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久善回頭看了一眼奎里,完完全全把他當成了「累贅」,讓奎里雙手無奈一擺,對著他搖搖頭。

「好好好,既然你都這麼說的話,那我就乖乖回家去。但是你得跟我保證,絕對不會一個人亂來的,好嗎?」奎里一邊說,一邊從口袋裡拿出了一個手機,並朝樊久善的方向扔了過去。

樊久善伸出手掌,接下了奎里丟給他的手機,而他的臉上也出現了不解的表情,緊皺著眉毛看著奎里的臉。

但是奎里卻是從另外一個口袋裡拿出了自己的手機,向上拋了一次之後,再緊握住,用著握有手機的全頭指向樊久善說道:「我知道你討厭用手機,這隻是我備用的,你就先拿去用吧!裡面有我這隻手機的號碼,歡迎你隨時找我求救。」

「我會考慮的。」樊久善將手機收進長衣的口袋裡之後,轉身將手掌放在欄杆上,縱身一躍跨過了欄杆,完全不畏懼高度的跳向一樓,然而他的身影卻在朝樓下墜落的時候,從半空中「咻」的一聲消失不見,若是不知道情況的人,還會以為自己看走眼了。

但是對於樊久善的狀況瞭若指掌的奎里,卻是一臉悠閒的將雙手趴放在欄杆上,枕著下巴垂眼看著樊久善消失的地方,輕輕勾起了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來。

 


 

旋風從四周吹起,在某一個定點不停旋轉之後,一道身影單膝跪地的出現在旋風之中。他身上的長衣被旋風吹飄起來,而頭後方扎起的一撮小頭髮,則是僵硬的上下動著。

他半垂著雙眼,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舉起那綁著白色繃帶的手,放在胸前緊緊握住,而他出現的地方,是某棟建築的屋頂。

平坦的屋頂上,只有四邊圍繞著欄杆,接著就只有通往樓下的小門而已,看起來十分簡陋,不像是普通住家的屋頂。

樊久善漫步走向欄杆旁邊,將那隻放在胸前的手伸直,並且讓掌心攤開來面對著天空,就在他這麼做之後,那綁著繃帶底下的掌心瞬間散發出淡淡的光芒來,然而不過三秒鐘的時間,一隻巨大的身影就從他的面前「刷」的一聲掠過他的頭頂,重重的踏著步伐,落在他的身後。

看見這個身影的出現,樊久善便收起了手掌,垂放在大腿旁邊,雙眼凝視著眼前這有著灰色毛髮的野狼,彷彿像是經過了好一段時間,才張開口對著牠說話。

「你沒事吧?李駿。」

李駿的眼瞳裡閃過一絲光芒,但牠卻又很快的將這抹光芒藏進眼底,抬起頭來對著樊久善說道:「真是意外啊!你問我的第一句話居然是跟小柳無關的問題。」

雖然李駿擺明的是想要調侃樊久善,但是樊久善卻沒有回答李駿的話,依然只是用雙眼直視著牠,似乎是在等待牠回答自己的問題。

直視了一下樊久善的雙眼後,李駿用鼻子嘆了一口氣,縮起頭撇向一旁,懶懶的說道:「你現在還能看得見我,就應該知道我沒事吧?」

但是樊久善的眼神卻很凝重,他完全不將李駿的話聽進耳中,大步的朝著牠走過去,並且一把抓起了牠的耳朵,在牠大耳邊吼道:「你這笨蛋!看到那一大灘鮮血,我還能不緊張嗎?別給我用這種散散的態度回應我的關心!」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嘛……」李駿縮起身體的用前爪摀著耳朵,兩眼半垂,掩蓋住一半的瞳孔,在把自己的耳朵從樊久善手中抽回後,牠抖抖身體,甩了甩頭說道:「你別擔心了,我這不是來了嗎?而且我還帶了個消息給你。」

「消息?什麼消息?」

李駿轉了轉眼瞳,勾起了嘴角,「當然是關於小柳的事情囉。」

一聽見李駿說的話,樊久善的眼神變瞬間拉成一直線,「阿一怎麼了嗎?」

看見樊久善一聽見柳展一的名字,就立刻轉變了神色,讓李駿忍不住搖頭嘆了一口氣,但還是如樊久善所願,告訴了他手邊的訊息。

「第五個繼承者開始行動了,而且他這次的目標是放在小柳跟法利恩身上……就跟你猜想的一樣,阿善。」

「是嗎?」

樊久善垂下眼簾,轉身面向欄杆外的天空,將雙手伸進長衣的口袋中,讓吹過的微風輕輕帶動著他的瀏海,而在瀏海底下,一雙銳利的眼眸直盯著空中飄過的白雲,與漸漸西下的太陽。

而李駿只是微垂著雙眼,半掩蓋住牠的灰色瞳孔,盯著樊久善的背影看著。

凝視著夕陽的樊久善,雙眼閃動著一絲不安的光芒,此刻他的背影在李駿的眼中看來,顯得十分的憂鬱,讓李駿忍不住出聲喚了他的名字。

「阿善……」

「看來戰爭已經開始了。」樊久善低下頭嘆口氣,雙眼緊閉起來,語氣凝重的說著。

帶著相同感慨的李駿「碰」的一聲,從灰狼的模樣變回了人類的樣子,並且在煙霧散去之後,慢慢的從地上站了起來,透過樊久善的背影,與他一起看向天空。

「是的,而且這場戰鬥,將會是拉開序幕的第一場激戰。」

 

 

試閱結束~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