楔子

 

見到樊久善出現的瞬間,奎里完全愣住了。

他驚訝的看著樊久善,似乎沒算到他會牽扯進來,更沒想到他居然也是名契約者……超出預期之外的發展,令他久久無法回過神來,直到他看見那隻對他咧牙露齒的灰狼,他才漸漸接受了事實。

於是他慢慢的從舞台上站了起來,用手背擦去了嘴角的血跡,早已失去笑容的臉龐十分冰冷,就如同他的眼神一樣,漠視著將柳展一緊緊護在懷裡的樊久善,握緊了拳頭,以質問的口氣問道:「原來你早就知道是我了嗎?阿善。」

一旁的灰狼慢慢的來到樊久善的身後,尾巴輕輕掃在柳展一的臉上,靠著樊久善的肩膀,瞪著奎里說道:「我們早就已經猜到你是主謀了,只是阿善顧及你與他之間的情誼,一直沒有正面與你對抗而已。」

 

 

灰狼的話令奎里赤鼻一笑,緊握起的拳頭用力朝身後的牆壁揮打下去,這一擊,瞬間就將牆壁打出一個凹洞,但他的手卻一點傷也沒有。

奎里把臉埋進手掌裡,從手指中露出水藍色的眼珠,危險的瞇了起來。

「難道你是想說,你刻意接近我、成為我的朋友,都是因為你知道我的身分嗎?」

「不,一開始我是真的想跟你成為朋友,畢竟我並不打算介入這場王位爭奪戰,只是想協助李駿而已,但是……」樊久善一點也不想隱瞞的回答著,可是他的聲音卻越來越沉重,同時也痛苦的皺起了眉頭,緊握住柳展一的肩膀,「我沒想到,阿一會成為窮奇的契約者。」

他將手放開,從柳展一的身旁站了起來,與奎里對視,繼續說道:「在阿一成為契約者之後,我猶豫了,猶豫是不是應該把身為朋友的你當成敵人,但我明白你的難處,所以我才一直沒有與你正面交鋒。」

「是嗎,一切都是為了他啊。」

「我是不容許任何人傷害阿一的,即便那個人是你,也不例外。」

坐在地上的柳展一,靠著灰狼的身體,還有些暈眩的腦袋裡,卻清楚的將樊久善的話聽了進去,他抬起頭看著用擔心的眼眸盯著他看的灰狼,撫摸牠臉頰旁的毛髮,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李駿?你跟久善哥……原來你就是久善哥的契約者。」

李駿勾起了嘴角,輕笑著,用頭朝尹子離的懷裡窩去,「很抱歉一直沒告訴你,是阿善希望我能夠以朋友的身份陪著你的。」

「那麼,剛才久善哥說的是……?」

「我說過,我是被放逐的吧。」李駿嘆了一口氣,把頭抬了起來,長長的尾巴捲住了柳展一的脖子,如同柔軟的棉被一樣,讓柳展一眷戀的磨蹭著,但也沒有忘記聽李駿說的話。

看著了一眼柳展一的模樣後,李駿轉頭注視著樊久善寬大的背影,繼續說道:「其實,我一開始並不是被放逐到地球上來,我來到這裡,是知道這場王位爭奪戰即將開始,為了協助窮奇,所以才先一步過來做好準備。」

李駿果然很重視窮奇,縱使已經回不了母星,卻依舊掛念著他的事情。

對於這樣的李駿,柳展一是既佩服又喜歡,更充滿著羨慕。

突然間,身旁忽然出現一隻手掌,用力抓住了李駿的尾巴,把兩人嚇了一跳,當他們同時轉過去看著那隻手之後,異口同聲的驚呼起來。

「窮……窮奇?」

「法利恩!」

不知道什麼時候已經清醒過來的窮奇,身上的傷口已經止血,但還沒完全復原的他卻依舊不停喘息著,臉上也滿是汗水,看起來很痛苦的樣子。

可是他卻壓低雙眸,狠狠的瞪著李駿,咬牙道:「帶小柳走。」

李駿立刻收起驚訝的眼神,以平靜的態度回答:「別逞強了,法利恩,你根本就還沒有完全恢復……」

「閉嘴!夏雷特!」窮奇用力甩開了牠的尾巴後,使出全身的力氣站起來,但身體卻還是搖搖晃晃,像是要昏倒一樣。

可事向來就愛逞強的他,不容許自己在這時候倒下!

尤其對方的目標是柳展一!

「我要跟那傢伙戰鬥……他居然敢利用本王子來對付小柳,我絕不原諒他!」

「那也要在你狀況穩定的時候再來。」

忽然間,樊久善轉過身來說著,並快步走到窮奇的面前,緊抓住他的右肩,狠狠的朝他的肚子上揮了一拳。這紮實的一拳頓時讓窮奇向前彎曲了身體,想要向後傾倒,但卻礙於肩膀被樊久善抓著,無法自由行動,可是樊久善並不打算就這樣結束,縮起了手肘,在他向前彎低的後腦上狠狠敲了下去。

窮奇整個人重重的撲倒在地,昏了過去,而柳展一則是訝異的看著如此粗魯對待窮奇的樊久善,久久說不出話來。

「阿一。」樊久善來到柳展一面前,搭上了他的肩膀,對他笑道:「好好看著那隻狗,然後……離這場戰鬥越遠越好。」

「什、什麼?久善哥,你……」

柳展一還沒來得及回神之餘,樊久善已經收回了手,站起身對他輕輕一笑,隨即輕彈一下手指,在除了他與李駿之外的人身旁揚起一陣旋風,讓柳展一在沒有辦法反駁的餘地下,消失在他眼前。

而後,他轉回去面對著奎里那張冰冷的臉龐,將太陽眼鏡取下來掛在胸前的領口上,看著那從舞台上慢慢走下來的身影,輕輕微笑著。

「待會,你不要出手。」

對身旁的李駿下達這個命令後,他便走向奎里。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