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寵物是老婆

 

窮奇臉色沉重的看著躺在床上熟睡的柳展一,變回了柴犬的模樣,現在的他唯一能夠為柳展一做的,就只有盡量減少使用圖騰的力量,讓他舒服些。

現在他越來越不知道自己該怎麼做才好,柳展一身上的三個圖騰,已經對他的身體造成了負擔,若是他與奎里戰鬥起來的話,身為他們共同的契約者,柳展一的精力可能會被他們倆個吸乾,當戰鬥結束的時候,柳展一的命也沒了。

正在與樊久善戰鬥的奎里,現在應該正在不停吸收著柳展一的力量,而柳展一的體內,兩個完全不同的圖騰互相排斥著,所以才會讓柳展一變成這副病懨懨的模樣。

他現在能做的,只有放棄戰鬥,以原來的模樣守護著柳展一。

 

 

「小柳……」窮奇趴在床邊,耳朵垂了下來,模樣看起來十分可憐。他望著柳展一的睡臉,充滿猶豫的唸著他的名字,不時發出嘆息的聲音。

戴安娜剛才的話,早已經被他拋在腦後,一點也不想管了,現在對他來說,沒有什麼事情比柳展一的安危更加重要。如果想要讓柳展一不再這麼痛苦的話,他只有一個選擇──就是收回他的圖騰,讓柳展一與自己的契約解除。

如此一來,等同於是放棄了王位,但本來就不把繼承當一回事的窮奇,根本不在意這種事情,令他猶豫不決的,是另外一個原因。

將圖騰收回,那麼就代表與這個地球人之間的交易解除,而消去的圖騰將無法刻印在同一個地球人身上重複刻印,也就是說──窮奇再也無法與柳展一成為搭檔。

由於福爾摩沙星人與地球人之間的圖騰關係,僅僅只有一次機會,若是對方成功接受了圖騰,那麼這個地球人將會是自己永生的夥伴,對福爾摩沙星人來說,與地球人這珍貴的相遇,是比性命還要重要的東西。

畢竟,他們信奉的神也是如此看待與地球人之間的關係。

從柳展一的臉轉而看著那紋有圖騰的手背,窮奇下定了決心。

他跳上床去,將爪子輕輕覆蓋在柳展一的右手手背上,軟軟的肉球貼著圖騰,就在他打算把圖騰收回來的時候,柳展一胸前的項鍊突然散發出光芒來,一隻手輕輕的覆蓋在窮奇的爪子上面,頓時讓窮奇錯愕的轉過頭去,看著那全身染著白光的人影。

柔軟的髮絲如雲朵般輕輕飄著,臉上帶著溫柔的微笑,當窮奇看見這抹笑容的時候,他的臉難過的皺了起來,眼角擠出了淚珠,用著近乎聽不見的氣音喊出了她的名字。

「……艾希……絲……」

艾希絲瞇起眼笑著,她的笑容充滿著溫暖與憐惜,放在窮奇爪子上的手雖然沒有溫度也沒有觸感,但艾希絲的臉龐卻深深的烙印在窮奇的眼裡,讓他只能注視著她,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看見窮奇落淚,艾希絲用手指輕輕逝去了掛在他眼角上的淚珠,用那抹青草色的瞳孔望著他,細聲道:「法利恩哥哥。」

「艾希絲,艾希絲嗚啊啊啊!」窮奇沒有想太多,馬上就跳了起來,想把艾希絲緊緊抱進懷中,但他的身體卻穿過了這陣白光,讓他撲倒在床底下,痛得他扶著第一時間撞擊到的下巴,悶哼道:「好痛……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他抬起頭看著全身雪白的艾希絲,艾希絲對著他苦笑著,輕輕飄了過去,撫摸他毛茸茸的臉頰,提醒著:「哥哥,難道你忘了嗎?我已經死了。」

「可、可是妳……」

「我知道哥哥會參加這場王位爭奪戰,為了能夠幫助你,我就將一部分的力量注入在你體內,直到在見到你的契約者之後,我便轉移到他的身上去了。」

「一部分的……力量?所以艾希絲妳現在是……」

「我只是艾希絲的投影而已,而我的任務,就是要保護你跟你的契約者。」

艾希絲笑了笑,再度飄到柳展一的身上去,輕撫著他蒼白的臉龐,難過的說道:「哥哥,你剛剛是想跟他解除契約嗎?這麼做的話,你跟他之間唯一的連繫就沒了……這樣你沒關係嗎?」

窮奇把臉撇向一旁的地板,不悅的回答:「這、這也沒辦法,我是為了保護小柳所以才……」

「那麼,萬一那個圖騰與他的身體不合怎麼辦?」

聽見這個問題,窮奇全身一震,瞪大雙眼轉過頭來,看著艾希絲的苦笑,這才發覺到自己居然忘記了這麼重要的事情。

要是福爾摩沙星人賦予地球人的圖騰力量,無法與地球人的血液融合的話,那麼最糟糕的情況就是會造成那名地球人的死亡。

柳展一已經接受了他的圖騰,所以不可能再去接受其他人的圖騰,要是他把圖騰收回,那麼等待柳展一的就只有死亡這條路。要不是艾希絲出現,即時點醒了他,他搞不好就會犯下嚴重的大錯!

看著窮奇因不安而晃動的眼珠,艾希絲閉上了雙眼,將手放在胸口上面。

「請不要擔心,哥哥,現在只要將我剩下的力量全部給他的話,就可以讓他暫時恢復活力了。但是我的力量並不能維持太久,哥哥,你必須盡快讓那名繼承者把契約收回,否則他還是會有生命危險的。」

「可是這麼做的話,妳不就……」

「哥哥,我說過了吧?我只不過是艾希絲的一部份力量,雖然我也有著與艾希絲相同的記憶,但我並不是她。你深愛的艾希絲已經死了,請接受這一點吧。」

窮奇舉起爪子,用力朝地上一踩,氣憤道:「不!我不想接受!艾希絲……艾希絲是我活著的理由,可是卻被夏雷特給……」

「那麼,哥哥。」艾希絲飄到了窮奇的面前,並輕輕在他的鼻子上落下一吻,微笑著說:「請把你的契約者當成我一樣,好好照顧他吧。」

說完之後,艾希絲張開了手,緩慢的與柳展一的身體融合在一起,白光覆蓋住柳展一的全身,溫暖卻不刺眼,而在白光消失之後,原本臉色蒼白的柳展一也恢復了血氣,舒服的打呼著。

窮奇站在床邊,看著艾希絲的身體完全消失在柳展一的體內後,舉起前爪趴在床上,用鼻子輕撫著柳展一的臉頰,在他的耳旁低語著她的名字。

「艾希絲……」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