這個岑無望還真的很恐怖呢,都已經是兩個孩子的爹了,居然還這麼年輕……」

「人家保養的好,你管他這麼多做什麼?」藍南辰看了一下子坐在看台上的人,勾起了嘴角,「說實在話,他的女兒還真的長得很漂亮呢,會有這麼多人聚集在這裡,真的不是沒有原因的。」

「所有人安靜!」突然,一個留有八字鬍的書官走上了擂台,並對著所有人介紹道:「崙山派的比武招親大會即將開始,在此,小生先感謝各位大俠的參與,接下來,將由崙山派的首席弟子來位各位講述比賽規則。」

說完,那名書官立刻退向一旁。隨即,一名留有褐色長髮,用蝴蝶的頭帶高高綁起的美人走上了擂台,在一陣風吹過他臉上的寒冷的表情之後,便將雙手插在腰際上。

那張如花似玉的清秀臉龐,讓底下所有江湖人士看得如癡如醉,有些人還看到呆掉,連自己的嘴巴在猛流口水都不知道。

魑蒿看見站在擂台上的人兒,頓時連饅頭都吃不下去,兩眼瞪得大大的。趕緊對著身旁的藍南宸說道:「我的天啊!這、這簡直比住在天上的仙女姊姊還要漂亮耶!崙山派的美女還真是……」

「魑蒿,你冷靜點。」不同於其他人,藍南宸的嘴角慢慢揚起。眼睛始終盯著那個站在台上的人,並緩緩說道:「難道你沒看出來嗎?台上那個人是個男人。」

一聽見藍南宸說的話,魑蒿差點被自己最愛吃的饅頭給噎到,趕緊拍拍胸口,咳了幾聲。

「咳咳咳……這個人是男的?這、這、這分明是在敲詐啊!大哥!」

「敲詐?」藍南宸覺得頗有趣的摸了摸下巴,兩眼瞇成一條線,聽著站在台上的人繼續解說這場比武招親的規定,「我倒覺得這很有趣啊!」

「南宸大哥,你的喜好真的很奇怪。」

「吃你的饅頭,魑蒿。」藍南宸給了魑蒿一個詭譎的微笑,之後,緊握手中的的長劍,慢慢走向擂台。

「各位大俠,在下是崙山派首席弟子--岑傲英,今日在下的妹子舉辦比武招親,請各位發揮所長,與在下比試,若是能讓在下敗於各位的劍下,那麼他將會成為崙山派的下一任掌門,同時,也會成為妹子的夫婿。」

如仙女般的臉上,掛著一絲冷意,即使如此,卻還是沒有將他所藏有的男子氣概遮掩住,只不過,大家都已經被他的外表給牽著鼻子走了。

然而藍南宸卻沒有盲目的跟隨其他人的反應,反而在聽完岑傲英說的話之後,加深了嘴角的笑意。

在他第一眼見到岑傲英的時候,雖然很快的就能夠知道他是男非女,但他那完全不將任何人放進眼裡的態度,卻勾起了他的好勝心態,讓他很想好好認識站在擂台上的這個男人。

站在擂台上的岑傲英講述完之後,大概掃視過了圍觀在旁的所有人。察覺到他們都如同失了魂一樣的看著他,忍不住壓低雙眸,冷哼了一聲。

當他的視線移到了那名有著脫俗氣質的青衣男子身上時,不禁微微一愣。因為他正用著不同於其他人的那副癡呆模樣,一直保持著嘴角上揚的角度,朝他笑著。

雖然他是之中唯一一個保持正常的人,但是,他卻對那張笑臉有種莫名的厭惡感。

他轉變了口氣,不再表現出恭敬的態度,狠狠的視線環繞在所有人身上,用著帶有殺意的口吻說道:「好了,你們這些只有三腳貓功夫的傢伙。誰想第一個上台來給我打的?」

當他這麼一說之後,所有人紛紛回過神來,爭先恐後的想要上台來,結果擺脫其他人,率先跳上台的人有三個。

一個身穿紅衣,腰間繫著一把長刀,態度從容的站在那裡,笑咪咪的盯著他看;一個則是上身露空,展現出他健美的肌肉,手裡只拿著一個小刀的壯漢;最後一個人,就是吃饅頭吃到一半,突然間被藍南宸扔上台的魑蒿。

「咦咦咦咦---大、大哥你做什麼呀!」魑蒿趕緊把嘴裡吃到一半的饅頭吐出來,轉身對著人群裡面向他招手的藍南宸瞪大了雙眼,不敢相信的慘白著臉。

他、他可不像藍南宸一樣,有學過武功!

他會把他扔上來,無疑是想看他被追殺的模樣啊啊啊啊--

「好好打喔,魑蒿。」藍南宸若無其事樣的朝著魑蒿揮揮手,然後將雙手環抱在胸前,等著看好戲。

「大哥你太過分了啦!」

魑蒿繼續抱怨著,但是,在他背後卻傳來了一陣寒冷的斥喝聲:「很好,就讓你們三個人來當第一批被我打成落水狗的祭品吧。」

「祭品啊啊啊啊啊--」只有身材高大這個優點的魑蒿,立刻嚇得捧著臉,往後退好幾步。

而眼前擁有美妙身段的少年,卻已經抽出長劍,擺好架式,並對著他們三人招招手道:「崙山派弟子--岑傲英,敬請各位前輩賜教。」

「真有膽識。」擠著自己健美的肌肉,大漢轉頭對著紅衣男子與魑蒿問道:「怎麼,你們要先品嘗……還是說由我先上?」

紅衣男子垂著雙眼,無所謂的說:「這位大俠若是技癢了,可以先上沒有關係。在下可以等待。」

「喔喔,真是個識相的傢伙!那你呢?」大漢轉過頭來看著猛塞饅頭的魑蒿,笑笑的問著。

魑蒿愣了一下,看看他再看看站在底下的藍南宸,只能陪笑道:「哈……哈哈,我也不急,您先請吧。」

「你們真是大方!好,等我贏了之後一定大筆宴請你們兩位!」大漢朝天哈哈大笑一番之後,重重的踏出腳步,來到岑傲英面前,攤開雙手道:「那麼,就讓我們來玩一玩吧,美人。」

聽見大漢對他的稱呼,岑傲英的臉色頓時變黑一片。

「咚」的一聲鼓響,比賽開始,而就在大漢彎曲手臂,想要朝岑傲英發出攻擊的時候,他的身影卻已經瞬間從他面前消失,待大漢再度看見他的時候,他手中的冷劍已經抵住了他的下巴。

大漢忍不住倒吸一口氣,不穩的重重跌坐在地上,像是受到驚嚇一樣的看著岑傲英,結巴的說道:「你、你、你怎麼會……」

「給你一句忠告。」岑傲英冷冷的收起劍,瞪著地上忍不住顫抖的大漢說道:「我最討厭別人稱呼我『美人』,而你,剛好不幸的犯了這個錯。」

大漢嚇得臉色發白,哇哇大叫的向後翻滾,自己掉下擂台。

「哼,中看不重用!」岑傲英冷冷的說著,隨後,他看著紅衣男子與魑蒿,說道:「下一個是誰?」

站在底下一直觀看著這場比賽的所有人,頓時收起嘻皮笑臉,大家的氣氛頓時緊張到了一個極致,但是,這不是害怕,而是興奮。

原本大家都是抱持著「簡簡單單就能抱得美人歸」的想法,而來參加這場比武招親,但是,比起美人,他們更想看見這種高手對決的場面。

這就是江湖人士。

「那麼,這次就換在下吧。」

紅衣男子抽出插在腰際上的武器,那把刀有著很特殊的紋路,而且,刀頭上還有一個大洞,洞裡扣著一個扣環,叮叮噹噹的響個不停。

「嗯?那把刀該不會是……殺人寶刀,秋水環殺?」一見到那把有著特殊象徵的刀子,藍南宸立刻被吸引過去,不斷的看著那把刀子直點頭。

「這還是我第一次見到這把刀呢!嗯嗯,果然不愧是名刀,那刀身雕刻得真的很精細啊……那麼,我所感覺到的氣息應該就是這把刀了。」

這把刀子在江湖上只有一個傳言,而知道這個消息的人少之又少,畢竟秋水環殺本來是供奉在某間寺廟裡的寶物,後來卻不知道為何被人給盜走,為了不讓寶刀被偷的消息傳出去,寺廟方特地隱藏了這個消息。

說起來,他還是因為想要見見這把刀,而特地跑去那間寺廟,結果反而不小心發現了這個消息呢。

之後,他便派魑蒿到處去打聽,結果得知這把寶刀居然落在一個江湖上殺人不眨眼的狂人手中。

這個人,應該就是那名紅衣男子了,而這件事情,魑蒿應該也已經察覺到了才對。

藍南宸抬起頭看著魑蒿眼角含著淚光的看著他,就知道魑蒿已經發現這件事情,所以才用著求救般的神情看著他。

但是,他卻很想看看這名少年會如何應付這個殺人狂呢。

「懇請賜教。」岑傲英擺出了架式,眼神也比對付剛才那隻三腳貓大漢時,多了一絲嚴肅氣息,看來他已經用著自己的「直覺」,知道這個人不好對付。

「咚」一聲鼓響,比武招親再度開始。

當這聲鼓聲響起的時候,兩人的身影瞬間消失在所有人眼中,待查覺到之時,兩人已經僵持不下,互相用手中的刀劍抵擋對方的武器。

「鏗鏘!」

兩人的武器不斷摩擦著,發出尖銳刺耳的聲音,底下的人更是看著他們你來我往,互不相讓的對打著,興奮的全看傻了眼。

完全不給任何破綻、退路,更沒有任何喘口氣的時間,兩人的招術招招對準死穴,招招想至對方於死地。突然紅衣男子一個收手,將岑傲英胸膛劃出一刀血痕。

岑傲英不穩的退後了幾步,手扶著胸口的血痕,瞬間收起驚訝的神情,再度轉手朝對方出招。

紅衣男子臉上依然沒有任何表情,他也一個收手,正面迎上岑傲英的攻擊。

你來我往的對決中,藍南宸越看越嚴肅的瞇起了雙眼。這個很擺明的,已經超越了比武招親,在他看來,那名紅衣男子很明顯的就是衝著岑傲英而來。

魑蒿依然怯怯的看著台上打得不分你我的兩人,繼續他沒有停歇的抖動。

紅衣男子的刀子劃過了岑傲英的右臉,他趕緊向旁邊轉過脖子,讓刀子削去了他的幾絲髮尾,隨即他轉手將劍心向下,用力的插在對方的腳上。

然而,紅衣男子卻彷彿沒有痛覺一樣,一腳朝他肚子上踢過去。岑傲英悶哼一聲,抱著肚子雙膝跪地,但是手卻依然倔強的放在劍柄上,沒有鬆開來。

紅衣男子高高的舉起刀子,眼中閃過一絲噬血的可怕光芒,隨即,將手中的刀子直落而下--

眼見狀況不妙的岑無望,立刻揮手要身旁的護衛上前去阻止,就連岑天梅也瞪大著美眸,從椅子上跳了起來,雙手捂著嘴巴,充滿恐懼的看著擂台上的景象。

但是,即使護衛從看台上趕下去,也已經完全趕不上對方的速度了。

在這危急萬分之際,魑蒿突然甩開手中的饅頭,快步朝岑傲英飛奔過去,並他龐大的身體,緊緊的將岑傲英護在身下。

他緊閉著雙眼,開始後悔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就在他開始禱告的時候,他的背後突然傳來一聲刀劍相撞的聲音--

「鏘!」

一聲清脆的聲響,頓時讓在場所有人都看傻了眼。

連手中的劍都尚未出鞘,就直接用劍鞘擋下了這把駭人的刀,而那人的臉上,卻依然保持著笑容,看似十分輕鬆自在的模樣,頓時讓這附近的空氣輕鬆不少。

就連岑傲英也帶著不可思議的目光,跟著魑蒿一起看著那全身染著一股神祕的氣息、穿著青色長衣,替他擋住那記攻擊的人影。

「南、南宸大哥!」

魑蒿剛才真的快要嚇死了,他還以為自己會因為突如其來的勇氣,而害得自己踏上死亡之路。幸好,他的大哥來救他了。

藍南宸單手將刀子推開,讓紅衣男子向後退了好幾步之後,才回頭過來,帶著嘆息的口吻說道:

「魑蒿,你是想自殺嗎?」

「才不是!我、我就知道大哥會來救我的!」

「魑蒿……」藍南宸垂下手,「我不介意換個跟班。」

「大、大哥!」魑蒿又被藍南宸給嚇到了,放開已經呆掉的岑傲英,彎腰抓著藍南宸的衣角噴淚。「我不敢了啦!大哥……」

「算了。」藍南宸轉過視線,微笑的看著岑傲英,跨過腳步離開魑蒿,蹲下來對他伸出友善的手,說道:「你沒事吧?」

岑傲英腦中一片空白的看著藍南宸,再看看他的手,有些遲疑要不要去握住。忽然,那名紅衣男子又舉起了刀子,朝藍南宸揮過來。

「小心!」

岑傲英指著藍南宸的背後,緊張的喊道,但是藍南宸卻依然微笑的看著他,並輕聲道:「魑蒿。」

「是!」

聽得大哥的命令,魑蒿立刻拿出自己最愛吃的饅頭,朝紅衣男子走過去,將他手中的饅頭,牢牢的插在他攻擊過來的刀子上頭。而後他轉過身移動到紅衣男子背後,一把圈住了他的腰,把他整個人高高抱了起來。

隨後,他用力的敲了一下紅衣男子的手腕,讓他把秋水環殺鬆開來,掉落在地上。當秋水環殺一離開紅衣男子的手,他立刻昏倒在魑蒿的手中,像是力氣用盡一樣。

只要有他家大哥在,魑蒿立刻就從膽小鬼變成了最佳助手。畢竟,他可不想被藍南宸換掉啊!

岑傲英依然完全不敢相信的看著藍南宸,但是他很快的恢復理智,一手揮開了藍南宸伸過來的友善之手,惡狠狠的瞪著他。

「你這傢伙……到底是誰?」

藍南宸摸著發紅的手背,輕輕的笑了。但是,這笑容裡卻充滿著可怕的氣息。

「還真是個把自己保護得好好的小貓啊。」

「你!」

岑傲英還想說些什麼,但是藍南宸卻已經站了起來,走向那把掉在地上的秋水環殺。彷彿是在反抗一樣的,秋水環殺整把刀身都染紅了起來,不斷的飄著細微的紅色氣團。

但是藍南宸卻只稍一個眼神,就將這把刀上瀰漫的詭異氣團給消滅掉了。

之後,他轉手將秋水環殺收起來,丟給了魑蒿。只見魑蒿手忙腳亂的接住刀子,將紅衣男子攬在肩膀上,看著藍南宸從他面前走過去。

「走了。」

「喔喔!」魑蒿趕緊追著藍南宸的腳步,跟著跳下了擂台。

而完全被藍南宸無視的岑傲英立刻衝到擂台邊,對著底下的青色背影喊道:「喂,給我等一下!不准你無視我!」

聞言,藍南宸帶著微笑回過台來看著岑傲英,並將食指輕輕放在自己的唇上,說道:「安分點,喜歡張牙舞爪的小貓咪。等我辦完事情之後,再來找你。」

「什……什麼!」被藍南宸這麼一說之後,岑傲英害臊的紅起了臉,對著哈哈大笑離去的藍南宸,大聲吼道:「誰、誰會等你啊!沒規矩的傢伙--」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