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展一的腦袋瞬間停止思考,過了好一段時間才瞪大雙眼驚聲尖叫起來,「咦--什、什麼!」

聽見李駿的話之後,柳展一立刻轉頭回去看著亞克坦托,發現他也正用著難得的笑臉看著他,讓柳展一的臉上瞬間刷白一片。

Gay?」窮奇聽見這從沒見過的名詞,忍不住好奇的走過來,從亞克坦托的背後探出頭來,看著柳展一蒼白的臉色問道:「那是什麼東西啊?為什麼小柳的臉色會變得這麼難看?」

「簡單來說嘛。」李駿摀嘴回答:「就是代表男同性戀的意思。」

「咦!」窮奇頓時睜大雙眼的看著柳展一,「原來小柳你是男同性戀嗎?」

 


「誰是啊!」柳展一立刻回吼著窮奇愚笨的問題,「這是亞克坦托幫我戴上去的耶!」

吼完窮奇之後,柳展一帶著一臉怒火,伸手想要將耳環從耳垂上面拿下來,但是當他的雙手才剛碰到耳環通訊器,就被它突然發出的電流給電了一下,嚇得他趕緊把手收回來。

「這、這是怎麼一回事?」

柳展一滿臉不解的望向亞克坦托,雙眼怒視著他,想要得到答案。可是亞克坦托卻是一臉微笑的回答道:「剛才忘了告訴你。耳環通訊器一旦戴上去的話,要經過三天三夜的時間才能夠取下來喔。這是最基本的防禦系統,是防止敵人將通訊器拿走的防護措施。」

「別一臉微笑的對我說『這是最基本的防禦系統』!我現在就要拿下來!」

「那你就等個三天三夜吧。」

亞克坦托揮揮手,走回戴安娜身邊,而戴安娜似乎也已經笑到不能挺直身體,趴在桌子上面顫抖著,在場唯一沒有露出笑容的,只有伊萬跟一臉傻樣的窮奇。

窮奇來到柳展一面前,拍拍他的肩膀說道:「算了算了,沒關係啦!如果路上有怪人跑來跟你告白的話,我會一拳把他打飛的。」

「那還真是謝謝你啊……」柳展一嘆了一口氣,全身無力的垂下肩膀。

他就想說亞克坦托哪可能突然間好心的來幫他戴耳環,原來是想看他笑話……

看見柳展一如此無精打采的模樣,窮奇便鎖起了雙眉,緊握住手掌心裡的耳環通訊器。

在柳展一無奈的抬起頭來之後,他看見窮奇拿起手中的耳環通訊器,往自己的右邊耳垂上戴了上去,瞬間驚訝的睜大了雙眼,不明所以的看著窮奇。

注意到柳展一的視線,將耳環戴好的窮奇撇了撇嘴,說道:「這樣我也跟你一樣是男同性戀了,所以,你別再擔心這個問題了,聽見沒?」

窮奇這個表現出他的關心的小動作,讓柳展一的嘴角從下垂慢慢改為揚起,他笑彎著眼角,抬起頭對著窮奇擠出一抹苦笑來。

雖然他明白窮奇是出自於好意的這樣做,但是他本來就不是同性戀啊!

別說得好像他本來就是同性戀一樣!

但,他還是對於窮奇這有點少根筋的關切,感到開心。

「真是敗給你了,窮奇。」柳展一將手放在窮奇的肩膀上,望著他說道。

「……哼。」聽見柳展一對他道謝,窮奇像是在害羞一樣,立刻把頭轉過去,對著其他人說道:「好啦!你們還在那邊發什麼呆?在下午五點的約定時間來到之前,我們還得先擬定作戰計劃才對吧?」

亞克坦托將視線落在窮奇掛在右耳垂的耳環上面,邪惡的彎著眼角,「嗯,沒想到你會自己戴右邊的耳朵上呢,還真出乎我的意料之外。」

「怎樣?」窮奇不悅的瞪著幫柳展一戴上耳環的,造成現在這個局面的亞克坦托,冷聲道:「你還有什麼不爽的地方嗎?嗯?」

「倒是沒有不爽,只是很期待你走在路上之後,會發生什麼樣的事情呢--你可能不知道,聽說男同性戀很喜歡又壯、又帥的男人喔。」

窮奇看著亞克坦托,額頭冒出青筋來,立刻用著憤怒的語氣回答他的調侃。

「該死!這種事情你怎麼不早點跟我說!」

 

 

待續~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草子信 的頭像
草子信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