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寵物是劍

 

「難道說……奎里讓時間停止了?」柳展一雖然覺得不可思議,但這些奇怪的外星人能夠使用的能力實在無法預測,所以他也就這樣大膽的推斷,為求解答,他還回頭看著雷特努與阿芙蘿拉,想知道自己的想法是否正確,但兩人卻是臉色沉重的對望一眼。

阿芙蘿拉放開柳展一的手,插在腰上說道:「我們福爾摩沙星人雖然能夠使用圖騰力量,但卻不能改變既定的事實,像是時間、生命、死亡、誕生,這些不屬於能夠掌控的東西,都超出我們的能力範圍之外。」

「是、是這樣啊。」

 

 

柳展一像是顆洩了氣的皮球,在確定這個想法是不可能實現的之後,他便問道:「那麼你們能夠控制大自然的力量嗎?像是讓地球停止旋轉啦,或是蓋住太陽讓地球照不到光之類的。」

「控制大自然的力量?當然可以。」阿芙蘿拉笑了笑,抬起手掌,從掌心裡召喚出一搓小火團,就像是變魔術一樣,當她緊握起掌心後,這團火焰便消失不見,連陣煙都沒有。

「基本上,只要有學習過,我們也能夠使用大自然的力量,但在我們兄弟姊妹中,除了我之外就只有一個人會而已。不過像你說的什麼讓星球停止轉動,或者將另一個行星蓋住,實際上沒有人使用過,所以我也不曉得這種事情我們做不做得到。」

「但想要做到,也必須擁有很強大的力量才行。」

「不過,也不是只有福爾摩沙星人才辦得到這種事喔。」忽然間,窮奇倒下的旁邊那面牆翻轉過來,拿著筆記型電腦的戴安娜便出現在那,不停敲打著鍵盤,認同的說:「事實上,這是我做的。是我刻意讓你們待在我創造的世界裡面,慢慢恢復的,這裡比外面的時間要慢上許多,所以你們有很長的時間可以好好休息。」

原來這裡又是戴安娜創造出來的夢境世界,但夢境世界不是要在某個人的夢境中才能夠使用嗎?記然這裡是夢境世界的話,那麼,又是誰的夢境……

戴安娜看著柳展一充滿困惑的表情,便說道:「不用擔心,你們不是到了什麼詭異的地方,這裡是亞克坦托的夢中,我只是借用他夢境的一個小角落來讓你們『借住』而已。現在看你們都恢復得差不多了,我也就可以稍微鬆口了。」

說完,戴安娜便舉起了手,輕彈手指,隨後窗戶外面的黑暗瞬間掃去,雖然天色依舊漆黑,但卻能看見空中那顆散發白色亮光的月亮,而這也證明,他們已經離開了夢境世界。

看著窗外,柳展一忍不住問道:「那麼,實際上已經過了多久?」

「我怎麼可能知道?再說,我也是第一次這樣使用圖騰力量,這裡實際上跟外面的時差有多少,我並不能給你明確的答案,也許對於外面來說,不過只有短短幾分鐘的時間吧。」

「那、那這段時間裡,久善哥還有李駿他們……」

「你就不用擔心他們了,李駿本來就是皇室侍衛隊的人,所以皇族要由他來保護──這是他自己親口對我說的。」

「李駿……」

即使被國王趕出了自己的母星,李駿卻依舊忠誠於福爾摩沙皇族,就算他知道自己這樣做也回不了福爾摩沙星,但,他還是選擇保護皇族。

李駿的心情,他能夠明白,但現在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

「戴安娜,放我們出去,我必須要跟奎里好好談談才行。」

「嗯……哼。」戴安娜撩起瀏海,捲著髮尾,不意外的說:「我就知道你會這樣說,所以也沒打算一直把你們藏在這裡。不過,受了傷的人就留在這裡吧,能動能打的就全部給我滾出去吧。」

在柳展一的回憶裡,戴安娜一直扮演著很討厭很煩人的角色,但是今天他卻第一次對戴安娜持有好感。不曉得為什麼,戴安娜會願意如此幫助他們,照理來說,她應該很討厭把亞克坦托打傷的雷特努,以及保護了不是他的主人的自己。

現在的戴安娜,人好到讓人完全無法把她跟以前的她連上線。

「別一直盯著我看。」似乎是注意到柳展一對自己那充滿困惑的眼神,戴安娜蓋起手中的筆記型電腦,嘆了一口氣,「亞克坦托好歹也是繼承者之一,而最令我不爽的就是,那個國王居然利用他來接回被遺留在其他星球上的骨肉,這就是我幫助你們的原因,同時也是我為什麼要跟妳們站在同一條線上的原因。」

「是嗎。」柳展一輕輕笑了,「這還是我第一次覺得妳是我們的夥伴呢,戴安娜。」

「少……少廢話!還不快點給我滾出去!那兩個人就算很強,終究也是敵不過奎里的。」

戴安娜因為柳展一的話而紅起了臉,她害臊的低下頭,指著大門說著,打算用音量來壓過自己內心的害羞感覺,但柳展一卻笑彎了眉,轉頭對雷特努他們說道:「你們還能戰鬥嗎?」

「我可以。」

雷特努將手放在腰間的刀柄上,眼神銳利的回望著他,而伊萬則是有些擔憂的看著阿芙蘿拉。

不過,阿芙蘿拉卻對他伸出了手,阻擋他想要阻止自己的念頭,裂嘴笑道:「我雖然還沒有恢復到最佳狀態,但至少不會扯你們的後腿,所以我也要去。」

「那麼我……」伊萬緊張的眨著眼睛,想要跟著回答,但卻被阿芙蘿拉回頭狠狠的瞪了一眼,讓他緊張的止住口。

阿芙蘿拉雙手環抱在胸前,閉上雙眼垂頭道:「你要跟去是可以,但有件事情我必須跟身為契約者的你還有柳展一說清楚。」

柳展一與伊萬對看一眼後,一起看著阿芙蘿拉。

而她則是慢慢抬起美眸,嚴肅的說:「這是我們福爾摩沙星球的事情,所以,你們兩個不許隨便插手,懂了沒!」

在阿芙蘿拉說出這句話的瞬間,雷特努的眼眸裡閃過了銳利的光芒,而摸著後腦從地上爬起來的窮奇,也露出了大大的笑容,兩人似乎都很同意阿芙蘿拉說的話。

於是,伊萬與柳展一也不好再說些什麼了。

「我明白了,但是請答應我,讓我們著陪你們直到最後。」

「哼,隨便你們。」阿芙蘿拉勾起嘴角笑著回答後,便張開了背後的黑色羽翼,從自己的翅膀上抽出三根羽毛,分別扔向柳展一三人。

羽毛分別插在他們的背後,瞬間變出一對黑色翅膀來,另柳展一驚訝的睜大了雙眼。

他沒想到,阿芙蘿拉還能夠從別人背後變出翅膀來。

「走吧。」阿芙蘿拉對著雷特努與窮奇說著,之後變朝天花板伸長手臂,召喚出火球將天花板燒出一個大洞來,隨即便從洞口飛了出去,雷特努與窮奇也緊跟在她身後。

戴安娜抬起頭,望著天花板上的大洞,慶幸自己選了頂樓的套房。

「真是的……難道他們就不能夠正常一點的走大門出去嗎?」

「哈、哈哈。」柳展一感同身受的苦笑著。

看著阿芙蘿拉離去的伊萬,不發一語的走到柳展一的身後,伸手搭上他的肩膀,說道:「我們也跟上去吧。」

「欸欸欸!用、用翅膀嗎?可是我沒用過,不知道會不會……」

「現在沒時間讓你練習了。」伊萬沒等柳展一說完,馬上攬住了他的腰,鼓動自己背後的那對羽翼,向上飛出了屋頂。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子信 的頭像
草子信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