旋風消失之後之後,出現在柳展一面前的,是將手搭在腰上,一副高高在上的站在亞克坦托面前,臭著一張小臉的戴安娜。

她氣嘟嘟的大步走向柳展一發愣的臉,毫不留情就舉起了手,朝他臉頰上用力揮下一掌。

柳展一被打得莫名其妙,但同時也完全清醒過來,他撫摸著發麻的臉頰,把頭轉回來,對上戴安娜的藍色眼眸。

但是窮奇卻立刻衝了過來,抓住戴安娜揮出巴掌的那隻手,對她吼道:「妳做什麼!居然敢對小柳動手!」

 

 

「哼,我這是在打醒他!亞克坦托是我的寵物,憑什麼為了保護他而受傷?」戴安娜雖然知道自己力氣沒有窮奇大,無法將自己的手抽回,但她卻毫不掩飾自己內心的不快,大聲回著,頓時將窮奇的怒氣引燃。

「妳這女人越來越自大狂妄了!別以為現在是非常時期,我就不敢對妳出手!」

「窮奇!」

柳展一一聲斥吼,令窮奇震了一下身體,手也失去了力氣,察覺到這點的戴安娜,便趁著這時候把自己的手抽回來,撫摸著發紅的手腕,再次看著坐在地上的柳展一。

愣了一會兒才又回過神來的窮奇,不爽的回頭瞪著柳展一,卻沒想到柳展一卻是拍拍身上的灰塵,站了起來,完全不把他放在眼裡的走向戴安娜。

「抱歉,讓亞克坦托受傷了,他……沒事吧?」

戴安娜的一掌,揮得並非無道理可言。亞克坦托為了他而受傷,令他十分內疚,但在那種狀況下,他也無法幫住亞克坦托什麼,而且在之後又遇到了那麼多事情,他可說是已經把亞克坦托的事情完全忘了。

原本他混亂的腦袋,全多虧了戴安娜的一巴掌,全都開始重新整理起來,也讓他能夠慢慢的釐清頭緒。

面對他的道歉,戴安娜只是哼了哼鼻子,沒有說什麼的轉身背對著他,雖然表情上還是很不爽,但語氣卻已經緩和下來。

「他的命硬得很,死不了。倒是你們應該已經跟奎里接觸過了吧?要不然也不會這麼狼狽的被送回來。」戴安娜走向旁邊的小桌,用手指勾起了茶杯,輕啄一口之後,繼續說道:「那麼,我也該開始好好跟你們說明一下了呢,但在此之前,你們兩個先把倒下的人送去床上休息,我的人會照顧他們的。」

她掃過身上的白色長袍,坐在舒服的沙發上面,翹著二郎腿看向那剛從惡夢中甦醒過來的人們,嘴邊勾起了笑容。而這時柳展一才發現到,原來樊久善把他們送回了戴安娜那間頂級總統套房,也就是說──戴安娜與樊久善之間有著合作關係。

一旁的雷特努與伊萬對看一眼後,分別將自己的搭檔送進了旁邊的小房間,房間裡各自待著兩名醫護人員,在從兩人手上接下了昏迷不省的山本晴與阿芙蘿拉後,他們便將門關上,好似不允許他們打擾一樣。

伊萬還是很不放心的盯著門看,反觀雷特努倒是沒什麼不放心的,將山本晴送過去之後便又抱起了倒在一旁的優紀子,同樣將她交給了另外一批醫護人員。

柳展一則是對著怒火衝衝的窮奇說道:「你最好也去給醫生治療一下。」

「哼!這點小傷根本影響不了本王子。」

「……你的臉色明明就白得像張紙,還好意思說。」

「那有什麼關係!小柳你的治療能力比那些庸醫好上幾千倍、幾萬倍!所以你幫我治療就好了,根本用不著欠她一份情。」

聽見窮奇這麼說,坐在沙發上的戴安娜忍不住叱鼻一笑,側著頭枕在手背上面,說道:「看來窮奇帥哥你是真的什麼都不知道呢!不過沒關係,我就是喜歡這樣的你。」

「妳、妳什麼意思!什麼叫我『都不知道』?小柳的事情我是再清楚不過的了!」

「哈哈哈,果然單純得可愛啊,要是你真的知道那條項鍊的力量是緣自於何處,你就不會讓柳展一替你治療了。」

柳展一雙眼瞬間瞇起,看著戴安娜的笑臉,這明白她為什麼要找醫生來替其他人治療,但是這條項鍊是裘古給他的,就連身為福爾摩沙星人的窮奇都不知道了,那麼為什麼戴安娜會知道這條項鍊的力量來源是什麼?

同時他也擔心,要是窮奇知道的話,一定會當場把項鍊粉碎掉。但為了他們與奎里的再戰,他需要這條項鍊!至少在與奎里分出高下之前,他都必須擁有它……

「嗚!」

忽然間,他的右手手背上傳來一陣刺痛感,彷彿有火燒過他的肌膚一樣炙熱,令他耐不住疼痛的縮起身體,用另一隻手抓著右手手腕,痛苦的倒臥在地上。

見到柳展一突然之間的劇變,窮奇立刻衝了過來,慌張的抱起倒在地上的他,看著他滿臉汗水、抓著手腕的模樣,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而雷特努與伊萬也趕到兩人身邊,同樣不知該如何是好,唯一冷靜看待這件事情的,就只有還在喝茶的戴安娜。

「小柳、小柳!」窮奇緊張的看著柳展一因痛苦而扭曲的臉龐,內心焦躁的搖晃著他的身體,「你別嚇我啊小柳!」

「嗚……好痛……」

「痛?哪裡痛?」

「……手,我的手……」

柳展一的右手因疼痛而顫抖著,窮奇見狀,立刻抓住他的右手,看著他手背上的圖騰,意外的瞪大了雙眼。

他賦予柳展一圖騰的手背上,出現了一個火焰般燃燒著的圖騰,兩個圖騰重疊著,像是在互相抵制一樣的發出陣陣閃光,在旁邊同樣看見這個圖騰模樣的雷特努與伊萬,像是想起了同樣的事情般,互相對看一眼,而什麼也不知道的窮奇則是抓著柳展一的手,慌張起來。

「兩、兩個圖騰?是誰……這圖騰是誰的!是誰把它烙印在小柳身上的!」

一個福爾摩沙星人只能付與一個地球人圖騰力量,相對的,一個地球人也只能承受一個福爾摩沙星人的圖騰力量,這個鐵則,不會因為他是繼承者的因素而改變。本來,地球人要習慣圖騰力量就是需要一點時間的,而且在使用圖騰力量的時候,必須全神關注,不能分心。

而且,福爾摩沙星人的圖騰力量就像是毒素,只有遇見適合的契約者才不會有反作用,所以福爾摩沙星人從不會隨便亂與地球人訂下契約。倘若強加圖騰在不適合的契約者身上的話,那麼圖騰力量將會成為最可怕的毒藥,不但無法使用,還可能會造成人的死亡。

而且圖騰力量就像是保護膜,其他的福爾摩沙星人若是知道這個地球人擁有圖騰力量,便會識相的離開,尋找其他適合的人選,根本就不會有人對契約者出手,像現在這種狀況,不管是窮奇或者是雷特努,都是第一次見到。

「這是……奎里的圖騰吧。」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