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狠狠的瞪著他,但艾維特卻是紅著臉看著我。

「做什麼?」

我沒好氣的對他問道,而聽見我充滿不善的口氣,艾維特立刻收起害羞的表情,依然結巴的對著我說話。

「妳、妳這傢伙是誰啊?為什麼會跟利奧在一起?」

「我不想解釋給變態聽。」

「都說我不是故意了!」他聽見我叫他變態,似乎不是很高興,一個踏步向前,抬頭挺胸的對著我大聲說著,「道、道歉總可以了吧?」

「有人會用這種威脅人的方式道歉嗎?」我也上前一步,很不客氣的跟他一起抬頭挺胸的,用鼻口瞪著他看。

「我都誠心誠意道歉了,妳幹麻為難我!」

「我為難你?我只不過是說你沒有誠意罷了。既然是真心想要道歉,那就拿出誠意來啊!」

「我已經很有誠意了!再說,妳剛才還不是很快的給了我一記後空翻!」

「哈啊?我那是保護自己的反射性動作好嗎。先撲上來的人可是你耶!」

「那妳就不能像個女孩子一樣的,掙扎或著推開我嗎?為什麼一瞬間就直接跳到後空翻這個階段了?」

「喂喂喂,我有這麼嬌弱嗎?別把天底下的女孩子都當成是沒有能力反抗的笨蛋好嗎!」

「蠻力女!」

「變態男!」

我們互相瞪著對方,就連站在旁邊的利奧想要插進來當和事老,都不知道該從何說起才好,只能苦笑的站在一旁,等待我們吵完。

「『哼!』」

最後,我們兩個人分別各哼了一聲,隨後便轉過頭去背對著對方。

「哎呀呀呀……你們兩個怎麼還沒開始進行任務,就先吵起來了呢?」利奧看著我們,就好像母親在擔心自己吵架的孩子一樣。

但是,利奧說的話卻讓我和艾維特同時瞪大了雙眼,指著對方同時說道:「『你說我要跟他/她一起執行任務?』」

原來利奧在等的人不是女主角,而是這個變態男!這個事實讓我開始怨恨起強硬的要讓我執行任務的光頭校長。

利奧聽見我們兩個人的問題,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們還真有默契啊。」

「『誰跟他/她有默契了!』」

「你看,你們連想法都一模一樣呢。那一定可以成為不錯的搭檔。」

利奧像是想讓我們合好一樣的說著,雖然我明白利奧是好心好意想要讓我跟艾維特成為朋友,但是,我怎麼樣也不想先低頭。

然而這點,我想艾維特也是一樣的。

「艾維特,克莉絲多是女孩子,你要讓著她一點啊!再說了,剛才明明就是你不對,會被克莉絲多用後空翻對付,也是你自己造成的後果,不是嗎?」

利奧的話讓艾維特無從反抗,只能不悅的哼了一聲,然後將雙手插在口袋裡面,連看也不看我一眼的說道:「好啦好啦!這次就當作是我的錯吧。對不起。」

什麼叫做「當作」啊?本來就是你的錯好不好!

我雖然在心底這樣吶喊著,但是礙於利奧的面子上,我還是忍住一口氣的,接受了他的道歉。

「……好吧,看在你這麼有『誠意』的份上,我就接受你的道歉。」

雖然我稍微在那兩個字上加重了語氣,但是艾維特似乎沒有注意到,只是在聽見我接受道歉後,瞇起眼睛笑了起來。

「好了好了,這樣就算扯平了!既然我們現在要出任務,就不要自己搞內鬨了。」

艾維特單純的反應壤我有點措手不及,聽見他說的話,更加讓我覺得自己好像是個心機很重的人,頓時,我對他的厭惡感一掃而空,反而開始覺得他有點可愛了。

「看樣子你們已經變成好朋友了。」

站在一旁的利奧面帶微笑的看著我,讓我想要反駁也說不出口,只能默默的點了點頭。

「反正是合好了啦……」

我不太想繼續把時間浪費在這件事情上,於是便對著艾維特說:「既然我們現在是一組的,那我會盡力和你合作,不扯你後腿。」

「說得好!」艾維特突然間大聲的對我說著,而後走到我身旁來,不斷拍著我的肩膀,「原本我還以為妳是個任性又古怪的小鬼,沒想到這麼合作啊!這次是我和利奧帶著妳行動,所以基本上妳只要站在一旁看著就好,有危險的話我會保護妳的。」

看著艾維特,我真的不太認為他有辦法「保護」我。

「那麼人都到齊了,我們走吧。」利奧對著我和艾維特說著,而後伸出拇指指向背後的透明大門,「艾維特,就麻煩你把門打開了。」

「沒問題。」艾維特在我充滿好奇的視線下,捲起袖子,並從利奧的手中接過那份任務報告,將厚厚一疊報告撕成碎片,灑向大門。

「利奧、艾維特、克莉絲多,上級任務。出發!」

當艾維特說完這句話之後,那扇原本透明看不見的門,漸漸的出現在我的眼前,並且慢慢的打了開來。門內滿是白色的光芒,刺得讓我看不見眼前的路。

「嗚……好亮,都看不見了。」

「不要緊,來。」就在此時,我的手不知道被誰給牽起,隨著那溫柔的聲音,帶領我進入這扇門之中。

當我的視線恢復正常的時候,我與利奧和艾維特已經來到了一座用黑色的磚塊所砌成的碉堡前。我望著自己的手腕,上頭依然殘留著些許溫度,但是卻已經不知道是誰所遺留下來的了。

見我站在原地發呆,利奧忍不住回頭叫了我一聲。

「克莉絲多?」

「啊?喔……我、我來了。」

我傻愣的回過神,急急忙忙的跟上利奧的腳步,而艾維特早就已經和門口的守衛報備好我們的身分,站在打開的門前對我們招手著。

「喂!你們動作太慢了吧?」

「抱歉抱歉。」利奧笑了笑,轉頭對我說道:「我們加快腳步吧?」

我點點頭,與利奧一起小跑步的來到艾維特身旁,進入這扇門裡面去。

碉堡裡漆黑一片,唯一的亮光就是掛在牆壁上的火把,感覺來陰冷又恐佈,對於不是很喜歡看恐怖片的我來說,根本就是一種折磨。

如果等等有人突然伸出手來抓住我的腳,我一定會尖叫的。也只有在面對鬼怪、幽靈這種東西上面,我才會展現出女孩子的姿態。

為了讓自己稍微安心點,我悄悄的抓住利奧的衣角,緊緊貼在他的身後。

利奧看了我一眼,拍拍我的頭說道:「第一次來到監獄吧?別怕,這裡很安全,有我跟艾維特保護妳。」

「監獄嗎?」我喃喃的重覆著利奧的話,心不在焉的問道:「為什麼要來這裡?」

「因為我們要去看看盧法耶是怎麼逃出去的。」艾維特站在一個生鏽的門前,賊笑的看著我,「怎麼,我還以為妳天不怕地不怕咧。只不過是來到監獄就嚇成這樣,那萬一以後是接到更可怕、更恐怖的任務,妳要怎麼辦?」

「要、要你管!」雖然我很想立刻衝過去狠狠K艾維特一頓,但是礙於現在我真的連雙腳都開始顫抖了,只好作罷。

畢竟害怕的東西就是會怕,人的本性啊!

見到我這麼害怕,卻還是硬要跟艾維特鬥嘴的模樣,利奧忍不住笑了出來。

我聽見利奧的笑聲,忍不住抱怨道:「你也是看到我這麼害怕,覺得好玩嗎?」

「不,不是。」利奧微笑的揮揮手,「是因為妳這樣子真的很可愛。」

可、可愛?

我這輩子還沒被男孩子用「可愛」兩個字形容過,所以當我聽見利奧的回答時,忍不住害羞起來。

艾維特見到我臉紅的模樣,更加消遣我了。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