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寵物是天兵

 

午後四點。

一夜擔心李駿而沒睡覺的柳展一,此刻已經在床上呼呼大睡起來,而原本躺在床上的李駿,則是跟他相反的穿好戴安娜所準備的衣服,來到房間外的客廳,去和伊萬談話。留在這間房間裡的,只剩下變回人形坐在椅子上,望著窗外發呆的窮奇,與躺在床上熟睡的柳展一兩人。

還有坐在螢幕底下的鍵盤旁,拼命敲打鍵盤的亞克坦托。

「喂。」

突然間,窮奇將投轉過來看著亞克坦托的背影,冷冷的叫了他一聲,但是亞克坦托卻像是沒有聽見般的,繼續執行手邊的工作,並沒有回答窮奇。

這個態度讓窮奇的額頭瞬間冒出青筋來,同時也讓他的聲音比剛才大了一些。

 


「喂,臭老鼠。你是故意裝做沒聽到嗎?」

「不是故意,是擺明著不理你的意思。」亞克坦托看著螢幕,但是嘴角卻揚起了一抹讓人發寒的微笑。

不過窮奇卻對亞克坦托的回答感到一陣火氣,立刻張大著嘴巴從椅子上跳起來,但是卻又在他想破口大罵之際,想起躺在床上熟睡的柳展一,於是又將想說出口的話吞回肚子裡去,轉而以冷靜、但是卻帶著一絲殺氣的聲音對亞克坦托說話。

「要不是小柳正在休息,我早就撲過去把你撕成碎片了。」

「等柳展一醒來之後,隨時歡迎你過來撕我。」

「……哼,你可不要以為有個會打架的分身幫助你,你就可以不用擔心你的性命安危。」

「喔,很可惜的我並不是在擔心這個。」亞克坦托將視線從眼前的鍵盤上移開,用手指推了推眼鏡之後,轉動椅子面向窮奇。將手肘跨放在椅子的扶手上之後,他將雙手手指交叉放在身上,翹起二郎腿看著窮奇。

見亞克坦托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更加深了窮奇心中的怒火,但是他卻將怒氣強壓下去,坐回椅子上,撇頭轉向另外一邊,緊皺起雙眉,並且露出不悅的表情盯著窗外看。

看著想生氣卻又因為擔心吵醒柳展一,而進退兩難的窮奇,亞克坦托忍不住笑意的從嘴唇裡「噗」的一聲,噴笑出來。

「哈哈哈哈哈,我還是第一次看見你有這種反應呢。真是笑死我了!」

「給我安靜一點!別吵醒小柳!」

窮奇這段話,沒有讓亞克坦托停止大笑,反而越笑越大聲。

「哈哈哈哈哈--沒想到個性討人厭的你,居然會這麼怕吵到柳展一入睡。這還真是有趣。」

躺在床上的柳展一皺了皺眉頭,翻身面向著窮奇,而窮奇則是緊張的將放在床邊的小枕頭扔向亞克坦托的臉,止住了他的大笑之後,才小心翼翼的看著柳展一的睡容。

見到柳展一並沒有因為亞克坦托的笑聲而醒過來,窮奇才放心的鬆了一口氣,但隨後卻馬上轉頭對著亞克坦托露出殺人般的銳利光芒。

「不是叫你小聲一點了嘛!」

窮奇說得咬牙切齒,可以從他的臉上看得出他的怒火,但是他卻還是刻意壓低著聲音說話,模樣看起來有點好笑。不過,亞克坦托的表情還是維持著淡淡的笑容,笑彎著雙眼看向窮奇。

見亞克坦托彷彿想要對他說什麼話般的,一直盯著自己看,頓時讓窮奇渾身不對勁的抖了抖身體,壓低雙眸怒道:「你別用這種可怕的陰冷笑容看著我,很可怕的耶!」

亞克坦托推了推眼鏡,將瞇起的雙眼睜開來,看著窮奇說:「你還記得當時離開福爾摩沙時,父王說過的話嗎?」

「哼,那種事情我哪會記得?別忘了,我可是被強迫來參加這個什麼王位爭奪戰的。」

「即使是這樣,我相信你還是有將父王的話聽進去的吧?」

「我說我沒聽見,就是沒聽見,不管你問幾次都是一樣的。」

固執的窮奇,讓亞克坦托無奈的嘆了一口氣,他將交叉手指放在身上的手抬了起來,轉而枕在臉頰底下,側頭看著窮奇。

「我知道你不喜歡父王,但我也知道你不是真的討厭他的,對吧?」

窮奇冷冷的側眼看向亞克坦托,並沒有回答他的問題,反而問道:「你突然跟我談起父王來,到底是想說什麼?」

亞克坦托笑了笑,直接開門見山的說道:「你知道這場王位爭奪戰總共有五個人,對吧?」

「啊,是啊。我知道。」

「你知道除了我們之外的第五個人是誰嗎?」

「我哪會知道。」窮奇用鼻子冷哼道:「我對父王總共有幾個小孩的這件事情,可是一點興趣也沒有。」

「但是現在你必須有興趣才行,因為這第五個人,根本就不是福爾摩沙星上的人。」

亞克坦托的話,頓時讓滿臉不悅的窮奇瞪大起雙眼,轉過頭來,用著驚訝的目光看著亞克坦托,但很快的他將雙眉壓低,瞪著亞克坦托問道:「你是怎麼知道這點的?該不會又是用『猜』的吧?」

「當然不是。」亞克坦托將手從臉頰下移開,推了推眼鏡,「除了我們四個人之外,還有一個從未見過面的繼承者,而那個繼承者就是第五個人。」

「連你也沒見過的繼承者?」

「在王位爭奪戰展開之前,我就已經聽說這次的人選總共有五個人了。但是無論我怎麼想,就是找不出那第五個人,直到我來到地球之後,才發現那第五個人,早就已經在地球上了。」

「你怎麼能夠確定?搞不好那傢伙是比你還要早墜落到地球來的啊。」

窮奇的指責讓亞克坦托勾起嘴角,指著頭頂上的螢幕說道:「還記得這個『繼承者定位系統』吧?這是戴安娜利用我所發明的系統為基礎,所製造出來的『地球版本』,原來的那個定位系統,我在福爾摩沙星球上用過一次,但是卻沒有找到那第五個光點,可是卻在來到地球之後,出現了。」

「除非你是第一個墜落到地球上來的,否則你這說法根本不能採信。」

「這你就不用擔心了,我絕對是第一個墜落到地球上來的。」亞克坦托笑著伸出手指解說道:「我可是在自己的太空船上面,偷偷增加了加速系統呢!而且為了安全起見,我還竄改太空船的系統,讓它在墜落到地面上時,可以漸漸減緩速度,輕輕降落。比你們那種隕石式墜落法安全多了。」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