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寵物是地球人

 

「阿善,你不是繼承者,照理來說你沒資格牽扯進來。」

「我說過,我是阿一的騎士,只要有我在,我就不允許任何人、任何事情傷害到阿一。」

「是嗎……所以你們才會成為搭檔,一個是為了讓那隻狗成為國王而戰;一個則是為了保護身為契約者的他而戰,你們還真是可笑。」

奎里將雙手插入口袋中,說出來的話雖然充滿著調侃意味,但李駿與樊久善都聽得出來,他說這些話的用意並不是故意激他們,而是在嘲笑自己。

 

 

李駿向前踏出一步,卻馬上就被樊久善伸長手阻擋下來,牠雖然明白樊久善的用意,但眼前的奎里已經是不能阻止的了,身為普通地球人的他,縱使擁有再優秀的圖騰力量,也無法戰勝福爾摩沙星球的人。

更何況……

「你不讓你的寵物出手,是想以二對一嗎?」

「二對一?」樊久善從口袋裡拿出了香菸盒,抽出一根菸叼在嘴巴上,再從外套的裏口袋拿出打火機,放在菸上點火。他吸了一口菸,向空中吐氣後,抬起眉毛看著奎里失去笑容的臉龐,勾起了嘴角,「誰說二對一的?奎里,你根本就沒有契約者,對吧。」

一聽見樊久善的話,奎里頓時吃驚的瞪大了雙眼,隨即他充滿戒心的壓低雙眸,瞪著樊久善。

「……你知道?」

「啊,我知道的事情可多著了。」樊久善叼著菸,不同於他臉上的怒火,一派輕鬆的說著,「當然,這件事情李駿也已經告訴戴安娜了,她應該會在之後說明給其他人聽。所以你的『秘密』再也不是秘密,而是眾所皆知的事情。」

「阿善……」奎里氣得狠狠咬住了下唇,壓著喉嚨的聲音發出怒吼,「你為什麼會知道這件事情!在跟你相處的時候,我明明沒有露出──」

「嗯嗯,你是隱瞞得很好,就連我也以為自己誤會你是繼承者了,但李駿的話卻提醒了我啊!」

「什、什麼話?」

「這個其實也不是什麼很特別的話,而是在普通不過的事情,但往往就是因為如此,就很容易遭到忽視與遺忘。」樊久善用兩指掐著菸,用力吸了一口之後,再吐出滿嘴的白煙,隨著白煙上升,掩蓋住他的臉,只留下那抹充滿危險目光的眼眸,略帶笑意的反問道:「你既然身為繼承者,那麼又為什麼會生活在地球上?」

這個問題,讓奎里無法反駁的用力抿住雙唇。

而樊久善卻繼續說下去:「要解釋這個問題,只有兩種可能。第一,你跟李駿一樣都是從福爾摩沙星球被驅逐出來的落難王子;第二,你的父親是福爾摩沙星球的國王,而母親是地球人,因為某種因素所以你的母親沒有去福爾摩沙星球生活,而是帶著你居住在地球上。你認為這兩個猜測,哪個比較接近事實呢?」

奎里再次握緊了拳頭,肩膀已經因為樊久善這番大膽的猜測,激動得顫抖起來,但他依舊選擇沉默,不回答樊久善的問題。

但是樊久善卻彷彿早已知道問題的答案,對著他比出了數字。

「答案……是後者對吧。」

樊久善的猜測並不是沒有根據。

打從他認識奎里以來,他只見過他媽媽一次,而且還只有短短的幾秒鐘時間,他也很清楚奎里是由他母親一個人從小帶大的,只不過因為他的母親常常因為工作而不能在家陪伴他,所以奎里很孤單。

他在大學初次見到奎里的時候,只覺得他是個愛玩又很吵鬧的傢伙,不但喜歡在半夜擾人清夢,還總是喜歡揪著一群人跑到很遠的地方去旅行,直到後來與他接觸後,他才漸漸發現到,原來他只不過是不想要待在一個沒有人回的家。

奎里的孤單,他明白,但或許這也是他想要得到王位的原因。

他收回手,將手指上掐著的菸蒂扔在地上,用腳踩熄。

「你在這場戰鬥開始之前,根本就不知道福爾摩沙星球的事情吧?阿善。」

樊久善會知道奎里就是福爾摩沙星人的原因,是因為有一次不小心看見了他脖子上的圖騰……雖然僅僅只有一瞬間,但他知道自己沒有看錯,而且李駿也從他的身上嗅到了與自己相同的氣味,所以他才會更加確定。

而在這之前,奎里也應該不知道自己的力量,也沒使用過才對,但是現在卻能夠使用自如,關於福爾摩沙星球的一切,他到底是從哪裡知道的,這一點是他最在意的。

他曾與李駿一起去過太空船墜毀的地點,但他們到達的時候,太空船的裡面是空的,而且艙門也沒打開,就像是從來沒有人近去過一樣,後來他也從李駿的口中得知,墜落到地球的太空船總共有五艘,但是卻只載著四個人。

那麼,他與李駿找到的那艘太空船,就是象徵那早已待在地球上的奎里,加入這場戰爭的宣言。

為了確定自己沒有被以前無知的他所欺騙,樊久善再一次問道:「是誰告訴你這些事情的?」

奎里握緊了拳頭,不願意回答的說:「這件事情很重要嗎?」

「對,很重要。我會依照你的回答來決定需不需要殺了你。」

「殺了我?阿善,你別開玩笑了,難道你想成為殺人犯?」

「為了阿一,即使要我成為惡魔我也願意。」

奎里始終不明白,為什麼樊久善能夠如此保護柳展一,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每當他問起這件事情,樊久善總是將話題帶過,不願多說,於是他也不再去問,就像樊久善從不過問他的事情一樣。

但不一樣的是,樊久善知道的比他還要多。

「看來,你與我註定要成為敵人。」奎里從背後張開了一對鮮紅色的蝙蝠翅膀,連同他的身高一樣長,而他的瞳孔也瞬間凝起成菱形,水藍色的眼眸散發著銳利的光芒,他的身體、大腿、手臂、臉頰上面也都長出了紅色的鱗片,一條如吸一般的長長尾巴從他身後竄出來,輕輕擺動著。

他抬起了眼眸,對著把雙手從長衣口袋裡取出的樊久善說道:「開戰吧!阿善。」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