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台的屋頂上,兩道火柱如噴出的水一樣,從兩旁統一噴向那片廣大的空地,瞬間整塊空地就成了火海,燃燒著熊熊火焰,熱氣直撲而來,像是能將人融化般,但灰色的野狼卻完全不理會這片火海,從火焰中飛躍入空中,任由月光掃在牠美麗的毛髮上,在他的背上不知何時出現了一名男人的身影,扶著這隻灰狼的身軀,隨著牠一起落在舞台之上。

這圓形舞台是屬於半敞開式的,沒使用的時候,舞台上的圓弧屋頂會收起,停在約三十度角的地方,而這舞台,就坐落在這片廣大的空地中央,但現在卻被剛才釋放出的火焰完全包覆住,根本離不開。

可是,這一人一狼的組合卻似乎不太在意這件事情,在來到舞台上之後,男人單膝跪下,與灰狼同等高度,並與牠一同抬起頭來,看著那站在半圓弧屋頂上的身影,瞇起了雙眸。

 

 

那抹身影雖然還是看得出是人類的模樣,但他的背上卻有著蝙蝠般的翅膀,與長長的蜥蜴尾巴,四肢也比人類粗壯,總歸來說,那已經不能稱之為「人」了。

背對著月光的漆黑臉龐上,只能看得見那雙如寶石般發亮的藍色瞳孔。

灰狼抖了抖鼻子,嗅著這隱藏在空氣中的危險氣氛。事實上,就連牠也沒有把握自己能夠打得贏奎里,奎里真正的模樣還是個謎,而他現在這樣只將動物部分武裝起來的姿態,是只有地球人能夠使用的,但是從這些特徵上來看,牠完全無法猜測出奎里真正的模樣是什麼。

該說是這味道他從沒遇過呢,還是說奎里本身的地球人氣味把他原本的氣味掩蓋起來了,所以讓牠很難分辨。

無論原因是什麼,面對這場戰鬥時都不能大意。

「阿善,別太勉強,對手畢竟是擁有半個福爾摩沙皇族血統的人,你雖然擁有圖騰力量,但終究還是敵不過將這力量賦予你的福爾摩沙星人,而且,皇族通常能夠使用的力量,比普通的福爾摩沙星人來得多,而且力量也比較強大,現在這裡就交給我來,你還是退下吧。」

看著那抹越來越不像人類的身影,灰狼面色沉重起來,像是改變了最初的打算,對旁邊的男人說著。福爾摩沙星人與地球人的混血者,牠也是第一次遇到,所以牠無法預測奎里會有什麼樣的行動,雖說牠也明白自己的搭檔並不是泛泛之輩,但他的力量根本不適合拿來戰鬥。

自從來到地球後,他很幸運的遇上了樊久善,也一直受到他多方面的幫助,就算是明白自己來到地球的目的是什麼,他也沒有多說一句話的協助自己。對牠來說,樊久善不僅是牠的夥伴、牠的契約者,同時還是牠的朋友。

牠不能讓朋友身處險境。

「這什麼話。」

畢竟與李駿認識也有好幾年的時間了,樊久善不可能不明白牠的意思,兩人早就在初次見面的時候,就已經培養出非於常人的默契,而這也是他願意幫助李駿的原因。

他一直都把李駿當成好友,在地球上稱作死黨的好友。

「李駿,第一次見面我就說過了吧?我不是一個會丟下朋友,見死不救的人。」

灰色眼瞳立刻轉向身旁的男人,而後,長滿著尖牙的嘴露出了微笑。

「的確呢,你就是一個如此講義氣的男人,但現在的狀況不同,你的力量無法用在戰鬥上面,所以由我來成為你的劍。」

「呵,那麼就麻煩你了。」

李駿慢慢向前走過去,來到舞台中央,抬起頭望著那背對著月光的黑色身影,張開四肢壓低了身軀,屏住呼吸,在他身後的樊久善如同馴獸師一樣,一手插在口袋中,令一手舉了起來,掐著拇指與中指,彈出聲響。

瞬間,李駿的身體消失在他面前,下一秒出現的時候,已經來到了奎里身後,張開血盆大口朝他的肩膀咬過去,但奎里卻連身體也沒轉,直接把手向後一伸,抓住了李駿的鼻子,之後變將牠的身體往舞台上扔過去。

李駿翻滾一圈,四肢踏在地上,但卻因為奎里強大的力道而稍稍凹陷下去,舞台也因此裂了開來。

沒打算喘息的李駿立刻又往上一撲,這回奎里不是等牠攻擊過來,而是直接指揮著舞台旁燃燒的火焰,在他頭頂上盤旋一陣,變成一顆巨大的火球,以壓倒性的姿態朝李駿襲去。

但李駿卻沒有因此停下步伐。

就在火球接近牠的同時,清脆的彈指聲傳來,這顆火球便瞬間憑空消失,李駿便順著火球襲過來的方向,張嘴咬住了奎里的右肩。

雖然奎里的肩膀因牠的攻擊而開始流血,但本人卻像是沒有感覺一樣,沉著臉轉過頭,看著趴在他肩膀上的李駿,低聲道:「是嗎,原來阿善的圖騰力量是轉移物體。」

在聽見他這麼說之後,李駿頓時感覺到不對勁,然而當牠注意到的時候,奎里的脖子右側出現出現了一個火焰般燃燒的紅色圖騰,而奎里正伸出手來想要抓住牠。

看見這隻伸出的手,李駿立刻推開他的身體往後翻滾一圈,變回人類的模樣,單膝跪在地上,嚴肅的鎖起雙眉。

「你該不會從剛才開始,就只是在試探阿善的圖騰力量吧。」

「呵,雖然我跟阿善認識了很久,但卻從來不知道他也是契約者,或許是因為我以為在太空船降落之前,地球上不會出現跟我同星球的人,所以才會大意了。現在既然我們已經變成敵人,那麼我就有必要了解一下敵人的能力,不然手上沒有任何籌碼的我,不就很吃虧?」

看了一眼李駿後,他笑道:「你是因為知道了我的圖騰力量,而選擇與我拉開距離的,對吧?」

李駿沒有回答,只是偷偷向後看了一眼樊久善臉上的表情。

樊久善摸了摸長滿鬍渣的下巴,看起來似乎很同意奎里的話,但他卻反問道:「你這麼說也沒錯,那麼從現在開始,我們雙方的能力就已經不再是秘密,但,接下來你打算怎麼做呢?」

「很簡單,奪取你的力量。」奎里說完後,張開雙手,兩側火焰像是海水倒灌一樣的整個灌進了舞台上面,樊久善見情況不妙,快速走到李駿身後,拉住他頸後的領口,彈指。

火紅的火焰將舞台沾滿上鮮豔的紅光,奎里垂眼漠視著舞台陷入火海,依舊停留在原地。突然間,他腳下的影子越變越大,這時他才赫然查覺到不對勁,把頭抬了起來,那顆他扔向李駿的火球,現在居然出現在他頭頂上,並對準他直落而下。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