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展一只覺得自己好疲憊,他沒料到,不過是使用裘古給的項鍊而已,會耗費這麼大的力氣,原本他光是應付窮奇的圖騰力量,就已經很疲累了,好不容易在習慣之後,才能讓他一直保有人類的外表模樣。

但在他使用圖騰力量,了解了項鍊的使用方法後,他才明白為什麼裘古要把他的力量分給自己,只不過……使用這個力量的代價實在是太高了。

眼睛上傳來的疼痛感,就是他過度使用圖騰的證明。

「哥哥,大哥哥,醒醒啊。」

「唔嗯……」

「醒醒啊,大哥哥。」

 

 

溫柔的聲音不斷呼喊著他,讓他緊閉著雙眸慢慢打了開來,刺眼的白光進入視線中,現在的他並不在戴安娜那間高級套房裡,而是在一片亮白的世界中。而他,正擺著大字型躺在地上。

他眨了下眼睛,撐起身體四處張望著,卻看不見任何人影,也沒見到那不停在他腦海中呼喚他的人,在覺得自己的身體輕鬆些後,他慢慢站起身來,低頭看著自己的右手手背。

不曉得是不是因為剛才有小睡一會兒,現在他覺得自己的身體沒有像剛才那樣沉重,手背上也沒有灼熱的感覺,彷彿之前什麼事情都沒有發生過一樣,但他卻顯得有些迷網。

忽然,他的眼前出現一只雪白的腳踝,他順著這只腳踝慢慢往上抬起了視線,見到那身穿水藍色露肩洋裝的纖細身影。她的長髮輕輕飄起,雙手交叉放在胸口上面,長長的睫毛向下梳著,清純的臉龐與那溫柔的笑臉,是柳展一從沒忘記過的。

他瞪大雙眼,看著這名飄浮在半空中的少女。

「妳是……艾希絲?」沒想過還能夠再見到艾希絲的柳展一,開心的對她笑道:「好久不見了,艾希絲,剛才是妳在叫我嗎?」

「是的,大哥哥。」艾希絲睜開了眼眸,甜甜的笑著,「艾希絲是來跟大哥哥說再見的。」

「再……見?」

「艾希絲現在還剩下一些力量,只要將這些力量全部給大哥哥的話,大哥哥就不會再這麼痛苦了,而且也可以和法利恩哥哥、雷特努哥哥,還有阿芙雷拉姊姊和夏雷特一起戰鬥了。」

「可是,如果把妳的力量給我的話,那妳……」

「艾希絲現在只是個影子,是真正的艾希絲為了法利恩哥哥而留下來的力量,目的本來就是為了保護法利恩哥哥以及他的契約者,所以沒關係的。」

柳展一無法完全明白艾希絲的意思,但他可以感受到艾希絲是多麼喜愛他的哥哥,多麼希望窮奇能夠得到這場王位爭奪戰的勝利,為此,即使永遠再也無法與窮奇相見也無所謂。

他下意識的握緊了拳頭,想開口拒絕,但艾希絲卻伸出雙手接近他,緊緊抱住了他的身體,將嘴附在他的耳朵旁,輕聲道:「請不要拒絕我,大哥哥,接受我的力量吧。只有這樣做,才能夠幫到法利恩哥哥。」

柳展一難受的皺起臉,一副像是快要哭出來的樣子,緊緊的抱住了她瘦弱的身軀。即使觸碰的時候並無任何感覺,但他卻能夠感受到從艾希絲胸前傳來的溫暖,艾希絲果然是個奇特的女孩子,及使他知道現在的她不過是幽靈,可是那溫暖的感受,卻彷彿艾希絲還存在著一樣。

「這次,是真的再見了……大哥哥。」

艾希絲的身體漸漸變得透明起來,像是許多顆泡泡一樣,向上飄浮著,當她的身體全部化作了泡泡時,柳展一這才慢慢收起了張開的手臂,輕捧著其中一顆泡泡,注視著它。

手掌裡的泡泡彷彿有生命一樣,停滯在他的掌心裡面,直到遠方飛來了一隻水藍色蜻蜓,輕巧的停在這顆泡泡上面後,才把柳展一的思緒拉了回來。

他看著這隻蜻蜓,拭去了臉上的淚水,對牠露出笑容。

「我明白的……裘古,但你們當初為什麼要舉辦這種沒有意義的戰鬥呢?難道說福爾摩沙星的國王就必須得與自己的兄弟姊妹為敵嗎?」

蜻蜓沒有回答,只是再度振起翅膀,飛入雪白的空中。

眼見蜻蜓離去,柳展一只能將這些問題放回心底,他將掌心裡的泡泡往上一抬,看著泡泡從他的掌心飛離,高高抬起了頭,仰望著這片雪白色的天空,瞇起雙眼。

「謝謝妳,艾希絲。」

閉上眼睛後的下一秒,再度睜開後,自己已經回到了裝飾華麗而且大得不像話的房間,而窮奇則是四腳朝天睡在他的身邊,看起來睡得很香甜的樣子。

柳展一從床上坐起身,看著自己的右手手背,上面只留有窮奇的圖騰,而那如火焰般燃燒的圖騰已經消失不見……不,正確來說只是顏色變淡了而已,雖然肉眼看不太出來,但是他可以感覺到這股力量還在他體內流竄著,只是被艾希絲的力量所壓抑住,所以無法顯示出來。

那麼,等艾希絲的力量用盡,他就還是會變得跟剛剛一樣……

「只好打倒那傢伙了嗎……」柳展一輕輕嘆息一聲,翻起棉被,故意讓睡在棉被上面的窮奇向床邊翻滾,重重摔落在地上。

「好痛!好痛好痛,剛才是下巴,現在變成鼻子了嗎!」

不久前才從下巴被撞的夢饜裡逃出來的窮奇,很快就因為柳展一這突如其來的動作,壓紅了鼻子,痛得他從地上跳了起來,捂著鼻子哇哇叫著。

隨後,當他看見柳展一半垂著雙眼,坐在床上冷眼看著他的時候,窮奇立刻張大了嘴,跳上床去,抓著他的肩膀不停搖晃,驚喜的說:「小柳!小柳你終於醒過來了!還有沒有哪裡會痛?還是說你肚子餓了?你等等,我馬上去把我昨天埋在盆栽裡的肉骨頭拿出來給你吃!」

「誰要吃那種東西!」

「什麼話!那可是我珍藏起來的美食耶!」

「狗對美食的看法跟人不同!」

「喂!我可不是狗!」

兩人的吵鬧聲,很快的就把人們引到了他們的房門口,倚靠在門邊的雷特努看著兩人爭吵的模樣,便冷冷的從旁插入話題:「看起來你的精神都恢復了嘛。」

「嗯,是啊。恢復得差不多了,但這只是暫時性的……」

聽見柳展一這麼說之後,窮奇立刻變了臉色,轉頭對雷特努吠道:「你來這裡做什麼?還不去乖乖待在你主人旁邊,那傢伙被刺中的可是靠近心臟的地方。」

「多虧了柳展一,山本沒什麼大礙,只是因為缺血過多所以暫時無法醒來而已。」

「這樣啊……那就好。」得知山本晴的狀況並無大礙後,柳展一也鬆了一口氣,但另外兩人的狀況也讓他掛念,於是便問道:「阿芙蘿拉跟亞克坦托呢?他們還好吧?」

「亞克坦托的傷畢竟是我造成的,而且那時候的我已經手下留情了,再加上他的身體本來就比較虛弱,要恢復的話,可能需要一個星期左右的時間吧。」

雷特努講得很直白,讓柳展一不禁苦笑,而後他繼續說著另外一組人馬的狀況。

「阿芙蘿拉可能是被奎里用了太多力量的關係,身上的傷雖然不太嚴重,但還是需要一點時間才能夠恢復體力。」

「這樣的話,可以戰鬥的人就只剩下你跟窮奇了嗎。」柳展一輕嘆一口氣,有些無奈,不過他也不可能把不能戰鬥的人牽扯進來。

伊萬肯定不會願意離開阿芙蘿拉,跟他們一起行動,而戴安娜又不知道到底想要幹什麼,現在能夠依靠的,就只有眼前這兩個水火不容的男人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子信 的頭像
草子信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