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李駿話是這麼說,但在一旁聽著他這個點子的柳展一,卻不認為李駿這麼做的理由,僅止於此而已。如果只是這樣的話,那他大可讓他跟窮奇一起去,本來目標就是他們兩個人,如此一來的話,應該會比窮奇單獨被抓去還來得可信些。

可是李駿卻沒有讓他跟著一起詐死,所以,李駿留下他一定有什麼打算。

柳展一看著李駿嘴角勾起的笑容,如此思考著。

但,李駿很有可能只是想要欺負窮奇而已……

 


「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對方會如你所想的這麼笨嗎?」戴安娜忍不住吐槽道:「會策劃出那種計謀的傢伙,腦袋瓜一定比你靈光許多,這樣你還相信用這種爛招,就可以讓伊萬順利跟他見到面嗎?」

「那麼,妳要來打賭嗎?」李駿回頭看著戴安娜,「賭賭看法利恩他們能不能夠成功混進去。」

戴安娜抬高起下巴,露出笑容道:「你打算拿什麼來賭?」

「就用小柳來賭如何?如果妳贏的話就讓小柳答應妳一件事情。」

突然間被點名的柳展一聽見李駿的話,立刻驚訝的瞪大雙眼,指著自己的鼻子驚訝道:「咦!我?你……你們兩個賭博為什麼要牽扯到我身上來啊?」

「那是因為法利恩是你的寵物啊,小柳。」李駿笑笑的回答柳展一之後,又回頭看向戴安娜,「如何,妳賭不賭?」

若有所思的戴安娜垂下了眼簾,之後便像是想到什麼事情般的露出笑容,回答:「你想要我的什麼籌碼?說吧。」

「很簡單,我要你穿著美少女戰士的衣服,到西門町的舞台上面去大喊『李駿是超級大帥哥』。」

「去死吧你。」

不到一秒鐘的時間,戴安娜馬上毫無氣質可言的回罵著李駿,這語氣證明出她根本就不想跟李駿訂下這種奇怪約定。

然而李駿卻是在聽見戴安娜的回應後,勾起嘴角反問道:「如果妳不想跟我賭的話,就等於是默認我的作法囉?」

「哼!」戴安娜冷哼了一聲,轉動椅子面向眼前的鍵盤,快速的在上面敲打著說道:「隨你高興吧!但是我可不准你連累我跟亞克坦托。」

迅速的按下了Enter鍵之後,頭頂上的巨大螢幕突然由下而上的打了開來,冒出一股寒冷的白煙,而在這陣白煙散去之後,螢幕底下出現了一個放有軟墊的盤子,上面放置著許多圓形的小耳環。

亞克坦托從戴安娜的肩膀上跳了下來之後,「碰」的一聲變回了人類的模樣,伸直雙手將螢幕裡的盤子拿下來,放在眾人的眼前。

戴安娜轉動著椅子背對著螢幕,從椅子上跳了下來,從亞克坦托手中的盤子裡拿起一個小小的耳環,對著其他人說道:「這是我發明的通訊器,可以對話對人呼叫。它是聲控的,不需要鍵盤、按鈕之類的東西操控,我已經在裡面輸入了你們的名字,所以你們只要喊出名字的話,就可以跟那個人對話。」

「喔,真不愧是天才。」雖然對於戴安娜還是保有敵意,但是李駿卻忍不住佩服戴安娜的天才腦袋,居然能夠發明出這種東西來。

對於戴安娜的實力,李駿還是給予很高的肯定。

「少給我狗腿。」戴安娜將手中的通訊器朝李駿扔過去,而李駿也反射性的伸出手來,接下了戴安娜丟過來的耳環通訊器,但是卻不小心拉扯到傷口,痛得他低頭縮起身體來,不停顫抖著身體。

看來戴安娜是計算過李駿的傷口位置,才將通訊器給扔出去的。

戴安娜那神乎其技的可怕思考能力,讓柳展一只能站在一旁苦笑著,完全不敢介入兩人的爭吵之間。而就在戴安娜滿意的因報復而露出笑容時,窮奇已經跳下了床,「碰」的揚起一團小煙霧,變回了人類的模樣。

高大的他站在嬌小的戴安娜面前,眼皮掩蓋住一半的瞳孔,但是卻能看見他那股藏起的微微怒火,似乎是對於戴安娜故意讓李駿痛苦的行為,感到不悅。

戴安娜見到窮奇臉上那抹陰暗的表情時,立刻震了一下身體,雙眼放大的看著窮奇,但是窮奇卻不發一語的很快轉身走向亞克坦托,從他手中的盤子上面,拿起一個耳環通訊器。

用兩只掐著通訊器,放在眼前細看之後,窮奇將它緊握在手掌心裡面,轉而丟給了站在門口的伊萬。

接下通訊器的伊萬臉上,露出不明白的表情,看向窮奇。

「給我嗎?」

「不然是要給誰?」窮奇用鼻子冷哼了一聲,回答著伊萬的問題,「如果你是真的希望我們幫助你的話,就給我把那東西戴上去。」

伊萬看了看手中的通訊器之後,抬起頭看了一眼柳展一。見到伊萬的視線,柳展一只是對他露出友善的微笑來,並且點了點頭,示意他將通訊器收下來,伊萬才拉直嘴角,緊握住手中的通訊器。

而窮奇看見伊萬與柳展一互相交換眼神的動作,十分不高興的大步跨上前去,一把揪起伊萬胸口的衣服,惡狠狠的瞪著他看。

「給我聽好了,我會願意幫你,是因為小柳他信任你,所以我才會跟你這傢伙一起行動的。但是如果你敢造假欺騙小柳的話,我一定會讓你吃不完兜著走的!」

伊萬抬起頭看著窮奇怒視著他的雙眼,伸手抓住了自己的衣服,甩開窮奇的手掌,冷冷的回答:「我明白你擔心契約者的感受,現在的我也很擔心阿芙蘿拉的安危,我不會拿阿芙蘿拉的生命安全跟你們開玩笑的!」

「哼,最好是這樣。」窮奇哼了一聲,將雙手交叉放在胸前,看似好像還是不太願意相信伊萬的樣子,但是依照目前的狀況來看,窮奇也沒有第二個選擇了。

雖然窮奇一臉凶神惡煞的對待伊萬,但是亞克坦托卻始終沒有出聲制止他的行為,反而是拿著盤子來到柳展一面前,低頭對著他說道:「來吧,拿一個。」

「喔……謝謝。」柳展一伸手拿起一個耳環通訊器,掐在兩指之間仔細觀察著。

這個耳環通訊器做工十分精細,遠看就跟通的耳環沒什麼兩樣,但是仔細一看的話,就能夠看見那些細微的機體組織,就連耳環上的寶石也都只是普通的燈泡而已。

見到柳展一拿起了通訊器,像是在看稀有動物一樣的觀察著它,便從他的手指間把通訊起拿走,掛在他的右耳垂上。

「等、等等!我沒有耳洞啊……痛!」

柳展一一點心理準備也沒有,就被亞克坦托戴上了耳環。戴上去的瞬間雖然有種帶有麻麻感覺的刺痛,但是之後就什麼感覺也沒有了。柳展一看見亞克坦托的手從他的臉頰旁邊移開來,才驚覺耳環通訊器已經戴上去的事實,他伸手摸了摸耳垂上的耳環通訊器,好奇的問著。

「咦?戴上去了?可是我沒有耳洞啊……亞克坦托,你怎麼戴上去的?」

「這個耳環不用穿耳洞就可以戴上去了,他有電磁功能,可以緊緊的吸附在耳垂上,唯一的缺點就是剛戴上去的時候會有點刺痛而已。」亞克坦托好心的解釋道。

「原來是這樣啊。」柳展一明白的眨眨眼睛,隨即便看見躺在床上的李駿面帶笑容的盯著他看,讓他覺得有些不太對勁的抖了抖身體。

「李……李駿,你幹麻用那麼詭異的表情看著我?」

「小柳,你不知道嗎?」

「知道什麼?」

「男生把耳環戴在右邊的話,是代表自己是Gay的証明喔。」

 

 

待續~

, , ,
創作者介紹

草子說故事

草子信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